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让心爱上呼吸

第八十九话 我愿意让你宠爱

让心爱上呼吸 小凌仙 3339 2011-12-05 15:08:29

  平时不忙的时候,我也会帮着挑选,比如:喜帖的样式,喜糖的种类,酒店的菜式……五花八门,看的人头晕眼花。

我忍不住哀戚,“结个婚还这么麻烦,哪有喜悦可言哪。”

从头到脚都得亲自上阵,一圈下来,倒是减肥的好历程。

余妮没有半点不耐,相比我的马虎,她倒是一张张看得仔细,“你呀,就当提前练习了,要不趁现在把自己喜欢的款式挑出来,到时候你结婚了,可以省不少事儿。”

沐欣怡也在一旁喧闹,“要不要跟莫少哥打个招呼,把酒店的时间也给安排了。”

我悠悠的躺在沙发上,懒洋洋道:“好啊,有你们帮忙张罗,省事儿。”

沐欣怡一听,可来了兴趣,“哦,原来你这么迫不及待想嫁了,我得打个电话,让华天琪早早做了准备。”似想到什么,却又顿住了,喜笑颜开的说,“不然你跟余妮同一天结婚得了。你看啊,你跟莫少哥一娶一嫁,双喜临门,可得把两家老人乐坏喽,何乐不为。”

我顺手抓了个枕头扔过去,“我十八年华,正是青春不老的时候,谈何恨嫁。”

日子将近年关,而我们这些人,在紧赶慢赶的时间下,当所有的事情能井然有序的规划,总算能舒心的酣畅淋漓。

大家约在一家餐厅吃饭。余妮正好试了婚纱,距离地方不远,我们三个到的早,一边聊着婚纱一边喝着饮品等候。

沐欣怡突然直直的朝着一个方向,我循着视线看过去,倒真是冤家路窄。

陈亚奇搂着一个女人,大约近四十的样子,尽管看上去身形保持的不错,可脸上再怎么遮掩,年龄的齿轮终究留下了不少褶皱。尤其眼角的皱纹,一旦笑起来,那是止不住的条痕。

他也看到了我们,低头,隐约能听到包厢之类的措辞。那妇人不愿,尖细的嗓门就像市井里卖菜的农妇,使劲儿的吆喝。

沐欣怡嗤之以鼻,“他的口味还挺重,都可以当妈的,居然也下得了手。不过也对,看那女人脖子手上粗狂的金器,他陈亚奇爱的也就是钱了。”

她突然站起来,惊得我一把抓了她的手,“干嘛去?”

“上厕所啊,看到他这种人,肠胃不顺啊。”

眼见着她拐了弯,我才稍稍安心。不是说她有多担心,只是看到陈亚奇边上那女人,总觉得有隐隐的不安。

他们坐在我们这桌的斜后方,没有刻意的压制,所有的对话都入了耳。妇人的一句宝贝,惹得我差点将口里的茶吐出来。

一个大龄女人,实在矫情的可以。

我拿了手机发短信,想问问华天琪他们到哪儿了。不过刚编辑了两个字,一声惊呼,将所有的视线转移。

女人趾高气昂的站在那儿,阻了沐欣怡的路,一手指了她,愤恨的骂道:“没长眼睛啊,我都站你面前了还横冲直撞,出门没带脑啊。”

此刻的沐欣怡,就像一个弹药,砰一声就炸开了。不似女人的横眉竖眼,她倒是冷静的很,慢悠悠的说:“你个老妖婆怎么说话呢,我好端端的走路你自个儿撞过来,还有理了。”

女人上前一步,脸色扭曲,“说谁呢,你骂谁呢。”

因为是晚餐时间,三三两两的聚餐吃饭,周围站了不少人,全然看戏的派头。我站在欣怡边上,加重了语气说道:“或许是误会,大家都退一步…………”

却不想欣怡一把扯了我往后,阴阳怪气的说:“别不信啊,瞧你身上穿金戴银,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有多体面。这种行头,不是臭显摆就是爱慕虚荣,年纪一大把,还如此有伤风化,吊个小白脸,闺房空虚啊。”

很显然,寥寥几句,乍时点燃了女人地雷式的火爆脾气,她狠狠的将沐欣怡推了,“信不信老娘撕了你的嘴,小丫头片子。”

我及时伸手将她扶住才不至于摔倒。而这次,也着实将她惹毛了。

“好啊,我倒要看看你一个老女人能怎么着啊。”

话不语,言不多,两人推推搡搡,就这么一发不可收拾的打了起来。

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人,可一旦掐架了,那都是往狠的使。就连我跟余妮在一旁帮劝的人,脸上手上也让女人的指甲给花了。直到陈亚奇拦腰将女人拉开,我跟余妮拖住了欲上前的欣怡,一番闹剧,这才得以收场。

顾不得其他,我赶忙去座位拿了包走人。还未至门口,身后是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以及陈亚奇脱口而出的话,“她拿了酒瓶子。”

回头,匆匆的脚步就在后方。女人狠狠的盯着欣怡,笑的阴沉。而在她拎起酒瓶砸下的那一刻,我想也没想便伸手挡住了,瓶子破碎,却是一阵钻心的疼。

我抱着手臂蹲在原地,紧紧的咬着牙关。那疼痛,就好比小学的时候参加跳高比赛,双脚越过栏杆,却在落地的霎那崴了脚,肿的老高。可是那个时候我都没有哭,却在今天,我疼得发汗。

