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凉了时光病了心

再见,肖铭

凉了时光病了心 会讲故事的阳光 2487 2013-06-28 14:03:05

  生活并不永远这么单调与平静。扬言要毁了肖铭的齐梓琳终在不久后出现了,确实让世大企业遭到了不小的打击,其实,自两年前,世大企业就陷入了严重的金融危机,一直靠着齐氏的资助,这次这件事,齐氏的突然撤资,加上因为订婚宴的不辞而别,很多大型企业都认定了世大未来继承人肖铭的品性不好,都不敢注资也像约齐了一样纷纷解除了合约。肖铭的父亲甚至亲自飞回了国,但最终也仅有的几家小公司同意继续合作。

齐梓琳踩着高跟,路过余南南的办公桌,轻蔑的看了一眼余南南,冷笑了一下,直撞进肖铭办公室。

“肖铭,我说过我会毁了你吧。哈哈”得意的笑,像高高在上的女王,把人玩弄在掌骨之中。

“你想怎么样。”低声说,轻皱着眉。

“和我结婚!我可以原谅你犯的这次小错误。”强大的气场,恐怕齐梓琳也只有现在才能这样的趾高气昂的对待肖铭吧。

“结婚?你还爱我?即使发生这样的事?”肖铭瞪大了眼,不可思议的看着她。

齐梓琳盯着肖铭,没有说话,死一般的沉寂,良久,两行泪从她脸颊滑落,“你就他妈毁了容变成太监穷光蛋我都他妈的还爱你,你他妈现在才知道吗!?”说完,齐梓琳开始大哭,委屈得像个受了伤的小绵羊。

肖铭知道齐梓琳很爱他,在美国的时候,他闹着要独立摆脱富二代的光环,只身搬了出去,住在破旧的小房间时,齐梓琳也陪着他搬出去,任何事都不会做的千金大小姐为了他学会了洗衣做饭。在黑暗且有蟑螂的房间里面,她抱着他说,肖铭,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如果没有遇见余南南,肖铭可能会被感动。只是肖铭的心中已经住了余南南,任何人再也挤不进去了。不管肖铭怎样冷眼相对,齐梓琳也总是笑脸相迎。齐梓琳知道,她也只是爱得太卑微。如果不能和他的心在一起,那么哪怕只是拴住他的人,哪怕只是几句骗骗她的话,她便能够心满意足。

“我们结婚吧。”带着无奈与疲惫,肖铭同意了,这么大的世大企业不能毁在他肖铭手里,他明白,自己已无能为力。

“真的吗!?太好了,铭铭,真的太好了,我们去美国结婚,好不好。Lisa做伴娘,Cole做伴郎。好不好?”没有了刚才的高傲,反倒像个收到糖果的小姑娘。其实,肖铭心知肚明,去美国结婚无非是让自己更彻底的离开余南南,就像当初说好的去美国留学一样。肖铭苦笑,这又是何必。到了哪里,他的心里也只有余南南而已,不会有更多的人了。

世大的起死回生让肖铭的爸妈松了一大口气,肖母特别扬眉吐气的对那些曾拒绝她的有钱的太太打着电话,她肖家不会这样轻易的败落。肖父则是什么也没说,语重心长的看着疯狂玩游戏的肖铭。他知道他的难过,甚至是感同身受,肖铭,含着金汤匙出身不是那么容易,忍痛割爱是你上的第一课。好好利用,爱情婚姻是你事业的垫脚石。不然,只会变成你的绊脚石。

肖铭的父母是没有爱情的,为了世大企业,肖铭的父亲娶了一个只见过一次面的女人,忍受着她的尖酸刻薄,唯利是图。近三十年,肖铭的父亲甚至很少回家,更是很少和他母亲说话,只是,肖铭的母亲也不在乎,她不在乎她的老公在外面多么的花天酒地,也不在乎她的老公回家的次数,她在乎的是那张无限度的卡能带给她的所有幸福。

肖铭即将变成他父亲那样了。就像是恶性循环。已经不能用可悲来形容了,早应该看淡。

机场。

提醒登机的声音再次响起,肖铭迟迟不肯上飞机,他不知这次离开,又是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或许永远不会回来了吧。他没有告诉余南南他的离开,不敢也不忍告诉她,却奢望着登机的那一刻能见到余南南,像众多电视剧里的一样,女主角出现在了机场,泪眼婆娑的望着男主角,求他不要走。如果余南南真的那样做了,肖铭是坚决不会走的,就算不要世大也不会离开。他需要的不过是一个挽留。可是,不可能的,事实不过是事实,余南南恐怕还什么都不知道,在家昏头大睡。

肖铭就这样在余南南世界里神秘的失踪了,他没有留下任何的讯息,办公室的摆设一切完好,别墅里也似乎留着他的气息,就像前一晚她还亲密的躺在他的臂弯里熟睡,还听着他说,南南,我爱你,嫁给我。可一觉醒来,肖铭就像人间蒸发一般。她四处打探他的消息,有人说他出差了,有人说他去美国了,大都充满同情的看着余南南,是的,她被抛弃了。这毕竟不是童话故事,肖铭是王子一般的存在着,而余南南不会有灰姑娘一样的幸运。只是,这一次,余南南不是两年前那个没受过伤的少女,她没有伤心得抱头痛哭,没有为了他不吃不喝生气好几天,拭过眼角滑落的泪,就像已经抚平了心中早已麻木的伤口,果断的辞了职,乘着绿皮火车去了B市,远离关于他的一切。

收到肖铭的Email是两个月后的午后。

南南,今天我结婚了,很浮华的婚礼,来了很多我不认识的人,他们说是我生意上的伙伴,我喝了很多酒,从来没有喝过这么多酒,想要大醉一场,却怎么也喝不醉,然后就想起大一那年,班里聚会,你傻痴痴的怕我喝醉替我挡酒,然后喝得酩酊大醉非要让我在大街上唱着歌同意和你交往,被你的傻劲感动的我偷偷的吻了你,你却像死猪一样的睡着了,第二天,我们约在七月,我试探性的问你,觉得做我女朋友怎么样。你欣喜的对我说,好呀好呀。我故意坏笑着,白痴,我是问你觉得做我的女朋友怎么样,不是让你做我女朋友。你撇着嘴一天都不高兴了,我发现我会因为你的不高兴而不高兴,然后我认真的请求你做我女朋友。你笑得抱着我哭起来,后来,你告诉我你曾激动得三天都睡不着觉,其实,我何尝不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喜欢你的执着,喜欢你的可爱,喜欢你的全部,小小的喜欢的感觉在心底萌发便不停的发展壮大,直至遍布了我整颗心。回国找你和你结婚,是我这两年来日复一日的梦想,只是……我知道你恨我,我也没有任何的借口来为自己辩解,不能奢求你能原谅我的再一次不辞而别。只奢求没有我,你会过得更快乐,那一套海边别墅和车是我留给你的最后的礼物,钥匙在七月的储物柜里,密码就是你的生日。

坐在电脑面前的余南南早已泣不成声。自嘲道,不愧是肖铭,出手阔绰,A市的别墅和车子自然是价格不菲的,余南南那种的人哪怕是耗费十个青春也是赚不来这些的,只是留下的东西只会让看的人更加心痛。还不如就这样彻底的消失,永远都不留痕迹。

站起身,拉开厚重的窗帘,世界刹那间明亮,如同光与影的幻觉。

余南南看向窗外香樟星星点点的倒影,如置身梦境,轻描淡述的说。

再见,肖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