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凉了时光病了心

陷入爱情的漩涡

凉了时光病了心 会讲故事的阳光 3073 2013-06-28 14:03:05

  回到家,余南南的爸妈忙着给余南南介绍相亲对象,余南南的爸举着手中的照片,提了一下眼镜“南南,快看看这小伙子,长得还挺俊的。”“可不是吗,家里也不错呢,他爸妈是教授,家里有好几套房子呢。”余南南的妈跟着附和,盯着余爸手中的照片,两眼像放着光,她就是一般的小市民,对男方的家境很在意。“爸妈,我不想谈恋爱了。”余南南很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走向自己的房间,却被余妈一把拉住,“南南,跟妈老实说吧,这两年,给你怎么介绍,你都拒绝,是不是还在爱着那个肖铭?”又是肖铭,似乎每一个人都在讲肖铭,而偏偏余南南的心里是不能够再让任何人提及肖铭的,他就像是余南南心中的一个巨大的毒瘤,一点点侵蚀着她的心。“没有,妈,不要再讲他了。”说完,头也不回的冲进自己的房间。余妈还在后面嚷嚷“死丫头,快回来和妈多说会话!天底下男人这么多,我闺女又这么乖巧,何必呢!咱不要那个肖铭,快看看妈介绍这个……”

其实,当初余南南的爸妈第一次见到肖铭也是很满意的,高高帅帅的,很有礼貌,左口一个阿姨右口一个叔叔,哄得两个老人很是高兴。且不说肖铭家的财产,光是这样有礼貌帅气的男孩子就足够让人讨喜了,饭桌上的肖铭也拍着胸口很郑重的对两个老人承诺过,会一辈子对余南南好,她是他这一生最爱的人。可是,谁也没想到,后来会发生那样的事。这彻底让余爸余妈心寒了,不管结果怎样,他们现在都不会接受肖铭,甚至肖铭那样的男生了。

余南南有气无力的躺在床上,感觉特别累,自从肖铭回来,自己就像是被抽了气的气球一样,做什么事都没有力气,总是分心,莫名其妙的烦躁。放在床上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是一条短信。

“我快结婚了,南南。我是肖铭。”看到肖铭两个字,余南南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然后又重重的落下,砸得粉碎。

“哦,是吗,恭喜你啊。”余南南不知道回什么,只有干瘪的打上这几个字,她甚至怀疑发这条短信的会不会是别人的恶作剧,她多希望只是恶作剧。

“可是,我爱的是你。”余南南呆住了,她没有想到肖铭会这样回她。当初,肖铭离开的时候,她清楚的记得,肖铭吻了林音萌,用鄙夷的眼神望了一眼余南南“余南南,我们分开吧,我不爱你了。”

我不爱你了,我不爱你了。我爱的是你,我爱的是你。

这两句话在余南南脑中回响,千遍万遍。她想报复的给肖铭说,她不爱他。可是,打出的字又被她一个一个删掉,迟迟舍不得发出,怕等来自己不像要的答案。

“出来吧,我在七月。”肖铭的消息又来了。

七月就是A大旁边的一个水吧。那是他俩整整大学四年的第二个家。第一次约会在那里,第一次亲吻在那里,第一次说我爱你在那里,连分手的地点也在那里。承载了他们太多的回忆。

余南南化了淡妆,换好衣服,到了七月,靠窗的位置,肖铭坐在那里,如同当年一样,每一次肖铭都爱坐在那个位置等余南南,等到余南南来了,再恶狠狠的说,南南,你怎么慢得像个乌龟啊,下次不等你了!只是每一次他都很耐心的等。只是眼前不再是当年的少年了,他穿着Gucci的灰色西装,戴着vacheron-constantin的表,无不透漏着一股强大男人魅力。

看到余南南来了,他微微一笑,“你还是这么慢。”像是对一个老友说的话。

“刚刚有点堵车。”实在找不到其他的借口。

“现在这么晚出来,男朋友会不会生气。”像是故意说的一句话。

“那你女朋友不是也没有生气吗?”挑衅的口气。

“哦,她回美国了。”不轻不重的说。

难怪肖铭会在这时候找她,原来女朋友走了,没人管了,马上就想到她了。这场景就像当年一样,只不过,当时肖铭的女朋友是余南南,而肖铭找的人是林音萌。想到这个,余南南不经意的冷笑了一下,肖铭似乎察觉到了。

“我不爱她,她是我妈强迫我结婚的对象而已。”像是在做最后的辩解,可是面对马上要结婚的肖铭,余南南感到这一切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还是要结婚了,而新娘不是她。

