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九门恩怨

第十四章 潜夜

九门恩怨 凇靄 1950 2013-07-20 13:09:19

  望着树丛中不再有少年身影,齐铁嘴淡笑着往营帐的篝火处走,细土枯叶被脚步带动,发出沙沙的声音,在幽旷的山坳里像是小鬼们悉悉索索的低语,这一声又一声的念着下给谁的咒?

初冬的夜冷的紧,微微屈伸了几下手指,呵...刚站这么一小会儿就冷的僵了。甩了几下手臂,袖口金丝挑绣的幽兰落下刚好遮住了指尖的苍白。

这番算是我齐铁嘴赚着了么?一边想着,一边不自然的笑了笑。张功武,张功岳...张姓是大姓,可在这深山之中出现也不是凑巧,这二人与那张家小哥定有联系!

心里打定了注意,脚步更是加快了些回到帐中休息。远远就望见鹅黄色的帐子里摇曳着微明的烛光,暖心的很,只是这外面冷冽的风刮乱了天地,刮乱了人心...

一个人的帐子是冷了些,齐铁嘴掀开了床幔坐了下去,山里条件自然比不上家里宅子,星儿又跟着小九回了长沙,这身边连个放心伺候的人都没。苦笑了一声,唤人取走了泡脚的盆子,解了外袍就和衣睡下,眼镜也摘下放在了枕边。连月来的奔波操心,齐铁嘴一沾上枕头就睡的沉了,自然也没有听见刀刃划开厚重帐子的刺啦声,自然也没有看见有个人影闪进,藏蓝色的印影掐丝锦缎袍拖地而行,瞧着人影更像是半跪在书桌前,动作很轻的翻看着什么...

===================================================================================================

出奇的一夜无梦...齐铁嘴摸习惯性的架上金丝框的担架眼睛,倒也不是看不清东西,只是‘习惯’这一次怪异的很,他也早就习惯了将眼睛藏在镜片后视人了不是么...嘴角又是一抹和煦的笑容,齐铁嘴扣上衣服前襟的盘龙扣半倚在床头,外边还冷的很,多躺一会儿也是无妨。

沉木雕琢的木刻舟摆放在床头安神倒是极好,手从床被中探出,随意拿来摆弄了一下,却不经意瞟到床后的帐壁...似乎有些古怪啊...

心中一紧,这帐子像是补过的啊...

齐铁嘴急忙掀了被子赤足走了过去,纤白的脚趾冻得泛红,却已经引不得他半点心疼。还有丝丝的风从这缝隙中掠进来,吹着发丝在额前晃动。

一夜安眠的结果怎会这般...齐铁嘴漠然整敛好衣饰,漆黑的眸子里冷光乍现。

蹲立在这帐子被划开的缝隙前,纤长的手指屈起轻弹。这帐子是上等帆布双层制出的,都是老九门漂白了的产业,做出的东西自然结实牢固,瞧着边缘的断口,没有多次刮动带起的毛边。能一刀就将这划开的没有几人,或者有...他齐铁嘴不知。

直起身子又沿着床沿走了圈,没有丝毫有人踏足过的痕迹,能在我齐家营地里自由来去且不被发现的,九门中屈指可数:张启山,二月红,半截李三人而已...佛爷定然不屑做这般事情,就算我齐铁嘴漏了什么差使没收好,他也定然不会留着;二爷手艺倒是好,但这次夹喇嘛本不是他自愿来的,也定然不是他,剩下...也只有半截李了啊...

眉间一点轻蔑旋即收敛好了,齐铁嘴握了握拳“罢了...他那里我也知晓是瞒不过,只是若想这般轻易取了我齐铁嘴性命,可不是好算计...”帐外一阵吵闹。

齐铁嘴刚掀开帘子就瞧见一个伙计跑在跟前“爷,有人说是老家那边儿遣过来帮忙的伙计,只是我瞧着他们还是个娃儿,不像能下地就让他们回去,这一劝不打紧,其余脾气爆的伙计现在都杠上了,您快去看看吧!”

无奈只得跟了过去,吵杂的声音让他不禁蹙了蹙眉。人群中央站着两个少年,一身鹅黄色缎子夹袄看着与其他伙计并无不同,只是仔细瞧了瞧就能发现这两个少年并非庸人。

「小崽子,你俩还是哪来哪待着去吧」伙计们将这两张陌生脸孔围在了中央,若不是看在他们还是娃娃模样,早不知道剁吧剁吧扔到哪边林子里喂豺狼去了。

「是啊,小伢子,咱大伙儿劝你俩别跟这儿凑热闹」「下地别尿了裤子哟」「谁指使你在这儿的?」「这凶险不是你们小娃子能淌的」「快回去」「别哭着要娘啊」「回去,别在这碍眼」哄笑和谩骂一声

高过一声。

张功武的脸越来越冷,张家人走到哪里哪里都是奉承敬畏,今天这般的气还真是没有受过,一旁的张功岳早就气的小脸通红,袖子中的匕首也险险的探出了尖,寒光折射得这冬日里的暖阳也冷了几分。“别冲动”

张功武到底是大些,按住了张功岳正要甩臂挥刀子的手。

齐铁嘴走到人群边随意挑了一个伙计一扇子就挥了下去“不中用!你们可是还要为难本家人?叫旁人看了我齐铁嘴笑话!”

被敲了的伙计一看是自家爷来了也不敢放肆,人群就闪开一道口子。露出了冷着脸的少年。齐铁嘴一边慢步走了过去,一边挑挑眉头示意这二人。“你二人跟我来”

张功武快一步跟在齐铁嘴身后,张功岳也快步跟上,留下了营地门口目瞪口呆的一群人。

“小武哥,你刚才怎么不让我动手?”一进帐子,张功岳就耐不住性子发了问。齐铁嘴转身端起了桌上晒好的新茶抿了抿,也并不说话。

说话?笑话,他又能说什么。茶末在青瓷玉璧的茶盏上升腾,照着太阳晶莹剔透的煞是可爱,咬盏也数显的分毫不差,这正是点茶的最高手艺,齐铁嘴满意的笑了下。

这一笑不打紧,一旁听着弟弟絮叨的张功武只瞟见一眼就挪不开了视线。这种混沌的行道上涉足多年,还能笑得这般毫无心机的又有几人呢...

只是他并不知晓,齐铁嘴并不是笑容里毫无心机,而是...旁人看不透他眼镜下的眼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