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淘婚

第十章 暴露了暴露了!狼牙棒暴露了!(1)

淘婚 雍樨 1334 2013-06-14 18:12:04

  初夏的街道被湿热的暑气笼罩,路边不少乘凉的人们在摇着扇子,而她感觉不到一丝热度,倒是觉得透心的凉。她晃到附近一家沙县小吃店里,点了两笼蒸饺,一碗馄饨,两罐排骨汤,一罐天麻炖猪脑。读书的时候盛泽最喜欢故意点这个汤给她,然后催她快吃,说吃什么补什么。呵呵,那时她都当这种默契是他们之间独一无二的关怀啊。

池小浅一口一口地往嘴里塞东西,明明不想吃,明明吃不下,还是疯狂地硬塞着。饺子、馄饨混着自己的眼泪在嘴里嚼啊嚼啊,难明的滋味。她池小浅从小不会柔弱地哭泣,心情不好就化悲愤为食量,可是这次,怎么一点儿也不灵了?

她在小吃店呆了很久很久,直到夜深了店要打烊了才走出来,转而坐到街边的长凳上,看着马路上人来人往。慢慢地,连路人都少了,最后,街边只剩她一个。她已经停了眼泪,仰着头迷惘地望着天边那枚下玄月。身后传来凌乱的脚步声,节奏从急促到慢慢减缓,最后一步一步走到她面前,陆少勋俯下身来,平视她的眼睛,轻声喊她:“池小浅。”

街灯映在陆少勋的眼底,那细碎的光点亮如星辰,池小浅看了他好一会儿,对他一笑,说:“陆少勋,我吃得好撑哦。”

陆少勋是接到田心的电话后出来找池小浅的。田心见她那样冲出去,后悔自己话说重了,又担心她冲动之下出什么事,只好打电话找陆少勋帮忙。当陆少勋拔掉输液管说要出院的时候,医生护士涌上来拦住他,甚至军区医院的政委都冲过来劝他,但他就像个蛮子一样,不听道理,扭头就走。而此时他扶着路边树干,觉得伤口要爆裂开来那样的痛,后背已经汪湿了一片,也不知道是汗还是血。

“我送你回医院吧。”池小浅反应过来,上前扶他,一入手却一片湿冷,提起手掌就着路灯一看,一掌半干的血迹。池小浅哭了,气急败坏地吼他:“陆少勋!你再不好好养伤我就再也不理你!”

陆少勋不愿意回医院,池小浅只好送他回京港花园,他喊来了家庭医生。池小浅就坐在床边看医生处理伤口,捆着的纱布一层一层地解,之前血沁出来又干了,扯开有点不容易,陆少勋趴在那里,额头上疼得全是汗。医生接着用药棉清洗伤口,沾了血的药棉一团一团地丢在床头的盘子里,陆少勋就那么看着。池小浅不自觉地就走过去,伸手遮住他的眼睛,斥他:“呆子,别看,越看越疼。”似曾相识的场景,却再不是一样的两个人。

陆少勋不知道是疼得还是乐的,总之有一阵眩晕,他一下子反握住池小浅的手就想坐起来。

“别动别动!”医生紧张地按住他,“陆团,拜托你珍惜一下自己的命好吗?”医生真的很无语,没见过谁伤成这样还到处乱跑的。

医生给陆少勋包扎完伤口,重新输上消炎针。然后交代池小浅:“帮他擦澡的时候小心伤口不要碰水,饮食尽量营养清淡,要记得提醒他准时吃药。”池小浅愣愣地点头,送他出去。回来的时候就看到陆少勋坐在床头嘲她贼笑。

“失血过多脑子残了啊?人类疼的反应是笑吗?”池小浅白他一眼,拿起那些药看。

陆少勋往床上一趴,一副无赖的痞样子:“反正我的伤是因为你变严重的,你得照顾我直到痊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一章樨子写得很动情哦。池小浅边海吃边哭的样子是不是好人心疼?其实好多强悍的女孩子,往往有一颗纤细的小心脏的对不对?

我们爱池小浅,是因为我们爱那个自强自立不做作的“女汉子。”

哈哈哈,煽情了煽情了真不好意思,今天还有一更哦。下午点儿发出来。

花园什么时候安个灭蚊器啊……冒着写文又被蚊子扛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