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舞女倾宫城

【068】 神秘人

舞女倾宫城 yan98001 1979 2013-08-09 13:19:45

  白诗琴两人甜蜜连连,而这边白书云回到房间后,便是不顾形象的大发雷霆,她把小丫头喜儿撵出房间后便呯呯嗙嗙的将自己房间里能砸的东西甩个稀巴烂!

口中还不断的叫骂着:“白诗琴,你这个贱=人,死野种,让你得意,我让你得意!”

此刻她的脸上表情十分狰狞,不断的拿着房间里的东西撒气,喜儿是刚进府没多久的丫头,被分配来伺厚这个白家的大小姐,却没想到,大名顶顶的第一才女竟然是这般模样。

听着那里面粗俗的语句,她厌恶的捂住耳朵,心里嘀咕着:‘这个大小姐还真是,素质比她还低!’

正当她不耐烦间,便听到耳边‘嗖’地一声,耳风一过,她惊恐的看向那封如铁般直立的插在一旁树杆上的信件,大声呼道:“呀,这么厉害!”

不是吗?只见那封信件牢牢的斜插在树杆上深入3公分的地方,而她取出那信件时,见那封信硬是完好无损,再看那树杆上,硬是有着一个大大的凹朝。

她后怕的缩缩脖子,她想,若是这封信再偏一点,那她的小命……呃……想及此,她无措的四处看看,却是什么也没有,当即拿起那封信一看!

‘白书云收’四个大字醒目,她也算念过些书,若不是家到中落,她也不会出来给别人当侍婢,当即拿起信件往白书云的房里跑去。

走到门口,便传来白书云那嫉妒愤恨的声音嘶吼道:“白诗琴,你这个丑八怪,迟早本小姐要把你大卸八块,再拉出去喂狗!”

喜儿听此,眼中对白书云的厌恶更甚,她强压住自己的情绪,囔囔道:“小姐,不知道谁送了封信给你!”

“滚!”暴怒中的白书云反射形的冒出一句,唬得喜儿愣愣的呆在门口不知所措,白书云脑中闪过那个‘信’字,当即叫道:“给我拿过来。”

“哦哦”喜儿悻悻的将信递到白书云的手中,便转身离开了,聪明的她知道什么时间不该打扰到主子,尽管白书云有再多的不是,只要是她主子一天,她便不会去惹她不高兴。

白书云拿着信件也是什么疑惑,她除了娘亲,也没有什么亲人,到底谁会给她写信呢?当即,她撕开那道封住的口子,取出里面的几张布满秀气字体的宣纸。

读看过后,她便是了然一笑,“白诗琴,看来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想要你死呢,呵呵,没想到,你那个丑陋无比的脑袋,居然会有这么多人惦记着呢!”

语毕,她当即换回那幅浅淡微笑的表情,给自己换了件干净的衣赏,再吩咐喜儿将房间收拾好后,便行出白府去。

与此同时,与凤濠一起回太子府的陈忆梦,被凤濠赶走不说,还被慕容芯好一翻讥讽,此时的她犹如被抽去筋骨的软蟹,软软的滩坐在床辇上,眼神无光,她的口中直喃道:“完了,全完了!”

为什么?老天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自己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好不容易自己将心移到那个霸气却对她温柔的男人身上,可现在为什么让要她知道,她一直是别人的替代品?

她一直以为那个男人已经爱上了她陈忆梦这个人,而不是因为其它的原因,可现在...

一切都不一样了,一切都毁了,这都怪谁?

幕地,她的脑中闪过那张残脸却绝色的美脸,她的心中顿时恨意更甚,对,就是她,就是那个叫白诗琴的女人,给了她希望,又亲手灭了它!

当初自己心仪那个叫冷秋离的俊美男子,可他从来对她不屑一顾,反而对那个丑八怪上心,现在自己将全身心投到凤濠身上,她又来搞破坏!难道,她又要把属于她的男人抢走?

不...她的心中发誓,现在,她绝不能让她得逞,想及此,她的眼中坚定无比。

‘当’的一声,她听到有什么东西直击过她房间的窗纸,飞到她的床柱上发出声响,心中一惊,四下观望却是一个鬼影也没有。

她大起胆子,走向床柱边取下信件,只见里面的宣纸上很秀气的写道:“残脸害人,若想回击,城东门福来酒楼详谈!同心人留!”

看完后,她狂笑道:“哈哈...妹妹,不是姐姐一个人恨你呢,瞧瞧,又来了一个!”语毕,她将那信件随手一扔,便换件普通妇人的衣裳出得门去,往城东的方向行去。

一个偏僻的酒楼处,一个头戴黑色大斗篷,同样黑风衣裹身看不出男女的神秘人缓缓进入,身后跟着一个如花般的美丽女子,还有两名长相白俊的男子!

其中一白男子问柜台要了间好的包厢后,他们便跟随那个头篷神秘人步上二楼,一进厢房,那个女子便盈盈上前,对着那个神密的人缓缓说道:“不知这位该如何称呼?那封信可是阁下给小女子的?”

没错,这女的便是白书云,当她来到这偏僻的酒楼门口时,便碰到这三个衣着有些奇怪的人,外面人多,她也不好意思多问,但此刻显然都是自己人,她心中却是有些急切。

“没错!”脆脆的女儿声,让白书云一惊,她盯大眼睛看向那个奇怪衣装的女子,疑惑道:“即然咱们的目的都一样,姑娘为何不以真面目示人?”

‘唰’地一声,只见那女子甩开头篷,露出一张长得与她不相上面的美丽脸孔,尊贵的皇族气息突显出来。

白诗琴小嘴一张,不敢相信的指向她道:“是你!”

然后还未等那人回答,便听到一个弱弱的敲门声响起,白书云警惕的瞧了那女子一眼,见她一副淡定的模样,当即也静下心来,等待那个敲门人的进来。

当其中一名男子开门将那人迎进后,两个惊讶无比的声音再次响起:“是你?”“怎么是你?”

然后又齐齐看向对方道:“这是怎么回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