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舞女倾宫城

【051】 跨国比试

舞女倾宫城 yan98001 1979 2013-08-09 13:19:45

  白靖颇为无奈的看着白诗琴,他摇摇头,他这个女儿,从来都不是他能掌控的!

“小姐!”杏儿还想说什么,却便白诗琴眼神打断,只好悻悻的站在白诗琴的身后,吐吐舌头,有时候她家小姐,那凌厉的模样可是吓死一片人!

时间缓缓过去,那些个公子小姐们领下纸笔后便写上自己认为最拿手的赞春诗,由太监总管收起后交到三位皇帝的手上。

只听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好...好啊,素问天宇国京都的醉香楼中出了个才情绝佳的绝色美人,本王还有些不以为然,那样低等的勾栏处,能出得了什么才人呢!今日一见,当真得另眼相看,天宇国的太子侧妃,好样的!”

陈忆梦在被念到写的那首诗的时候,她的心镜是相当的复杂的,不自觉的看向下方那一抹水蓝色的身影,只见她淡笑的向她点点头,她顿时觉得心安无比,只有白诗琴知道这首诗的出处。

没错,这正是当初白诗琴教给陈忆梦的,曾经白诗琴经常教陈忆梦写诗,这便是其中一首,她要求陈忆梦背下来,以防万一用的,果然,在这时刻用出来,效果当然是好呢!

不过,白诗琴有些不悦,什么意思是勾栏处出来的人?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她扭头看向那个罪魁祸首,宣王,同样气势不凡的青年男子,久居宫场的他表露给白诗琴的第一感觉便是精明,平淡无其的外貌,可就是给她一种心思深沉的感觉!

只一眼,她鼻哼一声,这男人,她很不喜欢!

“宣王殿下请注意措辞,什么叫勾栏?本殿的女人容不得他人侮辱!”凤濠发难,他怒视着那个吟诗的男子,他尽然如此语气侮辱他的女人,那不是在打他的脸是做什么?

与其说打凤濠的脸,倒不如是将天宇国的脸都打了,凤皇狠狠的瞪了陈忆梦一眼,惹祸的女人,就算有点才情又怎么样?

敢丢他天宇国的脸,回去再收拾她!

陈忆梦心里当即咯噔一下,刚刚她尽没有注意到那个宣王吟诗的语气,查觉到凤皇眼中的戾色,她瑟瑟的缩了缩身子。

慕容芯则神情自若的喝着自己的茶,没想到那女人尽当场被人刁难,很好,她在心中期待,希望那个贱、人不要得到好下场。

“凤濠太子是怎么了?本王说的是事实呀?在你们天宇国,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宣王轻笑,他就是有持无恐。

现下除了他们勐统国的勐皇没到场以外,其它坐的可都是与凤皇同等位置存在的大人物,这凤濠越是发怒,就越处于下风,他的眼中闪过一抺算计。

“青-楼女子怎么了?便是咱们天宇国的青-楼女子也能作出如此绝佳的诗句,怎么?莫不是宣王不服?可你们勐统国也拿出个什么才情女子来与咱们天宇国的才男才女们比比呀!”

凤殇端坐于位置上,眉目轻挑,眼中丝毫不掩饰对宣王的轻视,如果是说陈忆梦,他怎么也不会管,可此刻宣王提到勾栏,那便是触犯到了他的底线,谁不知道,白家二小姐白诗琴也是从醉香楼出来的?

凤濠斜了凤殇一眼,他这皇弟什么时候好心的帮他出气了?

放荡不羁的话语,宣王咬牙切齿的看向那个紫袍的绝色男子,冷哼一声:“凌王殿下,你别太得意,真以为我勐统国无人能够抵得上吗?

刚好,本王的妹妹明珂公主的才情在我们勐统国堪称第一,本来本王不屑让自己的妹妹纡尊降贵来比试,既然凌王如此轻视我勐统国,那便请天宇国皇帝同意,我勐统国与天宇国来一场跨国比试怎么样?”

“跨国比试?”凤皇听此皱眉,虽然他不喜宣王轻视他天宇国,但这比试...

他不由的看了眼凤濠身旁那个叫陈忆梦的女子,长得虽然还不错,可那瑟瑟发抖的模样,一看就是没什么自信的样子,这...

想及此,他高呼一声:“白家大小姐白书云何在?”

白书云正在看好戏,虽然陈忆梦那首诗做得有点水平,但她还是有那个自信可以比得过她的,当凤濠及凤殇唯护陈忆梦的时候,她恨不得取她而代之,一个青-楼贱、女,凭什么能得到两个出色男人的拥戴,此刻的她当然不知道凤殇完全是为了白诗琴。

当即眸光一亮,凤皇自然是听过她这天宇国第一才女的,不然怎么会在如此重要的时刻呼唤她呢?

她当即上前一步,叩首道:“民女在!”

“白书云,你能否有那个把握能赢得了勐统国的明珂公主?如果可以,本皇许诺你一个要求,无论是什么,都可以...”凤皇看着眼前这自信满满的雀跃女子,当即满意的点点头,不禁心赞,这才是才女该有的样子。

白书云一愣,无论是什么要求?

这是多么的吸引人?

白书云不敢相信的看向凤皇,见他肯定的向她点点头,然后她使劲的拧了一把自己的大腿,‘嘶’痛的,那她就不是做梦了!

呵...即然如此,那她当真要好好的利用这个机会为自己择选一个稳靠的婚事才行!

想及此,她灼然的目光看向那个紫色的身影,心中下了重重的决心,正当她要尽承的时候却被人打断。

“父皇,儿臣的侧妃更有那个能耐!”凤濠语气笃定,他不绡的看向那个叫白书云的女子,当时‘醉儿’姑娘造成的轰动,早就超过了那个所谓的才女,怎么父王会选择白书云呢?

想到刚刚凤皇的许诺,无论是什么要求都会答应?

他想,如果他的女人为他赢得那个承诺那该多好,那他离那个高高在上的位置,岂不是更近了?

想及此,他的唇形自然的勾起了一个好看的幅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