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同人耽美 三千世界鸦杀尽

眼泪永远属于弱者

三千世界鸦杀尽 尹花期 1466 2012-04-24 09:17:31

  毕竟生活不是简单的吃喝玩乐,我们自己做的一切不管是善是恶,抑或是不痛不痒,到最后的结果都要慢慢在自己身上显现,自己种下的果就要由自己来食。清晨感觉自己种下的果苦不堪言,让他害怕每一次吞咽时满嘴的苦涩,像是要将整颗心都苦掉。

他依旧每天晚上去帝皇打工,那样的薪水在自己庞大的债务面前简直是杯水车薪。只是人活在世上,最主要的是要有个盼头,即使钱再九牛一毛,可自己总有一天是完完整整只属于自己的。

夏阳和自己的女朋友坠入爱河,欲罢不能。每天都带着一脸甜蜜的笑,有些孩子气单纯的模样。

在没有约会的时候他回去找清晨聊聊天,谈论的大多数能容也无非是他和娜娜。

他显然很在乎娜娜,他跟清晨说了很多。说已经把娜娜领回家给奶奶看过了,奶奶很满意,一直追问着什么时候结婚,还想着要抱重孙子呢。他说等他再干一段时间,挣点娶娜娜的钱就决定不干了。因为娜娜总是害怕他干这些太危险。他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带着大大的微笑,笑的时候眉角上扬,脸上是因为幸福和害羞而引起的红晕,像是刚刚经历初恋的不谙情事的少年。

清晨看他高兴的眉角飞扬的幸福样子,也跟着笑。他不是个会说什么好话或是祝福的话的人,最多的方式只是听着夏阳说话,在他兴高采烈的时候对夏阳笑笑。

他心里高兴,是满满的祝福却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出口。“夏阳哥,你结婚的时候我一定会给你包个大大的红包,生孩子的时候也是。”他讨厌自己笨拙的表达能力,只能用亮晶晶的眼睛看着夏阳。

夏阳捶了他胸口一拳,笑着说道:“嘿,你要是不给我包个大红包就是你娜娜姐依我也不依呀。那样看我不扁你扁得满地找牙,再也不让你吃奶奶做的茴香陷的饺子”。

“知道了啦,嘿嘿”他微笑的样子像是个孩子,整个眼睛黑的发亮,弯弯的眼角像是会有千万道光可以闪现出来,整个人像是会发光一样,一眼望上去流光溢彩。

在角落里的男生晃着手中的酒杯,透过酒杯看着男生有些扭曲变形的笑脸。他感觉莫名的生气,心里是慢慢升腾的怒气,他讨厌他对别人一脸微笑的样子,愤怒的想要发疯。

他明白任何人都有自己不完美的地方,他也并没有要求自己喜欢的人要有多尽善尽美。他可以长相不漂亮,可以不聪明,可以不温柔,只有一条是他最最在意的,那就是对爱情保持忠贞。就算是肉体上不能,但至少在感情上面绝对忠诚,这是他最后最后的底线,可是他却恰恰是这几条触犯了他的底线。他不能够坦然面对他,再怎么说服自己也不能,这些就像是长在胸口的恶性肿瘤,而且在迅速长大,他知道如果不早点扼杀掉,总有一天会要了自己的性命。

每个人一生中都要遇见那么多人,没有谁离不开谁。从他母亲他就知道没有什么人能够靠的住,爱情更是一推就倒的脆弱玩意。他表面的调笑或是玩世不恭只不过是他保护自己的一个伪装的壳,但时间越久他就感觉越是累,像是要人格分裂一样。他伪装出来的面具已经慢慢出现裂痕,骨子里的冷漠和破坏欲已沿着这裂痕开始慢慢溢出。

他在等待时机,只要时间一到他就要把他失去的全部夺回来,把他受的伤,忍的痛,受过的侮辱加倍的返还给所有人。他清清楚楚的知道自己在成长,再也不是小时候那个受尽欺负的可怜模样。

他从小到大总是盼望着时间过的快一点,再快一点,让他快点成长,变得强大无比,再也没有什么能够伤害到他和妈妈。可现在他长大了,可母亲却再也看不见了。他明白世界上不会事事如意,但却不知道命运对他如此残忍。只要再等一等,再等一等他们就迎来了自己的幸福,可那个可怜的女人到底是没看到。他心里委屈却又无处发泄,想哭却早就没了眼泪。

在这个残忍的世界,眼泪根本就是让他不屑一顾的东西,那是属于弱者的,他从来都不屑一顾。

深深地绝地大fan攻就要开始了,吼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