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胖神

第六章金家商号一

胖神 chen130248 2422 2013-05-19 20:41:48

  第六章金家商号一

天元上朝最大的商号莫过于金家商号和王家商号,而这两家都是出自皇家的手笔。金家商号隶属于公主府,而王家商号隶属于九王爷府。金家商号的老板自然是公主秦雪,而王家商号的老板自然而然就是这个隐秘在背后的九王爷秦朗。

“你们这里谁是负责人?叫他来见我。”

一大清晨,金家商号刚打开门做生意,石惊天就带着花雪儿进了金家商号。随即坐在右边的檀木椅上,指着门口的一位长胡子中年男子说道。

“二位是来典当的,还是来买卖的?”

长胡子男子笑嘻嘻地走来,拱手一问。

石惊天反问道:“你懂音律吗?你懂得什么是音乐吗?”

长胡子男子见石惊天无礼,摇头冷道:“我不懂,可是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石惊天说道:“所以你还是直接叫你们的负责人来,他应该懂我的东西。”

长胡子冷笑道:“那就是说你来典当的。”长胡子毫不客气摊出右手道,“那你拿来,让我看看乐谱。”

石惊天笑道:“你以为我那么傻啊,你可是行家,我一让你看乐谱,我的歌曲不就贬值了。”

“你?”

长胡子怒而不发,隐隐笑道:“小伙子,有事好商量吗?”随即挥手道:“看茶。”

“在下金不二,不知少侠大名?”

金不二拱手道。

石惊天爱理不理地摆手道:“这些客套少来,先给我上些上好的瓜果。”

这时,看茶的下人奉上茶水。金不二听得石惊天言语,怒目喝道:“臭小子,你当金家商号是什么地方啊?”

“石大哥,我们走吧。”

见金不二阵势,花雪儿有些慌了,随即起身拉着石惊天。

“妹子,坐,不用害怕,看我的。”

石惊天将花雪儿按坐在椅子上,从怀里掏出一块刻着金字的腰牌,亮给金不二看道:“本来我此次来是想把上次公主要的《月亮代表我的心》卖给她,谁知她的狗腿子这么不知好歹。”说着,石惊天收起腰牌道:“要是公主知道我之所以将这首歌卖给王家商号都是因为你,你说她会怎么处置你?”石惊天威压地瞪着金不二,朝花雪儿招呼道:“走。”说着,石惊天和花雪儿缓缓走出金家商号。金不二冷冷喝道:“你以为金家商号是你说走就走,说留就留法的吗?来人啊,此人偷得公主府的东西,将他送官法办。”

“是。”

金不二说完,大门左右立时跑来一群人将石惊天围住。

“金不二,如果你现在收手,你还不会死得很难看,要是送官法办,那你就等着被公主发配冰火岛吧。”

石惊天此话一出。金不二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冰火岛可是公主府的秘密之地,在那里关的人都是武林高手,而送进去的不是被这些武林高手当做实验的工具,就是被折磨致死。那可是比死还恐怖的地方。

“一不做,二不休。做了这两人。”

金不二眼神闪过一丝残忍道,“给我做了这两人。”

“是。”

原本围住石惊天的那群人,立时分成两股,将两个人团团围住。

石惊天看着花雪儿问道:“花妹妹,你怕吗?”

花雪儿骂道:“怕这乌龟王八蛋啊。”

“杀。”

金不二冷道。

“兰花拂穴手。”

金不二话音一出,那群好手立时扑上去。石惊天心道:“昨晚那本《兰花拂穴手》今日正好可以试试。”

想来,石惊天右手扶起,一股软绵绵的柔力立时渗入围攻上来的人。

“杀啊杀了他。”

金不二喝着,难而所有的好手立时站立不动,任他如何驱使,所有人都一动不动。

“好,好一手兰花拂穴。”

就在这时,金家商号的里屋,一个身穿金色锦衣的男子走了出来。

“八王爷,怎么有空来这小地方逛逛呢?”

石惊天看着眼前的男子心道:“这小子在附近,那公主肯定也在附近。”

八王爷秦横拱手笑道:“还不是担心手下对石兄无礼,所以来看看。怎么不行吗?”秦横看着石惊天。

石惊天笑道:“天下莫非皇土,我哪敢说这样的话?”

石惊天也拱手着。

“这位是——?”秦横抬眼看了看石惊天身旁的女子问道。

石惊天回道:“这是我义妹,花雪儿。”

秦横笑道:“你小子真行,到哪里都走桃花运?”

“哪里,哪里?”

石惊天谦虚道。难而话出,臀部立时遭到花雪儿的手拧。心道:“这八王爷竟然拆我的台。”于是便道:“八王爷,你的右腿还疼吗,我记得你的右腿去年刚被狗咬了一下,没有中狂毒吧。”

秦横眉头皱了皱,笑脸回道:“这事你还记得啊,哎呀。”秦横叹气道,“其实那条狗长得白白胖胖,一张圆脸可爱至极,我还真是舍不得煮了他。不过那汤还不错。”秦横若有所指地看了看石惊天。

“骂我是狗。你小子。”

想来,石惊天回道:“也对,别人都传八王爷喜欢喝女人的洗脚水,如今看来果然不假。”

“何以见得?”

秦横右手成爪扣住石惊天左肩。石惊天左肩卡路里一发热量,滑开道:“谁叫你看见漂亮美女就分心。”

“你小子。”

秦横摇头,抬眼看着花雪儿,递上一块羊玉白脂玉佩道:“花妹妹,既然你是石惊天的妹妹,那也就是我的妹妹,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收下吧。”

石惊天对花雪儿说道。花雪儿接过,拿出一份纸卷递给秦横道:“这就是公主要的东西。”

秦横接过,对花雪儿笑了笑,随即朝石惊天拱手道:“那石兄,不送了。金不二我们走。”说完,秦横袖卷一扫,众人穴道立时解开。

“大哥,这玉佩哪值十万天元币?”

看着秦横带人回到金家商号。花雪儿不禁对手上的这块玉佩产生质疑。

石惊天接过道:“这你就不知道,这玉佩是八王爷专用的,持有此玉无论在哪家金家商号都可以代替十万天元币。”

花雪儿听然,不解道:“那你为什么非要用这首交换,难道这里有什么秘密?”

石惊天摆手道:“这就不是我关心的了,因为这件事只有我师傅知道。”

花雪儿问道:“你师傅,就是那个穿越过来的地球人?”

石惊天听然,嘘道:“花妹妹,以后你还是少说关于我师傅的事。”

花雪儿回道:“知道了。”

“我们回去吧。”

石惊天说着,拉起花雪儿的手道,“花妹妹,既然歌曲卖了,那你就唱一段让我听听。”

“嗯。”

花雪儿应声,唱道:“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我的情也真,我的爱也真,月亮代表我的心。”花雪儿唱着,两人就这样手拉手消失在远处。

“姐姐,你要的歌曲。”

金家上商号里屋。秦横将乐谱递给一个蒙面女子。那女子拿过乐谱,认真地看了一遍后,右手嗤的将乐谱烧掉。

“姐姐,你这是?”

秦雪忧伤道:“他既然不想见我,又何必送这个来拨动我的心呢?”说着,秦雪背手而立道:“问世间情是何物,只教人生死相许。”

说完,秦雪身形一闪,消失不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