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舞女倾宫城

【087】 一抹白凌

舞女倾宫城 yan98001 1990 2013-08-09 13:19:45

  “放肆!”慕容芯大怒,她猛地上前,一脚踹在那名说话的待卫身上,阴沉着说道:“都给本宫滚开,今天谁要是敢本宫,本宫把他砍了!”

跟随在慕容芯身后的十来名待婢奴才当即惊恐的下意识身子哆嗦,他们的太子妃实在太狠了,他们只给颤颤危危的低头站立一旁,惧怕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这!”几名待卫惊谎失惜,无惜的对视几眼,现在太子跟惊风总管都出去了,谁能挡得住这位祖宗呢?

可是,如果让太子妃进去,要是里面的贵人有什么三长两短,那他们又怎么担当得起?

“混蛋,还犹豫什么?给本宫起开!”慕容芯见几名待卫犹豫不决,当即跨过他们,走进内室去。

几名待卫拦也不是,不拦也不是,最终,一位还算机灵的年青待卫向其它人使个眼色,便悄然离开,几名待名都知道他是去请救兵了,当即心中祈祷,希望还来得及!

白诗琴抱着即来之则安之的心情,让杏儿给她准备吃的去了,她在房中假寐小刻,便听见外面的嘈杂声,她微蹙起眉头,这显然不是凤濠他们,他们刚走没多久,那会是谁呢?

正准备出去查看的她,没走两步,便迎上那个雍容华贵,由十来名待婢奴才如群星般簇拥着的粉黛女子。

可唯一败笔的是,那满身戾气,充满杀意的神色骇人,心中暗叫不好,还好杏儿不在,否则就得害她跟她一起受苦了,不过,她还是大着胆子迎上前福身“民女白诗琴参见太子妃殿下!”

“啪!”慕容芯怒不可揭,甩上就给了白诗琴一巴掌,恨声暴喝:“贱=人,你这个狐媚子,居然勾=引到太子府来了?”

她一进门便瞧见这个一身白衣的女人,那清雅脱俗的气质那她嫉妒,虽然脸上有一个丑陋的伤疤,可此刻长在这个女人脸上却一点也不觉得难看。

心下嫉妒心起,暗自谩骂“可恶,这个女人勾=引了凤殇还不算,居然又来勾=引凤濠,她难道就是要跟她做对的吗?为什么?原本属于她的一切都被她破坏了,如果不是她,凤殇也不会…而凤濠…”

“你!”白诗琴小手死死捂住那五指印指的半边脸,古代的女人怎么动不动都喜欢打脸?

难道真的是脸上肉多?哼,即然她不给她好脸色,那她也没必要拿冷脸去贴冷屁股,想及此,当即不悦地沉下脸“你以为我愿意来这里?本姑娘觉得你是不是怪错对象了?应该去找凤濠才对吧?”

“还嘴硬,如果不是你这个丑女人给他们下了迷魂药,本宫就不相信,以你这丑陋的面容,他们会对你有所倾心?”慕容芯狠狠瞪着那个脸色有些惨白的女子,眼带厌恶的讥笑说道。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白诗琴见慕容芯如此无理取闹,她耐心尽失,知道怎么也无法跟眼前的女子勾通,于是眸光看向她,直接的说道“你想怎么样吧?”

“呵…你到是干脆!”慕容芯见白诗琴那坦荡的模样阴霾地心情有些好转,朝着站立一旁的一个瑟瑟索索的小丫头使了个眼色,那名丫头便颤抖着上前,递上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一抹白凌。

白诗琴水眸睁大,诧异的看向那一抹白色物体,脑袋中警铃声起,难道?

疑惑间,便听见那个女人阴霾的说道“即然你如此识实务,那本宫就给你个干脆,给你留个全尸如何?”

慕容芯大步走向桌台前,一挥袖袍坐到太师椅上!

“神经!”白诗琴见那女子一副掌握别人生死的样子,当即鄙视的扔给她一个白眼,她也坐到桌台的另一边,自顾自的喝起茶来。

“大胆”慕容芯一拍桌子,涔地站起身,怒目瞪向那个无视她的女子“你是什么东西?本宫坐时,你竟敢坐?还敢如此辱敢本宫?”

“我不是东西,我是人,还有…你没有权力处置我的生死,我说了,我也不愿意留在这里,如果可以,本姑娘希望马上回家!”

白诗琴无视那个满身炸毛的女人,淡淡的说道,好似想到什么,她好意提醒道“还有,你到这里来,凤濠知不知道?”

她想,凤濠即然想尽办法留她在身边,又怎么会放任其它人来找她的麻烦呢?这说来说去都不太合理了!

“你这个狐媚子!”慕容芯本已显杀意,此刻更是双眸冒火,嗜血的冲上前,一把抓住白诗琴的头发,满眼恨意的说道:“居然还敢提太子?怎么?嫌自己死的不够快?好…好本宫提成全你,你们几个,给我抓牢她!”

被指到的几个小奴才便上前,将白诗琴按于地下,白诗琴本就有些虚弱,且又是女子,哪里经得起这般折腾?当即匍匐在地,水眸愤愤的瞪着那个居高俯视她的女人。

“你们干什么?快放开小姐!”杏儿本是心情忐忑的去给白诗琴准备吃的,没想到回来便碰到她家小姐被人牢牢抓住,按在地上,当即冲上前,欲将白诗琴从那些摩爪中救出!

“杏儿,别管我…快走!”白诗琴心中大惊,杏儿怎么回来了?

她怎么那么傻?

为什么不悄悄的逃走?

“不…小姐,杏儿不会丢下你的!”杏儿倔强着说道,上一次,她已经将小姐弄丢一次了,现在就是死,她也不会丢下小姐的。

“你这个傻瓜,笨蛋…快走啊你!”白诗琴那盈盈水眸眼泪纵横,她挣扎着欲将杏儿推走,可无奈她身子实在太虚弱,怎么也无法挣开钳制。

“哈哈,往哪里走?真是主仆情深啊,还记得当初,本宫要害陈忆梦那个贱=人的时候,你也是如此忠心对她的吧?呵…没想到,现在的情景再次发生,只不过现在,你不会有那么好的运气,以为还会有人能救得了你!”

慕容芯满脸堆笑,嗤笑着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