“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见余南南不说话,肖铭站起身说,拿出钱包准备结账。余南南清楚的看到肖铭的钱包,是那款用得有些旧的LV。是大二那年余南南省吃俭用,存好几个月钱给他买的生日礼物,几千元对于出身豪门的肖铭实在不算一个大数目,但肖铭收到钱包的那一刻,是多么惊喜的表情,感觉脸都笑开了花,像是幼儿园的小朋友收到一大包糖一样的喜悦,他傻傻的对余南南说,南南,我正看上这款这钱包呢!翻着钱包,末了,还不忘说了一句,我媳妇跟我一样有品位。这句话的每一个字都跳动着欣喜。那一段时间,肖铭都像个孩子一般,常拿出钱包出来炫耀,对他的那群哥儿显摆,口中念着他的南南送他的,多么有品位。

余南南屁颠屁颠的跟在肖铭身后,果然,这辆阿斯顿马丁是他的车,阿斯顿马丁one-77,全世界限量的77台,中国配额仅5辆,神秘大气。这完全是肖铭的风格。

海边别墅。余南南当初最向往的房子。当初大四那年,余南南激动的挥着手中的房地产传单说,肖铭,快看!我们以后就住这里好不好。住在海边的小别墅里面,一定要有一扇很大的落地窗,夏初的午后,从海边吹来很大的风,潮湿温热的气息,一阵一阵吹向客厅的窗口,暗蓝色的极大的窗帘被大风吹起,鼓涨成潮汐般壮阔的圆弧,窗外洋洋洒洒照射进来阳光,欧式风格的碎花沙发,每人一套Hermes杯子,一大堆吃不完的薯片零食。一起做饭一起看电视,一起抢零食,一起大唱经典老歌……肖铭抢过那张传单,看了一眼,对余南南说了一句,白痴。

没有想到,这海边的别墅区真的在两年里修成了,和传单上的样子一样,甚至比传单上面更漂亮。

“进来吧。”肖铭打开门,示意让余南南进去。

落地窗,暗蓝色的大窗帘,木地板,碎花沙发,Hermes杯子……一切的一切,仿佛是从余南南的想象走向了现实。余南南完全没有想到,以为当初只是随口的说说,只是对美好生活的幻想罢了。没有想到,原来肖铭会记得这样清楚。

“很漂亮。”余南南显得很拘束。

“嗯,这是为你而布置的。喜欢吗?”小心翼翼的问着。

“可是,你就要结婚了。”说不出的失落。

……一大段的沉默。肖铭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的一大片海,若有所思的样子。余南南坐在沙发上,呆呆的望着大的液晶电视发呆。终于按捺不住,“肖铭,这么晚了,我先回去了。”转身离开。肖铭似乎还陷入沉思中,没有回答她。目光笃定的看着窗外的海,外面的月亮很大,淡淡的光照射在海面上,显得格外好看。

肖铭还是冲了出去,用力的拉了一下余南南,余南南一个转身,直接撞进了肖铭的怀里,同样熟悉的感觉,阿玛尼寄情男香,这是肖铭大学就一直在用的一款香水,余南南当初曾说这是她闻过最好闻的男香了,扑面而来的清新,如同海风吹过。肖铭用力的抱住余南南,生怕一放松,余南南就会消失一样,甚至太过用力,余南南感到一些疼,但却是感到了满心的甜蜜,多么希望时间可以在一瞬间静止。

“南南,我爱你。和我结婚,好吗?”肖铭在余南南的耳边小声的说,像是怕打破了这沉寂的夜。

余南南的脸泛红,心中有一个声音呼喊着千遍万遍,肖铭,我也爱你。

可是,最终,她还说推开了肖铭。“肖铭,我累了,送我回家吧。”她害怕,这次的认真,会被再一次的玩弄。

有时候,恨是一种很不一样的情感,比讨厌更深,更难以忘记,但恨到深处就变成爱了,最后,每多恨他一分就多爱他一分。

她恨他,发自内心的恨。恨他的变心,恨他的不遵守承诺,恨他和自己的差距实在太大。

两年前,余南南在自己的房间哭得昏天黑地的,曾减肥几年无果,竟然在一个月的时间瘦了二十斤,发誓恨肖铭,永远不会原谅他,可如今,他的每一次靠近又是这样的难以抗拒,他的每一次向前,她都忍不住想要去迎合。

车上的肖铭变回了当初那个冷漠的肖铭,毫无表情的脸,暴力的转动着方向盘,车开得很快,都来不及看窗外飞驰过去的风景。车里的冷气调得很低,余南南感到了一种从内而外的凉气。她打了个冷颤,不敢说什么,任由肖铭开着车漫无目的的飞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