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舞女倾宫城

【083】 重逢,阴谋的前凑

舞女倾宫城 yan98001 1957 2013-08-09 13:19:45

  一连三四天,凤濠都没敢去见白诗琴,怕的就是她一见到他便吵着要离开,此刻,他有些急切的走向白诗琴住的地方,看着远远的流云小筑,他心中激动,迈着大步,如风而进。

“凤濠,你这个王八蛋,快放本姑娘出去!”老远便听见白诗琴那大嗓门的声吼着,那样中气十足的样子,双手叉腰,对天大骂的模样,惹得他心中一暖!

“可恶,你终于来了,快,本姑娘今天一定要出去!”白诗琴瞧着看着她淡笑的凤濠怒目相视,一把扯上他的手便抬步离开。

已经多少天了,她都像是被关押在这里的高级犯人一样,憋死她了,主要是她想凤殇了,想杏儿了,想她的食为天了!

凤濠任她拉着,他满足的看向那只拉着他的小手,果然没错,只有她在他的身边,他的心才算是个完整的,想到他让凤殇办的事,他的眼中便闪过一抹看不清的东西。

“不管你今天怎么说,你都要放我出去!”白诗琴将凤殇拉向假山边,嘟着嘴说道,一副要不放她出去就不罢休的样子。

“好”他淡笑着答道,随即轻轻按下里面的机关,便带着白诗琴走了进去。

白诗琴盯着他伟岸的背影疑惑心起,这个男人今天这么好?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不过,想到能够出去了,她便敛下心神,跟在凤濠的后面!

“哇,你这个人太坏了,地道居然藏在你的书房里!”白诗琴一出暗道,便瞧着那副精致画功的山水画朗声说道。

“没有办法,谁叫我的敌人太多!”凤濠说完将白诗琴拉到椅凳上坐下,笑道:“瞧你,满头大汗的,快坐下休息一下,等下便带你出府!”

“不,我要现在就出去!”白诗琴起身,坚持地说,她已经雀跃到不行,想到马上就能见到她想念的人儿,心下激动不止!

“真拿你没办法!”凤濠无奈的说完,朝着书房门外随即沉声呼道:“惊风!”

话落,犹如一阵轻风扫过一般,一个青衣的俊朗青年便出现在书房中,带着一如既往的冷俊,只是他那双黑瞳却有意无意的扫向白诗琴,他上前抱拳:“主子”

“去准备一下,本殿要出府一躺”凤濠没有瞧见他的异样,他淡淡的说完,便亲自为白诗琴倒了一杯茶,递到她的面前,宠溺道:“先等一下,我马上便送你回去”

惊风有些不敢相信,那个霸道,高高在上的凤濠太子居然会亲自为一个女子斟茶,而且那语气中带的从来就是“我”字,那温柔呵护的态度怕是一般男子也比不了,他的心中立时升起一股怪怪的酸味,深深的看了一眼白诗琴,便转身退下!

“你太凶了!”白诗琴没有瞧见惊风那酸意的目光,不过她看到刚才凤濠冷冽的样子有些郁闷,如果他对待别人一直像对待她一样,那该多好!

“我只会对你一个人好!”凤濠淡淡的说,眼睛灼热无比的看向她。

“切!善变!”见凤濠那丝毫不避讳的向她表白着,她当即扭过脑袋,鄙夷的道,这个凤濠从来不是她喜欢的类型,而且他还是她朋友的老公,跟她说这些,她就觉得她有毛病!

凤濠瞧着白诗琴的鄙夷目光有些受伤,这个女人打从心地就不接受她,他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让她对他有所改观,想到等下给她安排的一切,他就觉得他的做法都是正确的。

没一会儿功夫,惊风便准备好了一切,凤濠便带着白诗琴往白府而去,当白诗琴无比期待的走近白府大门的时候,闻声而来的白靖便老泪众横的迎接上她,将她拉至厅中虚寒问暖。

不久后,杏儿也回了白府,她激动的拉上白诗琴,泪眼蓬松,诉了一大堆苦,白诗琴宠溺的替她擦了眼泪,便看着白靖跟杏儿轻笑道:“你们俩啊,我这才走几天,瞧把你们弄的!”

虽然她都有些感触,可总不能一家人嘻哩哗啦的哭成一堆吧,她当即抹了抹快要溢出来的眼泪,这就是家人的感觉啊,真的很好!

凤濠静静的看着这一切,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觉得随便白诗琴怎么做,都是最美的,此刻的他,只有一种感觉,那便是幸福。

惊风心中五味杂尘,他知道从那一次在大街上为她挡下那一巴掌的时候,他的心便是不知不觉中沉轮了,不可自拨。

他甚至自私的想,反正太子喜欢她,只要她成了太子殿下的女人,那他是不是也可以随时见到她,慢慢的与她长相处呢?

就在这欣喜,激动,欢乐的气氛中,忽然听到外面的一个传唤声:“凌王殿下驾到!”

白诗琴听此颓自整理一下衣装,面带淡淡的微笑看向厅堂的门口方向,那个她一直心心念念的人儿她马上就要见到了,也不知道他这段时间有没有瘦。

由于杏儿、白靖两人顾着自己高兴,忘记说凤殇跟冷秋离的事了,她便暗想,不知道凤殇有没有派人找过她,是不是有想她呢?

终于,当看到一如即往的一身红衣,脸上轮廓明显消瘦不少的俊美男子有些精神不济的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当即觉得泪水迷眼,她有些模糊的看向那个渐渐走近的身影,所有的坚强都在这一瞬间瓦解。

凤殇从一进门就将自己的视线停留在那他熟悉的白色身影上,看着她那还有些苍白的脸颊心中心痛无比,他缓缓走近那个已经浸泡在他骨髓中的女子,当即快速的走上前,伸手欲抱住她,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他蓦地停止动作!

期待着他安慰动作的白诗琴诧异的看向他,以为是他在这么多人的情况下,不便做出过激的行动,当即轻声说道:“我回来了,你可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