边上是一阵叽叽喳喳的吵闹,我没有心思理会。直到触上一片冰凉,耳畔听的强劲的心跳声,他的声音又急又躁,却是泉水叮咛,清亮舒缓。

他说:“我来了,我带你去医院。”

……………………

手臂上红肿的一片,还带着血丝,青青紫紫的,倒把欣怡刚收拾的情绪又给闹开了。

护士在一旁处理,欣怡哭的带劲儿。

“你怎么那么傻呀,我自己惹的祸我自己受罪,你怎么就给我挡了,平白无故遭这份罪,我……我心里不好过呀。伊伊,我对不起你,就算做牛做马,我也会把你供着养着,不让你再受苦了。”

我一直咬牙强忍着痛楚,可沐欣怡在一旁不停的叨叨,我兀自笑了。疼痛蔓延,忍不住发出了声。

沐欣怡更是内疚不堪,眼泪再次翻滚。

我急急的说:“你哭的我没防备。你一哭,我更疼了。”

手臂裹了厚厚的纱布,因为伤在右手,做起事情来不方便,就算冬日里厚厚的棉服遮挡,也怕露了馅让父母担心。所以,借着余妮结婚的由头,我暂时跟她住一块儿。

华天琪取药回来,说起这事儿便毫不犹豫的回绝了,“住我家吧,我既会下厨又会照顾人,很划算。况且我是你男朋友,这种麻烦的事情理当我来做。”

他说的正义凛然,倒让一旁在座的欣怡跟余妮两人不停暧昧的眨眼,捂嘴偷笑。我觑他,“想得美。”

伤的是手,华天琪却以上司的名义让我留在家里休息,而他也有了在余妮这儿照顾的理由。除非是重要的事情需要他亲自处理,不然一天到晚他都不会迈出房门一步。

一天一个花样的炖汤,每次都能捞了最上层漂浮的油腻,紧巴巴的看着我一定喝完。每每这个时候,他都会奖励般的在我额上落下一吻。每次看他忙碌的身影,他的陪伴,心里头是暖暖的甜蜜。

在他抱着我走出医院的那段距离,我靠在他胸膛,鼻尖是他身上自有的味道,还带着丝丝沐浴露的香气。夜晚星空下,那是真正的踏实与满足。他喜欢我喜欢了六年的时间,而我,也在不知不觉的光阴里,心扉怒放,喜欢上了他的存在。无形中透露的温暖,那是发自内心不可抑制的情感。

犹记得他在我耳边叮咛,“以后不要再受伤,记得保护好自己。你一丝一毫的伤害,都是我内疚的痛苦。今后,我会一直紧紧的拉着你,监督你,做我华天琪这辈子与心同在的妻子。”

余妮婚礼的那天,莫少亲手为她带上莫家儿媳的信物,那是我一早就还了他的。干妈看到了,眼泪闹得更凶,我知道,她盼着莫少结婚的这一天已经很久了,如愿以偿,喜极而泣。

我作为伴娘,免不了一番酒杯碰撞。欣怡也是豪爽,在这样喜庆的日子,几乎是来者不拒。就算伴郎团有意拦截,她到底是喝醉了。

一散场,我径直把人交付给余妮,裹了羽绒自己溜得欢快。

星光高悬,夜色迷离,市民广场的氛围始终哗然。街舞、广场舞,曲曲交错,却闹得欢腾。

直到人在喷池边站定,感受到水的寒凉,我禁不住打了喷嚏。里边是抹胸小礼服,外边就算罩了棉服,可露出的双腿在风中打颤,到底是自己疏忽了。

华天琪不声不响的出现在我面前,橙黄的光线下,是他棱形有致的面庞。他脱了外衣,蹲下身,在我腰间打了结,冰凉的刺骨顿时阻隔在外。

他说:“衣服也不换,什么事情非得这么急。我说过,就算我等你,理所当然。”

“你等了我六年,就算我等你也应该。”

我把手中的袋子给他,“迟来的圣诞节礼物。”

华天琪好半天没声响,我只能自顾自的拿出一条大红色的针织围巾帮他戴上。

“我喜欢喜庆的颜色,大红色也适合你。这是我第一条成品,针脚是难看了点,不过乍一看,还是挺满意的。”

这是他在跟我赌气的那段时间织的。按理说,不过就是一条围巾,没必要理会。可是看到他那个样子,我也会莫名的生闷气,心里堵得慌。无缘无故跑去买了针线,就着网上的说明,一次又一次的织了拆拆了织,只希望能拿得出手不至于让他笑话。

感受到他灼热的视线紧紧的投在我身上,不言不语。而后他笑了,“礼尚往来。”

他拿出一个小锦盒,慢慢的打开。而我的目光,在触到那闪亮的光泽时,移不开眼。

戒指!是我在专柜看中的那只。而且,他买的是情侣戒。

他拿出其中的一个,将它套在我左手的无名指上。

他说:“很漂亮。既然戴了它,你就没有反悔的可能。从现在起,你就是我华天琪一辈子用心宠爱的人。”

我拿出另外一个同样套在他的无名指上,在他唇瓣留下一吻,“我愿意让你宠爱。”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