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舞女倾宫城

【060】 誓不两立

舞女倾宫城 yan98001 1989 2013-08-09 13:19:45

  “耶!小姐你真棒!”杏儿兴奋得双脚跳起,张牙舞爪的摇晃着白诗琴的手臂。

“呵呵…小丫头!淡定!”白诗琴无语的调笑着那个雀跃的人儿,眼中宠爱尽显!

然后她转向身旁的紫袍男子,俏皮的向他抛了个媚眼,柔声道:“殇,回去我把那本完整的兵书写给你!”

凤殇正宠溺的看着眼前的耀眼女子,冷不伶丁的听她冒出这么一句,让他一怔,她说什么?

完整的兵书写给他?难道……?想及此,他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琴儿,你?”

“呵呵,不要太感动哟!本姑娘连人都是你的了,其它还有什么可藏拙的呢?”她知道他会问她怎么会有那孙子兵法,可她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调笑地引开他的思绪!

一句连人都是你的了,直把凤殇震得久久回不了神,他只觉得他全身有总酥麻触电的感觉,眼中闪烁着强大的欲火!

杏儿双眸睁大,她惊讶的看着眼前状似恩爱无比的两人,哇,她家小姐的魅力就是大,不过依她看,也只有这凌王殿下及那边云旭国的二皇子能配得上她家小姐了。

在场的众人,最是水深火热的人就是明珂公主以及陈忆梦了!

陈忆梦现在可以说是身心倍受煎熬,从凤濠用灼热的眼光看着白诗琴的时候,从风濠听完那兵法幕地站起来的时候,她就有种从高处跌落谷底的感觉!

此刻的她眼中充斥着怨毒,她心中大喊‘白诗琴,你给了我希望,又亲手将它毁灭,我恨死你了!从今以后,我陈忆梦与你誓不两立’

明珂眼中可以说是绝望,已经过了三题,现在只剩下最后一题没有过关了,就算她最后过了又怎么样?

还不是一样输?不!绝不!她求救的看向那个顶梁柱一样存在的宣王,此刻的她哪里还有一点身为公主的骄傲?

宣王此时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的皇妹,那个女子明显已经占了上风,他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想及此,他轻轻的闭上眼睛,又涮的睁开,即然是比试,那他怎么也不能输了勐统国的面子,想到最后一题是他出,他的心里便有了一些底,在国体与亲情面前,熟轻熟重,他当然要有个衡量!

想及此,他幕地一改之前温柔的语气,声音冷然道:“明珂,就算输,也要有骨气!不要给勐统国丢脸!接下来的比试就看你的了!”

明珂听完心里咯噔一下,她知道,这是他的皇兄已经做了取舍,便是只有牺牲她了,可是,她不甘心啊,堂堂的一国公主居然改在那个残颜的女子身上!叫她怎么服气?

即然还有一局,她一定要拿出做为一国公主的气迫来,只有到时候,再请求她的皇兄替她想办法了!

如是想,她便听见她的皇兄声音有些隐怒道:“这最后一题该由我勐统国代表出,而本王则代表我勐统国,所以接下来的题目便是以舞为题,选出最优秀者则为胜!”

以舞为题,陈忆梦一听,吓得手足无措,一屁股坐在地上,这下好了,她千学万学,就是学不会白诗琴的舞蹈啊,这可如何是好?

她担忧的看向凤濠,见凤濠一脸疑惑的看向她,她当即眼神闪烁的转开目光。

“哟…妹妹,瞧你这架式,难道是太兴奋了?”慕容芯眼尖的假意扶起她,心中却是一副看好戏的神情,心中暗道‘这贱,人如此出乎意料,应该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吧!’呵…如此,那就别怪她到时候落井下石了!

“呵…姐…姐姐说的哪里话!妹妹是没有站稳!”陈忆梦扯出一抹很难看的微笑,心虚得有些结巴!

“梦儿,你没事?”白诗琴瞧着她一脸煞白的模样有些心疼,急声问道。

“无事!”淡淡的语气,陈忆梦回完便转身离去。

“小姐,别管她了,马上就要到你了!”杏儿拉住欲追上去的白诗琴,白诗琴抬眼一看,果然…因为前面几场的比试,已经退出了十几位,此刻只剩了白书云,陈忆梦,慕容芯,明珂,以及她了,而白书云是第一个上场的,第二个便轮到她了!

“杏儿,我们下去打扮一下吧!”白诗琴说道,然后转下凤殇:“殇…帮我想办法延到最后一个人上场行吗?”

不是她拿翘,而是即然是舞蹈,她当然要准备一翻了,已经参加过无数次表演的她,当然知道什么舞蹈配什么衣服才是最合适的。

“没问题!”凤殇点头,他的琴儿要求他的,就算不可能,他也一定会把他变成可能。

就在白诗琴准备完成出来的时候,其它人都已经表演完成了,她便瞧见台上同样是换了套衣裙的明珂正津津有味的扭动的身=躯,那娇小灵巧的舞姿引得台下众人欢呼声不断,掌声亦是一浪接着一浪。

白诗琴赞赏的点点头,这明珂公主虽然人骄纵,可她不得不承认,这一曲舞蹈当真是舞出了精华,只不过,呵呵,与她这个大师级别的人物相比,她今天只怕也只有‘输’这一个字了!

“啪啪啪啪”一阵掌声响起,那支动人的舞蹈便宣告结束了,如此巨烈的掌声瞬间提起明珂的自信心,她挑眉的看向那个惊艳的女子,心中冷哼,就算本公主输了,本公主在这一局里也会完完全全的嬴了你。

呵…白诗琴怎么会没有读懂她的意思,当即轻笑出声,到了这一刻,你还如此自大,等下本姑娘定要你后悔至死!

白诗琴几步步入台中,此刻的她一身鲜黄的紧身衣打扮,配她上特另设定的精致发型,活脱脱的一只待开放的小孔省模样,没错,今天她要表演的正是孔省开屏这一舞蹈。

从她一上台,便有好几道惊艳无比的眼光直盯着她,此刻的她在自己的残疤上贴了几片精致的亮片,直晃得其他人痴醉无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