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让心爱上呼吸

第八十四话 吃醋

让心爱上呼吸 小凌仙 1734 2011-12-05 15:08:29

  一整天都在店里帮忙,到了晚上九点,欣怡早早的关了门,她说:“不需要拼死拼活的干业绩,只要不愁吃不愁穿就行了。”

她约了一帮人去钱柜K歌,一天的忙碌在她身上没有任何的疲惫可言,反而精神抖擞的像是充足了气的球,满身正能量。我极力摆脱了她的拉扯,匆匆回了家。

一样的年纪,一样的青春,我跟她却是截然不同。高跟鞋的伴身,欣怡还能健步如飞的来来回回,不见丝毫的苦怨;而我呢,穿着休闲,可站了一天,就跟上班时在市场来回跑一样,欢快的脚步终究在点滴的时间下而略显漂浮。

占了床,酸软的身子在那一刻得到放松,就好像饥渴已久的鱼儿重归大海,生生的感受到身体灵动的那一刻。

真想就那么睡过去。

迷糊间,意识犹在。

舒缓的音乐在寂静的室内荡漾,一阵又一阵。而它突如其来的打扰,显然过于刺耳。

我极为不耐的摸索到手提包,铃声却在此时戛然而止。点开一看,有好几个未接来电,都是同一个人。

还有一条短信。

华天琪:怎么不接电话?如果说我的话让你感到为难,我很抱歉,不过我是真心的!还有,就算不接电话也回个短信,我会担心。

寥寥几句,就像一针兴奋剂,全然没了之前任何的疲惫可言。

手提包放在欣怡特意腾出的休息室里,忙碌的空当没有时间兼顾,反而让他生了心思。

我愣愣的看着这条短信,良久,拨出了号码。

电话很快被接起,话未出口,便让那端清亮的声音给怔住了,是一个女人。

我再次看了眼号码,贴近耳边,道:“华天琪在吗?”

“他在洗澡。”

对方毫不避讳的说了话,却让我听得浑身一怔,匆匆挂了电话。不知为何,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就好像一块乌云,将我全身笼罩,最后的最后,当然是淋了个全身湿透,在冬日的严寒下,冷的透骨。

我去客厅倒了杯水,在厨房将一整杯凉水一口气急急的喝完,这才稍稍减了几分烦躁。

回到卧室,手机屏幕闪闪发亮,轻缓的铃声在此时听得尤其扰人。我就这么看着它亮,听着它响,不管不顾,直到一曲结束。

准备梳洗睡了,脚步去往浴室的方向,还没搭着门把,铃声再次响起。

同一个人,同一个电话。

瞧它一副欲罢不能的样子,朋友一场,关机也说不过去。

所以接起来的时候我显得没好气,“有事吗?”

察觉到我语气太冲,华天琪在电话那端愣了半晌,说:“不高兴?”

“没有。”我无关理会心口闷闷的感觉,只是道,“你以前一个两个可没打得勤快,今儿是怎么了,接二连三的不停歇。大家都是朋友,你完全没必要为我担心,我这么大一个人,还能有什么事儿啊!”

拿过一旁的毛绒玩具,手上使力,一不小心就拔了好几撮毛。

听得华天琪在那端说:“朋友?”便是良久的沉默。

一分一秒,一颗心猝然提起,不自觉的极速跳动。

他说:“好吧,那我现在正式通知你,我华天琪正在追求你舒子伊,以前我可以置之不理,但是现在,从暗处摆上台面,你就是我猎射的目标。你不用跟我报备任何行踪,因为你是自由的,但前提是必须得让我联系到你,不然我会吃不下饭,就像今天,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人接。所以,我找了余妮,一颗心才算踏实了。你也不想我隔三差五突然的出现在你面前,回回都是担惊受怕的表情吧。”

我嗤笑,“现在是法治社会,你想多了。”

“以上所述完全发自内心。”华天琪郑重其事的给予保证,而后软了声音,继续道,“其实就是想听听你的声音,见不到人,总要寄情与相思。”

“油嘴滑舌。”

他却不以为然,“你也不是第一天才知道。不过这些话对于你来说,该是小情小调最贴切。”

一时的聊天,让我忘了最初的不快。

“声音听了,你也知道我安全到家了,是不是该挂电话了?”

隐隐约约听到,他那边有汽车的鸣笛。

他说:“还有一件事情我刚才提了,不知道你有何感想。”

“什么事?”

“我确实没吃晚饭。”

“然后呢?你希望我如何?”

“你能真心实意的陪我吃宵夜。”

在大脑未做出反应的时候,他先一步给了结论,幽幽道:“我在你家楼下。”

清清淡淡的一句话,就像一只风筝,而我手握线头,顺着它飘落的方向而去。

他选了一家面馆,很简单朴实的装修,环境算不错。

他说:“接电话的是我表姐,你见过,我跟他们俩夫妻一块儿在体育馆打羽毛球。”

这算是解释吗?

讶然他会如此说,更多的是对自己的懊恼。我对自己说,我根本就不在意,八字还没一撇,他有追求其他人的权利。事实上,我有那么些许的介怀,可没有表现的那么明显吧?

我嘴里塞了面,只得含糊其辞的应了声。

他却笑了,似乎愉悦不已,“你这醋,吃的我冤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