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胖神

一堆麻烦

胖神 chen130248 2378 2013-05-19 20:41:48

  第十章一堆麻烦

“小儿,给我来些牛肉,再来一些上好的美酒。”

石惊天刚从万剑宗的外门弟子考核场地回来,就立刻来到悦来客栈吃东西。由于长期来此消费,店小二倒也很他熟络起来。

“来了,石客官你的牛肉和酒。”

店小二端上东西,站在一旁,笑嘻嘻地问道,“石客官您的外门弟子实战考核过关了吧。”

“那是当然。”石惊天说着,倒了一碗酒喝了起来。

店小二一听,忙拱手恭喜道:“那恭喜石客官了。”

“多谢了。”

石惊天拱手回礼道。

“店小二,给我上你们店最贵的菜最好的酒。”

就在这时,门外涌进五个人。这五个人走在最前面是一个身穿白色锦衣的男子,后面则都是跟着四个身穿棕色布衣的下人。只见这男子选了一个和石惊天面对面的桌子,静然坐下,身旁的一个下人便嚣张地叫喊了起来,而这个男子就是花镜从。

“从这个白衣男子进来的那一瞬间,他就一直盯着我看,显然这人是来对付我。”石惊天又倒了一杯酒喝了起来,心里暗暗猜测着此人的来意。

“大哥,我好不容易出来一趟,你可不能小气啊,我可要吃大闸蟹,糖醋排骨,炸鱼丸,还有酸溜鱼——”而就在花镜从打算下命令之时,一个身穿蓝衣的冷酷少年,拉着一个头扎两个小辫子的白衣小姑娘进来。难而当他们走进客栈时,这个娇气的小姑娘便黏着那蓝衣少年在石惊天的那桌坐下道:“大哥,我们就坐这里吧。”

“玲珑,不可以。”

蓝衣少年拉着这叫玲珑的小姑娘,劝解道,“这是这位少侠订的位置,我们不能这么无礼。”

“不吗?我就要。”玲珑撒娇着,不愿离开。

“怎么回事,我怎么越看这小姑娘越是亲切呢,而且——”石惊天抬眼看着打扰自己喝酒雅兴的小姑娘,心里顿时一阵抽痛。

“哼,都是些爱慕虚荣的女子,根本配我爱。”

想起花雪儿,石惊天愤愤不平,随即喝声骂道。蓝衣少年听然,皱眉地看着石惊天,拉玲珑的手更是用力了。

“不要,我就要坐这里。”

玲珑哭闹着。蓝衣少年无奈地拱手对石惊天道:“少侠,能否——”

石惊天请道:“坐吧,既然这小姑娘硬要坐这里,你就让她坐吧,不过等一下发生什么事,还劳烦你不要牵扯进来,以免引火烧身。”

“在下花万剑,但请阁下名字?”

花万剑左右环视一番,忽见花镜从坐于身后,躬身坐下道。

石惊天见然,会心一笑道:“好,好一个花万剑,我石惊天今日就敬你一杯。”说着,石惊天递上一碗酒。

花万剑接过,猛地饮尽道:“好久没有这样喝酒了。”

“我也要喝。”

见两人喝着酒,好奇的玲珑也拿过一碗酒喝了一口,猛地吐出啐道:“什么东西,跟马尿一般。”说着,玲珑将碗向后一扔,砰地砸到一名下人。

“岂有此理,臭丫头你找死。”

那被砸的下人欺身而进,右拳猛地砸向玲珑面门。难而小小年纪的玲珑则是面不改色。

“啪!——”

就在那下人右拳刚要砸下之时,坐在玲珑身旁的花万剑,右手一扬,顿时扬起一阵剑气将那下人震飞好远。

“好,好一招百花争艳。”花镜从鼓掌起身,恭敬地走了过来,朝花万剑和玲珑拱手道,“少宗主,大小姐,在下的奴才不知两位身份,鲁莽得罪,但请恕罪。”说完,花镜从颤巍巍地站着。

花万剑见状一言不语,随即端起一碗酒敬石惊天道:“石兄弟,我们再喝一杯。”

“好。”石惊天冷眼扫过花镜从,也端起一碗酒和花万剑,喝起来道:“喝。”

说着,两人一饮而尽。

“还站着干嘛,难道还等我大哥出手。”

玲珑冷喝一声。

花镜从听然,如临大赦,急忙带人远去。

“多谢花兄了。”

看着花镜从远去,石惊天起身拱手。

“光谢我大哥,那我呢?”

石惊天话音一出,这边的花玲珑顿时撅起嘴生气道。

“好好,那我也谢谢花大小姐。”

石惊天说着,一笑置之。花玲珑见之,笑道:“这才像话。”

“石兄,我这妹子平时被我宠坏了,别见怪。”花万剑拱手说着。

石惊天摆手回道:“哪敢啊,你这妹子我喜欢还来不及,怎么会见怪呢?”

“既然你喜欢,那你长大娶我啊?”花玲珑说着,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随即伸出右手尾指一定要石惊天和他拉勾。石惊天无奈,只能伸出尾指像过家家般地和她拉勾勾,哄道:“我的大小姐,这样行了吧?”

“不行,还没有盖章呢,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花玲珑说着拉着勾,嘴里说着老掉牙的话,甜蜜地笑着。

“傻姑娘。”

拉完勾的石惊天,看着自己跟自己别扭的花玲珑,摸着她的辫子说着。

“石兄,我这妹子闹腾,你别当真啊?”

花万剑见花玲珑举止不当,拱手解释。花玲珑听然,生气道:“大哥,我才没有闹腾呢?”说着,花玲珑正欲再说。

花万剑喝止道:“你再这样,下次我不带你出来。”

此话一出,花玲珑顿时静了下来。

“哪个是石惊天?”

也在这时,门外走来一个身穿金色锦衣高个大汉,走进来喝道,“给我滚出来。”

“我就是。”

石惊天起身,撇下花万剑和花玲珑,走出去,问道,“不知阁下找我何事?”

“很简单,交出王家令牌。”

金衣大汉说着,交叉在胸前的双手放下,握紧道,“我就不杀你。”

石惊天点头,从怀里拿出王家令牌,正欲递给金衣大汉,随即收回道:“要收回,那也得说说理由。”

“你找死。”

金衣大汉喝道,双拳如山砸下。石惊天双手迎上,砰地被震退几步。

“我再问你一句,交还是不交?”

金衣大汉问着。石惊天摇头回道:“不可能。”

说着,两人缠斗在一起。

“大哥,你快帮帮石惊天啊。”

看着石惊天越打越后退,花玲珑立时拉着花万剑的衣袖道,“不然你的妹夫就要被人打死了。”

“哎呀,看来老话说得对,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说妹子你都还没嫁呢,就这样着急了,你还真不害臊啊。”

花万剑开玩笑说着,花玲珑一听,一张俏脸顿时红了起来,小声道:“那你也不能见死不救啊。”

花万剑笑道:“妹子,我看你是关心则乱,难道你看不出那是石惊天的故意的吗?”

“你说——”花玲珑一阵欣喜道,随即捂住嘴巴。

花万剑嘘道:“想救他,小声点。”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知道你为什么针对我,可是我并不想杀你,所以——”再和这金衣大汉的打斗中,石惊天渐渐地感觉自己对于卡路里的控制还停留于表面,所以他故意放慢速度,引这金衣大汉上钩,难后逐渐让他变成自己训练的工具,继而一招“火焰冲”将他送出客栈道,“你有多远滚多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