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舞女倾宫城

【055】 白诗琴吃味儿

舞女倾宫城 yan98001 1960 2013-08-09 13:19:45

  一句话激起千层浪,一时间所有人均是沸腾起来,让那个食天下的当家人任由一个他国的小公主处理?

开什么玩笑?

本来也是那个可恶的女人先挑衅他们天宇国的凌王殿下,而那个白小姐很显然就是为了给凌王殿下出气啊,不管如何,那也算是给他们天宇国出气吧!

“休想...”“不行...”凤殇与冷秋离再次默契的出言阻止,两人对视一眼,均是在对方眼中看到了浓浓的保护欲,凤殇心中慰笑,冷秋离对琴儿的保护,他是真心的感激!

只不过,感情这东西是不可让的,他也只能心狠自私一些了!

白诗琴有些感动,向两男子投去一个让其放心的眼神,便淡笑道:“呵呵...即然如此,就请三位陛下做个见证可好!”

凤濠看着那个残颜女子眉宇着不断升级的自信一阵愰神,他总是感觉这女子很熟悉,可是不可能呀,那个女人的神情,形态分明就跟那个叫‘醉儿’的女子很是相似!

可是...他的梦儿不是在他身边吗?

不...不可能...他使劲摇晃着脑袋,努力浑去脑中那不可思议的想法!

他一把搂过身旁的女子寻求慰籍,引得那女子一阵娇羞。

陈忆梦正饶有兴致的看着白诗琴与那个明珂公主唇枪舌战,她羡妒的看着那两个出色的俊美男子将白诗琴护在中间,沉静在自己的思想空间中还未回神的她幕地被一股温暖的怀抱拉回思绪!

抬头一看,居然是那个这两个月将她呵护如宝的男子凤濠,当即心中一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子殿下都当她如至宝,那她还有什么好嫉妒的呢!

她拉回自己不合适的思绪!

“本皇觉得,比试本不需如此费神,才艺切磋嘛,适当的犒赏是必要的,不过即然明珂公主与宣王都是赞同的话,那咱们也不能扫兴是不?”说话的是羽皇,他的眼中精光尽显,饶有兴致的看向凤皇与冷皇两人。

“这...”冷皇拧眉,他顾及的是如果那个人输了,那他的儿子!

看向那台前的人儿,触及到那女子让他放心的眼神,当即放下心中的大石,即然那个人是他儿子相中的,定然才情是出众的,不然凭什么能配得上他儿子呢?

此时的冷皇早已自动的将那个紫袍男子风殇排除在外,反正在他的眼中,只要他儿子要的,那就是最好的。

看着冷皇那一会纠结一会豁然开朗的样子,凤皇问道:“冷皇,你觉得如何了?”其实,对他自己来说是无所谓的,但是他绝对不准自己的脸面丢失,投给白诗琴一个你必须胜利的眼神,然后转头等待冷皇的回答

冷皇嘴角一抽,他们心中怕是早已同意了,还问他作甚?三位皇帝都是平等的,即然如此,那他又怎好扫兴?“本皇没有什么意见!”

“呵...经过本皇及羽皇冷皇三人商量的结果是,准了!”凤皇坐正身体,朗声道。

一句准了,却是让所有人更是沸腾了,他们都用十分期待的眼神看向那台上的人儿。

“皇上!”白书云急急出声,陛下准了白诗琴她们,那她怎么办呢?

想及此,她欲言又止的看向那个紫袍的男子,可惜,那男子一颗心全在那个残颜的女子身上,完全彻底的将她排除在外了!

“呵,即然是比试,当然是有才情的男女均可参加,年轻人嘛,何必拘泥哪么多呢!本皇在此宣布,凡是有才情的年轻人们都可踊跃参加!”

凤皇高大的身躯站在主位上,声音亦是十分的洪亮,想他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虽然没有年轻皇子们那么俊朗,却也算得上是一个气度不凡的男子!

两位皇帝见凤帝已经站起,他们也是不约而同的站起身子,冷皇掏出自己贴身的玉佩,气势同样不弱的说道:“本皇虽然来者是客,但也提些彩头出来,这龙云玉佩仍本皇贴身之物,便赐于今日夺魁者,他日若到我云旭国,我云旭国必好好款待!”

“没错!即然如此,本皇也拿个彩头来!”羽皇说着拔下手中的玉戒,沉着的说道:“这碧绿戒仍本皇最喜欢之物,也一并赐给夺魁者,本皇也承诺,他日到我西庆国,我西庆国上下必待其如座上宾!”

‘哗’这话一出,震惊得所有在座的人群哗然一片,三位皇帝皆是如此承诺,这对她们那得是多大的吸引力?一时间所有力均是兴奋的跪地直呼万岁!

随着太监总管高呼一句比试开始,一时间所有自认有才情的男女均是雀跃以待,明珂公主则是挑衅的瞪了白诗琴一眼,随即用唇语说道:“不知天高地厚,你给本宫等着!”然后用着势在必得的眼光睨了一眼凤殇!

白诗琴冷哼一声,花痴……然后扭头狠狠的瞪了一眼凤殇,酸溜溜地咬牙道:“下次不许这样出来,勾。引谁呢你?”

凤殇可怜兮兮的看向那水蓝的背影,他抬手摸摸自己的俊脸,自言自语的道:“小东西,本王还不是为了给你争面子吗?难道本王真错了?”

然后看也不看其它人,抬脚跟在白诗琴的身后,即然已经公开了,那他还有什么好顾及的呢?

其实,他的小东西那吃味的神情,他心中还有那么一点甜蜜呢!至少,他在他女人心中的位置可是不低呢!

冷秋离则深深的看了白诗琴背影一眼,随即转向冷皇所在的位置飞身而去,那个人儿心中只有一个人呢,显然那个人不是他!

他也只能在心中默默的祝福了!

陈忆梦从头至尾都深静在凤濠的温情中,孰不知那一双如鹰的眸子却是紧紧的盯在那一身水蓝的人儿身上,凤濠不得不承认,不管因为什么原因,他现在对那个叫白诗琴的女子好奇无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