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舞女倾宫城

【073】 求你...救我...我不想死...

舞女倾宫城 yan98001 1968 2013-08-09 13:19:45

  “嘶...”白诗琴被男子拧小鸡般一路拧起狂奔,现在又被一下摔到地上,疼得她呲牙裂嘴,然而事情远远没有完,当她手足无措的欲撑起身子站立起来的时候,两手一扶地!

一个圆滚滚、硬帮帮的好像还有几个深孔的东西搁在她的手下,她疑惑的拿起一看。

“啊!”撕心裂肺的惊叫声惊得隐藏在树林中的乌鸦拍着翅膀一嗡而散,白诗琴手脚发软的看着被她扔到一旁的白头骨。

虽然电视上也有这样的场景,可被她亲身经历那就另当别论了,那随处可见的森森白骨,还有不断散发着恶臭的气味,让她了解到,这肯定是乱葬岗,她卷缩在一根树杆的旁边,脸上全是泪水!

“女人就是没用的东西,你不是很拽?在赏花大会出尽风头?怎么?这样你就受不了了?”

男子满脸鄙夷地讥讽道,哭哭啼啼的女人他最看不起,从他被挑选去保护那个明珂公主的时候,他就已经杀人杀到麻目了!

“你!冷血动物!我觉得我没有得罪过你吧?”白诗琴声音颤抖着,她努力瞥过目光,不让自己去在意身旁的一切!

“当然,你没有得罪我,不过,你却得罪了一个比任何女人都要讨厌的明珂公主,要怪只能怪你一时心善,你们这些女人,都是没有大脑的,自私,嫉妒,骄纵,甚至恶毒!”

男子的俊脸被树荫挡下,看不清表情,但白诗琴感觉到了,他对女人的看不起已经深入骨髓。

当听到明珂两个字的时候,白诗琴诧异的起身,情绪有些激动“你说什么?那个女人,我不是已经放过她了吗?”

她搞不懂,她都如此大度了,为什么那个女人还要派人杀她?

“呵...你还真是蠢的可以,告诉你也无访,现在我的主子已经易容成了你的样子,而你的男人,怕是已经中了我主子带去的毒药,他会爱上第一眼看上的女人,而你,注定只能变成我的刀下亡魂了!”男子笑道,声音犹如地狱勾魂的使者,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什么?你说什么?”白诗琴美眼睁大,她当然知道那个男人口中的‘你的男人’是谁,她不怕死,可她绝不希望凤殇忘记自己,反而爱上了害她的女人!

“不止蠢,你还很自欺欺人,就是你理解的意思,不过,就算有千万重悔恨,你也只能去跟阎王爷诉苦了,记住,煞!我的名字!现在,你就受死吧!”

男子眼中杀意顿显,他就是喜欢让人死不瞑目的感觉,唇角一勾,提起手中的长剑狠狠的刺入白诗琴体内。

“噗”白诗琴本就没有武功,精神还处理崩溃状态,只觉得身体被快速的刺痛,当即一口胸闷,捧着刺在她胸前的长剑,软软的跪倒在地,眼中还有着满满的不甘!

“琴儿!”寻着足迹找寻而来的凤濠,眼睁睁的看着那个男人用剑将她的身体穿透,他大呼一声,随即飞身上前,一掌打飞那个作凶的男人,抱住那个摇摇欲坠的白诗琴。

“我...我...不想...死...!求你...救我...”白诗琴眼神没有焦距,她不知道抱着她的是谁?

但她有种强烈的求生欲=望!

是的!她不想死,原以来她本是死过一次的人,会对死亡没有恐惧,可此刻她知道她错了,可能她是自私的,她不愿意让凤殇忘了自己!

还有杏儿,那个她老爱捉弄的小丫头,还有那个默默守护她的冷秋离,还有白靖,虽然她的灵魂不是她的亲生女儿,可她已经接受了他,把他当作了自已在这个世界的父亲。

“不会...我不会让你死的,琴儿,你坚持住!”凤濠坚定的说着,他看见白诗琴身上不断往完涌出的鲜血,他慌忙的拿起衣物堵住那道口子,可是怎么都堵不住。

“你是何人?明珂公主要杀的人,没人能拦得住!”煞撑起身子,挥剑指向凤濠,淬出一个鲜血,他的眼睛瞬间闪亮,是看到对手的兴奋!

“找死!.”凤濠两手抱起白诗琴,身形快速一亮,煞都还没看清他的动作,便被凤濠一脚踢在胸口,再一脚准确无误的踢在脑门上。

身形移动间,凤濠没有发现,白诗琴怀中的一块手帕无声的飘落在地,他身形站稳,眼神温柔的看向怀中已经晕死过去的白诗琴,将她脸上的乱发清理干净,然后扬长而去。

而他的身后,煞睁着大大的眼睛倒在地上,明显已经没有了呼吸,除了嘴角或胸前有血渍外,其它地方看不见任何伤痕。

雨倾泻而下,将那恶臭的乱葬岗上淋了个遍,猩红的鲜红融入到雨水中,形成一大片红色!

凤殇从得知地点后,便踏着脚风,不顾大雨飞奔而来,入眼的除了一具已经死透的男人尸体,或一大片红红的水渍外,别无其它!

幕地,一块粉白的印花手帕印入他的眼中,他狼狈的奔过去拾起它,栩栩如生的粉红玫瑰花上一片血污,中间还有被利剑穿透的一道口子!

‘轰’雷声闪亮应景的一声轰响,照得凤殇的脸上狰狞的表情骇人的绝望,“不...不会的!琴儿...琴儿你在哪儿?”

他扯着嗓子大声呼喊,希望那个灵动的人儿能给他回应,可让他失望的是,除了那雷声滚滚的打雷声,其它什么也没有!

“啊...”他绝望的大叫一声,然后颓废的仰倒在地,任着雨水随意的打在他的脸上,让那恶臭的脏水浸泡着他的身子。

他心中哀嚎:‘琴儿,你到底是失踪了?还是...’他不敢往下想,他早就知道琴儿在他心中比报仇来得更重要,想及此,他幕地起身,狠狠甩了自己一个耳光,明明世人这么阴险,他为什么不派人保护好她?

现在这一切,他只除了怪自己,还能怪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