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淘婚

第六章 兄弟站一晚上岗快口吐白沫了(2)

淘婚 雍樨 1132 2013-06-14 18:12:04

  陆少勋挨着池小浅一夜没睡着,陪着他兄弟精神抖擞了一晚上,熬到天快亮了才爬起来。他略一洗漱就一头钻进厨房。淘了点米熬上稀饭,有从柜子里把买回来就从没用过的面包机弄出来,对着说明书仔细研究怎么烤土司。

这么捣鼓着早餐,陆少勋突然自己笑起来。一直以来,在他对爱情对家庭的想象中,不都应该是妻子早餐,他在一边当大爷的吗?可是,此刻他和着满手面糊糊,竟然觉得就这么伺候媳妇儿一辈子也不错。媳妇儿吗?他问自己,这才几天,池小浅在自己心底竟然是这样的地位了。

香喷喷的土司烤出炉,陆少勋正美滋滋地往里面夹熏肉和沙拉,就听见里间传出一声尖叫。陆少勋放下东西,就冲了进去。

池小浅醒了,和所有裸*体在别人床上醒来的姑娘们一样的反应——抱紧被子尖叫。而当看到陆少勋走进来时,变得怔怔地不喊不叫了,就像突然被注射了某种致人麻木的药物一样,呆呆地。许久许久,才看到有一道眼泪顺着脸颊流下。

陆少勋早早想好了池小浅醒来后可能会有的各种反应,和自己应对的措辞。想过她会哭喊、大闹、骂人、打人。甚至寻死觅活都想过,独独没想过她会是这样的反应,看她那表情仿佛是万念俱灰,仿佛是了无生趣。她果然是一点也不喜欢自己的,一点也不。这个认知让他的心好像瞬间失了水分,一下子干涸龟裂开来,道道裂口痛入骨髓。

其实,池小浅在醒来看到自己一丝不挂地躺在陌生的床上时,差点被那种惊恐吓疯,而在看到陆少勋冲进来的那一刻,却莫名其妙松了一口气,那种羞辱和惊惧变成一种说不清道不明地委屈而已。流泪的那一刻,她心里甚至有个声音在悄悄说,再见了盛泽,我大概,会是别人的了。

陆少勋看着眼前她依然失神的模样,扶着门框的手越来越使劲,几乎要把木头捏碎。终于,他放来手,侧身倚在门边,又换回了那样一副痞痞地嘴脸,

“别自作多情了,你喝醉了吐了一身,我好心帮你脱了丢掉而已,你放心,你脱光了我也没兴趣。”

池小浅听到这话才回过神来,然后二缺地挪了挪自己双腿,咦,是呀,床说中破了处不是应该那里很痛吗?然后她一骨碌坐起来撩开被子,在床单上找着传说中那什么点点落红,欧也!果然没有。陆少勋把她脸上的惊喜看在眼里,心一寸一寸地灰下去。他冷笑一声,转身离开。

陆少勋就这么把光溜溜的池小浅丢在房间里,自己摔门走了。他开着车漫无目的地游荡在这个城市的清晨里。路边很多卖早餐的铺子,不少顾客在排队,陆少勋不禁想,这里面有多少人是在给自己的爱人买早餐?他们也和自己刚才的心情一样,甘之若饴吗?她会吃自己准备的早餐吗?大概不会吧,大概会后怕又带点庆幸地逃离自己的房子,躲瘟神一样。陆少勋真的有点灰心,多少年了,终于能再次拥有喜欢一个人知觉,结果却依然是求而不得吗?

——————————————————————————————————————————————————

昨天更了三章,大大说不可以哦,目前还是只能一天更两章,貌似是发文规矩。所以,不好意思啦,只好恢复成两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