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舞女倾宫城

【091】 再见陈忆梦

舞女倾宫城 yan98001 1981 2013-08-09 13:19:45

  感觉到凤濠的气息不断缓进的时候,她当即摒住呼吸,留给凤濠一个隆高的背影!

当凤濠把杏儿挡在外面,他独自进入房间时,便看到那娇小的身影缩成一团窝在背窝中,心中淡笑,这个女子的睡姿还当真不敢恭维,他走到白诗琴的床边坐下,不发一言,深怕吵醒她!

房间里格外安静,柔和的阳光暖暖的照在窗台的盆景上,白诗琴左等右等,可凤濠就是没有要离去的意思,终于在她就要睡着了时候,床边的男子动了动,一阵风带来,白诗琴便知道他离开了!

她当即后怕的拍拍胸脯,暗自碎骂几句:“有毛病的男人!”

日子就这样相安无事的过了十几天,白诗琴也过得比较悠闲,凤濠虽然常常来看她,但也没有做什么越距的事情,经过她跟凤濠的勾通,凤濠便同意她可以自由出入太子府,但唯一的条件便是必须由惊风跟着。

她想,反正凤殇也去找解药了,那谁跟着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当即答应凤濠的条件,于是,她现在忙得不得了,一边要去食天下,一边还要往白府跑,杏儿对她的照顾可以说是无微不至,两人默契的没有提起那天的事情!

这天白诗琴跟杏儿从食天下回来,后面则跟着像跟屁虫一样的惊风,两人并排走在前面,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白诗琴疑惑的说道:“杏儿,你有没有觉得奇怪,怎么我都进太子府这么久了,为什么没有见到陈忆梦?那个女人哪儿去了?”

“我!我不知道!”杏儿想起早前听说的传闻,她怕多给白诗琴增加麻烦,于是双眼闪烁着回答。

“...”白诗琴怪异的看她一眼,然后悠悠说道:“杏儿,我把你当成我的姐妹,而那陈忆梦亦是我的姐妹,你了解吗?”

这小丫头的言语上明显说着她知道这三个字,那她为什么不告诉她?值得她怀疑!

惊风神情淡淡的跟在两个女人后面,听着白诗琴提到陈忆梦,他的脸上终于有了些表情,他心神不安的看向她,要是她知道现在陈忆梦的状况,不知道会怎么样?

“小姐”杏儿沉思片刻,然后说道:“我告诉你好了,听说梦侧妃半个月前就被禁足了,而且好像还被太子妃害得流产了,至于现在到底是死是活,杏儿就不清楚了?”

“什么?”白诗琴一惊,她惊恐的看向杏儿,沉声道:“你这小丫头,怎么不早说?快,带我去看看!”

当即,三人脚步如飞的赶往太子府陈忆梦居住的院子里,那紧闭着的大门章显着此处的萧索,看着牌匾上几个烫金的大字‘心梦阁’白诗琴只觉双眸有些酸涩。

推门进去,里面一个人也没有,光线暗淡不说,还散着阵阵恶丑的气息。

床榻上一个骨瘦如柴的女子身形安静的躺在那里,三人越走向她那恶心的臭味气息越浓。

“小姐,她怕是已经死了!”杏儿忍住心中阵阵不适感,诺诺道!

“没有...她还有呼吸!”见白诗琴脸上阴郁,惊风凉凉的说道,他有内力,故而可以听见那女子微弱的呼吸声。

“真的?”白诗琴欣喜,期待地看向身旁的冷俊男子,其实她都有些不信,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陈忆梦难道还能生存?

如果这样,那她的适应能力实在是太强了!

“真的!”惊风坚定的回道!

三人已经行至床边,看着床上那脸上蜡黄,嘴唇干涸的女子,白诗琴心中一痛,好似又看见当初醉香楼那时的陈忆梦一般,而眼前的人儿,比那时还要不堪!

当即,她大哭出声,骂道:“我就跟你说了,宫闱女人都狠毒,人家是容不下你的?为何你就是不听我的?你这个傻女人啊!”

白诗琴心中对陈忆梦感到非常不值,慕容芯把她折磨成这样,凤濠居然也会任她在这里自生自灭?他们两夫妻的心都太恨,太不是东西了。

惊风从没看见过这样的白诗琴,当即心中对她的痛惜渐生,可他知道,眼中的女子是他没法安慰的,他只是个下人!

就在他心中失落间,便听到白诗琴那苍凉的声音再次说道:

“你怎么这么单纯?太子侧妃有什么好?与其跟其它女人一起分享自己的男人,为什么不找一个对你一心一意的男人呢?哪怕跟他吃糠喝粥,不也是甜蜜的吗?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感情,那才是真谛啊!”

白诗琴激动的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可是床上的人儿没有半点生气,任她肆意唠叨着,惊风心中蓦地一惊,原来在她的心中是这样的想法吗?她原来从不介意男子的身份,只看他是不是真心对她吗?

此刻,他很想冲向前抱住她,然后坚定的告诉她:‘只要她愿意,他就是付出一切代价,也会对她好!’

可是,事事总是跟想法有差距,杏儿不知道惊风心中的五味杂尘,她上前语带抽猝道:“小姐,别难过了,我们还是快找个朗中来看看吧,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救得了她!”

虽然她有些有喜欢这个陈忆梦,可她也是女人,此刻面对这样不堪的陈忆梦,心中同情心起。

“嗯.还是杏儿聪明!”白诗琴抹下眼泪,看向惊风带着鼻音道:“可不可以麻烦你去请一下大夫?”

惊风没有作声便离去了,留下白诗琴跟杏儿面面相窥,搞不懂那个怪异的男子是什么意思,可没过一会儿,便见那个冷俊的男子拉着一个提着药箱的气喘须须的中年男子急步而进。

“哎哟!”被惊风大力的一丢,痛得那个中年男子呲牙裂嘴,然后无奈的瞪着惊风:“你这个小伙子,火急火燎的,差点要了老夫的老命,痛死我了!”

话落,他视线一转,便看到床上的陈忆梦,当即责任心起,不顾恶臭的上前替陈忆梦把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