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舞女倾宫城

【071】 你不是小姐

舞女倾宫城 yan98001 2020 2013-08-09 13:19:45

  杏儿想到从来没有凶过她的小姐居然对她这么凶,当即手脚一软,软软的坐到地上。

“哇……”的一声,撕心裂肺的哭起来!

明珂看着眼前的杏儿眼中露出一抹杀意,娇生惯养的她哪里容得下这样性格的杏儿!

但她碍于此刻她是白诗琴,而凤殇也在一旁看着,她只好压抑住自己心中的不耐,假装哄道:“好了,是小姐不对,不该凶你,我向你道歉还不行吗?”

如是说着,她的心里却在想,等到凤殇走了,她一定要想办法除掉这个爱哭鬼!

杏儿单纯,听到自己的小姐道歉了,当即停止哭声,朝着她的小姐做了一个难看之极的笑脸。

若是真的白诗琴本人,那一定对这样的杏儿心疼极了,可此刻站在面前的是明珂假扮的!

她当即阴沉着脸起身,可转向凤殇的时候,却是小脸挂满了笑容!

凤殇看着眼前的两人,此刻的琴儿处处透着不耐烦,与之间的琴儿那是多久都不一样!

他一瞬不瞬的盯着‘白诗琴’所背影,审视着她的每一个动作。

明珂本是背对着凤殇的,自然不知道凤殇脸上那疑惑审核的表情,当她转过身朝凤殇微笑时,得到的却是却是他的冷漠!

没有面对白诗琴的温柔,没有面对白诗琴的笑容,什么都没有!

这时她才发现,从她来到现在,凤殇只是盯着她,从来也没有跟她说过一句话。

这下她心里打个突,难道自己这么就露陷了?

眼珠一转,便看到那个在白府门前鬼鬼祟祟的白书云,她当即调转思绪,大呼道:“大姐,你在干嘛呢?”

白书云本是来看看情况的,正当她探头探脑的探出头时,当看到那里身形衣着全然不变的时候,身子一僵,她还以为是白诗琴安然无恙回来了!

幕地被一个熟悉的女声呼住,这下她心安的一笑,朝着那个招呼她的人儿走去。

白书云勾唇,这个明珂做事实在太鲁莽了,她都没有好好的调查过白诗琴,一心以为易容成那个女人的模样便可蒙混过关,殊不知她早已露洞百出,她知道凤殇跟杏儿会因为这一声呼喊而怀疑的!

心下想着,可她也没必要拆穿,当她走到明珂的面前时,还是按照原定的计划,微笑道:“妹妹,你回府了!”然后转向凤殇,福了个身笑道:“凌王殿下安好!”

明珂不知道自己早已让凤殇怀疑,她本想上前挽住凤殇的胳膊,不过在她看到凤殇那一动不动的表情时,便只好尴尬的止步,随即身形一转,拉住白书云道:“大姐,走,咱们进府吧!”

凤殇本来还有些疑惑,但在一连几声‘大姐’中便已心中了然!

此刻的琴儿定然是假的,当即一个箭步飞上前,大手使出一个鹰勾抓,牢牢的扣住那个女子的脖子。

与此同时,杏儿亦盯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白诗琴,现在的她好像有些明白了,眼前的女子虽然身形,脸蛋都很像她家小姐!

可那举手投足间却全然露了陷,这个小姐定是假的,可如果这样,那真的小姐去哪儿了?

想及此,她的心中着急,当即当前一步,大喝一声:“你是哪里来的贱女人?我们小姐呢?你不是我家小姐!”

明珂猝不及防,哪里想到这么快便被人识破,此刻被凤殇擒住,杏儿又这么大声的呼出来!

这下她心中慌乱无比,求助的看向白书云。

白书云怎么会理会明珂的求助,她想,即然明珂到了这里,那白诗琴还能跑得掉?

恐怕早已经死于非命了!她当然不会让凤殇他们知道这件事她也有参与,当即装出一副莫名奇妙的表情,疑惑道:“这是怎么回事?”

脸上表情有着浓浓的担忧,心中却是窃喜无比,白诗琴一死,明珂又被凤殇识破,那对她白书云的威胁那不都没有了!

明珂气得吐血,她总算明白此刻的白书云打的什么主意,现在这一刻,除了靠自己还能靠谁呢?

想及此,她装作委屈道:“殇,你不认识我了?杏儿,你胡说什么呢?”

‘啪’凤殇听着那个‘殇’心中火气更甚,他一巴掌甩在那张作假的脸上,满身戾气道:

“本王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出琴儿在哪儿?不然,本王一定要你后悔莫及!”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就是白诗琴啊!”明珂被打得眼冒金星,双眸盈盈泛泪光,虽然有被凤殇的戾气所吓到,但她也强自镇定,狡辩道。

“你这个贱女人,我家小姐是什么人?岂是你想装就装得出来的?你看看你,我家小姐就算脸上有伤疤也是漂亮的,可你,也不知道到底是张什么样的丑容不敢面于世,非要偷我家小姐的脸孔,真是太不要脸了你!”

杏儿中气十足地怒骂,虽然声音已经非常沙哑,可这个女人敢扮成她家小姐,她实在是气不过!

“你!啊…”明珂本想回骂,却被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烧痛得她惊恐的捂住脸颊,双目睁大,恐惧的看向眼前的男子。

眼前的男子对她做了什么?竟然硬生生的将她脸上的皮肉撕扯了下来,她清晰的看见那个俊美的凤殇手上拿着从她脸上撕扯下来的还带着大块皮肉的人皮面具,猩红的鲜血渲染了那个白晰水嫩的大手!

凤殇满脸阴霾,眼中的嗜血光茫强盛,他阴沉的看着眼前满脸是血的女子,咬牙道:

“明珂!尽竟是你!很好,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早知道,本王就应该在赏花大会的时候要你生不如死。”

“竟然是你,你这个贱=人,小姐那么善良,竟然被你骗了过去?我就说嘛,你那有那么容易就转性?你快点说,到底把小姐抓到哪里去了?”

杏儿见是明珂,破口大骂,她一把抓住明珂的头发,使力踢打道,莫说此刻还有凌王撑腰,就算没有凌王,她就是拼着没命,也要出了这口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