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胖神

第七章金家商号二

胖神 chen130248 2176 2013-05-19 20:41:48

  第七章金家商号二

“石哥哥,下午你想吃什么啊?”

当石惊天和花雪儿走到大门前,花雪儿便撒娇地腻着石惊天,问道。

石惊天笑地刮了花雪儿的鼻梁一下,说道:“你这鬼丫头,又想捉弄我啊,没门?”说着,石惊天推门而进,就见花千树和一名身穿蓝衣的中年妇女坐在一边饮茶。

“臭丫头,你多少天没有去你师傅家学武了?”

花千树眼神冰冷地瞪着花雪儿,言语含怒道,“你是想气死我啊?”花千树说着,狠狠地将茶杯摔在地上,砰地碎成一堆。

“爷爷,雪儿知道错了。”

花雪儿身子颤抖地跪着,石惊天一见,心有不忍,正欲上前劝解。那中年妇女便将石惊天带去院子,阖上大门。

“你跟我来。”

那蓝衣妇女对石惊天说了一句。石惊天拱手应道:“是。”石惊天便跟着蓝衣妇女来到一片空地。

“你喜欢雪儿是吗?”

蓝衣妇女正视着石惊天。

石惊天点头道:“算是吧。”

“如果你还没有爱上她,我劝你离她远点。她不是能和你一生到老的人。”

蓝衣妇女瞪着石惊天。

“为什么?”

石惊天不解地问着,抬眼凝视着蓝衣妇女。

蓝衣妇女冷冷道:“你可知道我是谁?”说着,蓝衣妇女右脚缓缓迈出,石惊天顿时觉得天昏地眩,全身软弱无力。

“这是怎么回事?”

软弱无力的石惊天疲惫地抬眼看着眼前虚幻的景象,说着。

“不是怎么回事,是你的境界太低了,我问你你一个后天境九流的小子能给雪儿什么东西,你能给她幸福吗?能让她快快乐乐吗?”石惊天耳力聚听,顺着声源看去,只见一个虚幻的影子过来,就见那蓝衣妇女冷冷说道,“你不能,是吗?”

“我能给雪儿幸福吗?”

石惊天不断地责问自己。可是越问自己,自己的心越慌,最后控制不住情绪的他,大声吼道:“我不能,我给不起她幸福。”可当此句一出,石惊天整个人顿时愣在原地,仿佛整个人的灵魂被掏空一般。

“既然你给不起她幸福,那请你离她远点。”

蓝衣妇女说着,抛给石惊天一个令牌离开道,“不过我也不会让你白白离开,这是王家的贵宾令牌,你可以凭此令牌在各个酒楼客栈消费。”

“我这是怎么了,我明明喜欢雪儿,可是——”石惊天双手捶着自己的脑袋,随即苦笑道,“不,如果我真的那么喜欢雪儿,那么就是谁使出再强的幻术,我也不可能说出那样的话。”说着,石惊天哈哈大笑起来,眼角滚下泪道:“师傅说得对,情最累人,我何不学师傅一样,无忧无虑,自由自在。”说完,石惊天径直朝东区的闹市走去。

“石少侠,欢迎光临。”

石惊天走来走去,最后竟然走回到金家商号。

“八王爷在吗?”

石惊天落座在右边的椅子上。而原来碍眼的金不二已经不在了。

“回石少侠,八王爷回国都了。他吩咐您要是来,叫我传一句话给您。”

眼前一个三十来岁的矮个子胖子,眯着眼睛笑着。石惊天不耐烦道:“说。”

“八王爷说——你小子小心了,得罪公主府第一人那可不是闹着玩的。”矮胖子说着,拱手道,“在下金三角,八王爷还吩咐我说,您要是有用得上商号的地方,叫您不用客气。”

“公主府第一人,看来八王爷说的就是那个金不二了。”石惊天想着,心道:“眼前这个叫金三角,那个叫金不二,两个人都姓金不会这么巧吧?”想来,石惊天斜眼看着他,问道:“金不二是你什么人?”

金三角拱手,笑道:“正是家师。”说着,金三角的脸上依旧笑容满面。

“此人做事从容不迫,看来也是个人物?”

想来,石惊天顿感一阵冷风吹来,心道:“是他,没有想到采花峰也来了,来得也好,我就让你们狗咬狗。”想着,石惊天朝金三角勾勾手指道:“金三角,你想不想立功呢?“

金三角不解地摇头道:“石少侠,您你的意思在下不知,能否告知一二?”金三角拱手着,其礼甚是恭敬。

石惊天笑道:“我问你公主现在最想知道什么?”

金三角回道:“当然是石少侠家师的消息。莫非——”金三角意识道:“石少侠,里面谈。”

石惊天摆手道:“不用了。”心道:“我师傅确实在在飞天岛地底下,而飞天岛上却是海盗第一团“小林团”的根据地,其中小林团的团长可是圣境九阶,其左右手也不弱也在圣境七八阶之间,要是我告诉他们师傅在飞天岛,到时不仅解了南城沿岸民众的疾苦,又能让这些坏人狗咬狗,那可谓是一箭双雕。“

“附耳过来。”

石惊天说着,金三角凑耳过来,听然惊愕不已道:“当真?”

石惊天满脸愁容道:“要不是我对爱情深有体会,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告诉公主我师傅的消息,可是如今想来公主也是一个痴情种,我师傅已经对不起她,我要是再这般无情,那么那对得起全天下的女子?”说着,石惊天缓缓走了出去。

“送石少侠。”

金三角客套一句,见石惊天远去,冷喝道:“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你也不想想九王爷要的女人哪一个不是倒贴上去的,你到是痴心妄想。”

“天下之大,却无我容身之处,我何不找家酒家好好的大醉一场。”

石惊天走出金家商号以后,便直接来到一家酒家点了最贵的菜,最好的酒,随后猛吃猛喝起来。

“店小二,再来些酒。”

石惊天吃着喝着,可是饭是越吃越烦躁,酒越喝越忧愁。

“来了。”

对于眼前大吃大喝的胖子,店小二多了些注意,忽听得叫喊,急忙而去,陪笑道:“客官,你点的菜很贵,你是不是——”

对于店小二的话,石惊天一听,掏出王家令牌怒喝道:“你当我喝不起这酒啊。”

乍见此牌,店小二顿时维诺道:“喝得起,喝得起。”可是店小二刚一说完,见石惊天穿着破旧,顿时胆大起来说道:“那我倒要看看这令牌是真是假?”

店小二伸手去拿,顿时一柄飞刀射来,射入店小二的手背,喝道:“王家令牌,岂是你一个奴才能随便拿的。”

“你是——”

喝得大醉伶仃的石惊天抬眼模糊地看了眼前的男子一眼,便倒在地上呼呼地睡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