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胖神

外门弟子考核一

胖神 chen130248 2191 2013-05-19 20:41:48

  第九章外门弟子考核一

三个月后,南城东区,外门弟子实战考核场地。

“呼——”

只见场地四周旗帜上绣着斗大剑字的旌旗迎风飘扬,而场地里精神抖擞的入考人员则满负信心地站立着,等待考核长老地安排。

“站好了,这将是你们成为万剑宗外门弟子的第一个考核——”

这时,远处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走来,发着牢骚讲着无关痛痒地训话,忽地听得一阵熟睡的呼噜声。

“咕——”

众人循声而去,就见一个身穿土灰色衣服的胖子,龟缩着身子,甜甜地睡在地上,嘴边还留着些口水,自言自语道:“烤鸡,好吃。”

“他就是石惊天,就是那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臭小子。”

这名老者叫花铁拳,是花剑英一手提拔的,所以他早就想找机会整治一下这小子,以讨好花剑英。

“这名入考人员你起来。”

花铁拳走过去,拍了拍石惊天的脸蛋叫着,心里盘算道:“既然你小子自己送上门来,那老子就不客气了。”

“花铁拳,花剑英一手提拔的长老,你这老小子想拿我杀鸡儆猴,那我就让你颜面扫尽。”

石惊天想着,假装醒来地揉着眼睛,问道:“到我了,是吗?”

花铁拳笑道:“是啊,到你了,石惊天。”

“那我的对手是哪一位呢?”

石惊天人畜无害地笑着。

“你想死,那我就让你死得快点。”

花铁拳笑着,指着远处一个高瘦的男子,沉声喝道:“刘正出列,就由你来对战石惊天,规则很简单,倒下的视为输掉。”

“是。”

刘正出列,抱拳向石惊天道:“在下刘正,请多多指教。”

石惊天斜眼看了刘正一眼,笑笑地拉着花铁拳的手臂道:“长老,这样一对一的打法太慢了,有没有速成的?”

花铁拳一听,心道:“臭小子,真不知道天高地厚,既然你想被围殴,那我就成全你。”想来,花铁拳说道:“说是有,就怕你受不住。”

“你这老小子想整我还不够格,等一下我让你吃瘪。”

石惊天想着,摇着花铁拳的手臂道:“那长老你就说说吧。”

“这小子和长老什么关系,两个大男子怎么在哪里别别扭扭?”

“是啊。”

“会不会同性恋啊?”

石惊天和花铁拳过分的亲密,顿时引来一阵骚动。花铁拳也不会聋子,可是为了立功,他只有向哄小孩子一样地对石惊天,笑道:“这一般想直接过通实战考核的可以随便挑选五十人群战,可是看在你年纪小的份上,我就让你一人对战四十人如何?”

石惊天摇头道:“不好,四十,四十,是死,不吉利?”石惊天继续装疯卖傻。

花铁拳见他不上当,就又道:“那三八如何?”

石惊天摆手道:“三八我也不要。”

此话一出,花铁拳立时火大,道:“那你想怎么办?”

石惊天笑着回道:“那就三九吧。”

“哼!狂什么一个没有天元的人,不用说三十八了,就是二十人也可以将你打死在这里。”

花铁拳冷笑着,随即叫出一些中等的入考人员道:“就由你们对战他一个人。”

“让开。”

刘正天元流转,胸前咣着显出一只白色的猛虎模样。拦住那三十九人,喝道:“这人是我的,谁都不可以插手我们的打斗。”

“长老,这下怎么办?”

三十九人里顿时有人出列,花铁拳见此情况也甚是为难。可正在为难之际,石惊天顿时冷声喝道:“你们都别吵了,一起上吧。”石惊天说着,从怀里拿出一个桃子吃了起来。

“臭小子,犯众怒你死定了。”

花铁拳偷笑着。这时,刘正听然,指着石惊天喝道:“对付你我一个人就足够了。”话出,刘正双拳凝聚天元正气,轰隆地打出一阵强烈的飕风卷向石惊天。

“后天境六流,正气出体。”

这后天境九流一般只能看到体内经络循环正气,而只有达到后天境六流天元正气才能凝聚实务。所以当花铁拳看到这时,他的嘴角早就弯起坏笑,心道:“看来一个刘正就能搞定他。”

“火焰拳。”

见飕风卷来,石惊天快速地吃完手里的东西,双拳凝聚卡路里热量,轰地推了出去,就见火焰如龙扫过,将飕风激散,砰地将刘正打落。

“这怎么可能?”

“一个后天境九流打败后天境六流?这是真的吗?”

“太不可思议了。”

众人议论纷纷。

花铁拳一见,心里暗骂道:“没想到上了这小子的当。”花铁拳越想越憋屈,随即朝那三十九人喝道:“谁打败他,我直接让他成为外门弟子。”

“上。”

此话一出,三十九人顿时蜂拥而上。

“肥化术,倍化术。”

石惊天双拳急速疯涨,身子快速膨胀,接着轰隆一声。所以围上来的人,全部被气浪震晕。

“啊——”

看着被自己震晕的三十人,石惊天喘息地瘫坐在地。

“石惊天这下你只有被挨打的份了。”

花铁拳笑着。石惊天也笑着,因为他已经看见剩余的九人已经走入自己天解剑的包围圈。

“全部躺下。”

石惊天右手剑柄一抽,左手急速从怀里掏出辟谷丹吞下一颗,跃身而起,天解剑快速横过九人,九人立时血柱喷涌,倒地抱着大腿呻吟。

“花长老,我是不是过了?”

石惊天冷漠道。

“石惊天,你别太得意,最好从今以后你别再犯在我手里。”

花铁拳咬牙切齿着,心里暗自恼火,可脸上却又不得不笑道:“过。”

花铁拳一说,石惊天收起天解,漠然而去。

“气死我了,我真想宰了他。”

花铁拳一回到住处,便大发脾气道。说着,将桌上的茶杯摔倒地上。

“爹,是谁惹您生气了?”

听到动静,门外立时走来一个瘦高的年轻小伙,只见他面如冠玉,白衣披身,当真是潇洒风流。而他正是花铁拳的儿子花镜从。

“你小子想来也知道了。”

花铁拳气恼地说着。花镜从端上一杯茶水,递给他说道:“爹,您是什么身份,何必和这穷小子计较呢?再说他那只是凭运气而已。”

花铁拳接过茶水,喝了一口道:“运气?你小子知道什么啊,这小子虽然没有天元可是功力也有后天境六流。那是运气吗?”

“后天境六流?”

花镜从听然,哑然失色。可只是一会儿,他便哈哈笑道:“那我也有办法。”

“真的?”

花铁拳看着花镜从。花镜从信心满满,笑道:“真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