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舞女倾宫城

【061】 凤濠失控

舞女倾宫城 yan98001 1968 2013-08-09 13:19:45

  轻轻捏起兰花指,勾起一个小孔雀的手势,随着她专门交给凤殇的音乐曲谱翩翩起舞,没错,这次奏乐的人正是凤殇,此刻他拿起一根长长的玉笛放于嘴边,姿式潇洒无比!

随着时而轻快,时而惆怅的音乐调子,白诗琴灵巧无比的身姿围绕在凤殇的身旁,在众人看起来就是爱恋火热中的男女。

比起刚才明珂公主引起的轰动,此刻的众人早已沸腾的站起身子,只是与刚刚的热烈不同的是,此刻的他们则是默不敢作声,生怕惊到这绝佳的一幕,他们深静在这美好中不可自拔!

随着音乐紧而有蓄的停止,“啪啪啪啪!好!好!”众人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只知道一味的啪手叫好!

凤濠则一幕地飞身上前,擒住白诗琴的手臂怒吼道:“这是怎么回事?是你?那个人是你才对是不是?”

“放开!”凤殇大喝一声便上前欲拉开凤濠,可偏偏凤濠就如没听见般,手力越拽越紧,双目充血的撕吼道:“快告诉本王,那个人是不是你?”

“痛痛痛!”白诗琴痛得眼泪哗啦的流了下来,这凤濠有毛病吗?什么是不是她?那个人不是陈忆梦吗?

此刻的她哪里知道,凤濠本是冲在台上那灵动的‘醉儿’姑娘去的,他一心以为陈忆梦就是‘醉儿’姑娘,所以他对她疼爱有加。

可现在,当他瞧见那台上出众的人儿时,他便豁然开朗,什么白家二小姐?不就是当初跟在陈忆梦身旁自称丫头的女子?

可恨当初的他完全被那个陈忆梦的表象所迷惑,他又怎么想得到,真正的‘醉儿’姑娘其实是这残颜的女人呢!

“混蛋!凤濠,你给本王放开,把她弄痛了知道吗?”凤殇瞧见那疼痛难忍的人儿便是一阵心疼,他清楚的瞧见白诗琴的手臂青紫了一片,他想用武力解决,可是他又怕伤到他的琴儿。

凤濠听此瞧了一眼那被他擒住的小手臂,果然上面已经青紫得发黑,当然松开手掌,凤殇眼明手快,一把楼过白诗琴护在怀中。

冷秋离从凤濠擒住白诗琴的时候便是整峡以待,同样生怕伤到白诗琴的他紧盯着那三人,就在凤濠松开白诗琴之迹,一掌飞出,‘啪’的一声打在凤濠的后肩上。

“噗”凤濠猝不及防,被打个正着,当即一阵胸闷,一口鲜血冲口而出。

“殿下!”“殿下!”慕容芯,陈忆梦大惊,两人默契的一人扶住一边,陈忆梦着急的问道:“太子殿下,你没事吧?”

“滚开!”凤濠一把推开陈忆梦,强撑着身子斜靠在慕容芯的身上,眼光却是一瞬不瞬的盯着白诗琴。

“梦儿,你没事吧?”白诗琴见陈忆梦被推开,着急上前扶起她,谁知陈忆梦一把甩过白诗琴的双手,冷冷的说:“不需要你假好心!”

“你”杏儿双眼瞪向陈忆梦,居然敢这态度跟她家小姐说话,“哼…不识好歹,小姐,别理她!”

“我”白诗琴受伤的看向陈忆梦,她怎么了?她以前都是叫她妹妹的,虽然她从来没有亲口叫她一声姐姐,可从心里她是真正将陈忆梦当成朋友的。

“快告诉本殿,你是不是当初的‘醉儿’姑娘?”凤濠不死心的问道,拉回白诗琴的思绪!

“你!”白诗琴错愕的看向凤濠,他居然问她是不是‘醉儿’?什么意思!她将眼神转向陈忆梦,猛地,她似乎是了解了什么,难道他…

她当即冷哼:“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太子殿下,珍惜眼前人不好吗?”

“你只要告诉我,到底是与不是?”凤濠心中已经了然,可他就是想要亲耳听见她承认,此刻谁也没有注意到,他现在的自称用的是‘我’字,而不是‘本殿’!

凤殇与冷秋离对视一眼,眼中均是一片了然,这凤濠如此反应,除了是他们想的那样还能是什么?

果然...便听到白诗琴淡淡的说道:“是!我就是当初的‘醉儿’”

‘轰…’‘噗…’地一声,凤濠再次吐血,他心中明了是一回事,现在听到是另一回事!他愤恨的瞪向陈忆梦:“贱=人,你敢骗我?”

“殿下,梦儿...”陈忆梦不知该如果解释,她当初心思很清楚凤濠是为了什么接近她,她以为那个男子已经渐渐的爱上她了,不然这两个月的柔情从何而来?就在这一刻,她才将自己的心思全心全意的放在他的身上.

可此刻,叫她情何以堪呢?想及此,她便是双手覆脸,啼哭出声“呜呜呜!”

“凤濠太子,我觉得你真是好笑,你能怪梦儿吗?当时我们本就没有怎么掩饰,不然又怎么会只有你一个人没有识别出来呢?怪来怪去,难道不是你自己为美色所迷惑?”白诗琴愤然地说道,她在心中着实为陈忆梦打抱不平!

“呵呵…哈哈…”凤濠听此后即两步,大笑出声,随即朗声道:“没错,琴儿你说得没错,不过本殿又怎么会错过你这么久呢!”

“恶心!谁是你的琴儿?”白诗琴厌恶的瞪了凤濠一眼,他一把拉过凤殇,斜靠在他的怀中:“凌王殿下才是我的至爱,你…一边儿去!”

“呵!”凤殇顿时甜蜜的搂住怀中的人儿,柔声道:“琴儿,我凤殇此生有你足以。”

冷秋离眼中受伤明显,他的琴儿眼中从来就没有他,可此时的冷秋离,只要白诗琴幸福便好。

“你们!”凤濠看着这刺眼的一幕气愤无比,他的眼中闪着嗜血的光茫,誓在必得地盯向白诗琴,“呵…琴儿,不管你如何抗拒,本殿都不会放过你的!”说完便是双眼闭,直直的晕倒过去。

“殿下!快来人啊,太医!”慕容芯大呼出声,便有好几名身形老迈的男子拧箱而上,将凤濠团团围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