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九门恩怨

第十五章 张家...渐露水面

九门恩怨 凇靄 2379 2013-07-20 13:09:19

  像是感觉到了张功武的目光,齐铁嘴转过头淡笑着“小武你可还有旁的事情?”

“啊...不,没有了”猛地对上人的眼睛,张功武咬了咬下嘴唇,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

一旁正对桌上阴刻的‘明月松前照’起了兴趣的张功岳被一旁少年拽了拽,这才不情愿的挪开了眼睛看向张功武,似乎在质问为何不能看?这两人小动作又如何逃得过齐铁嘴的眼睛呢...这易水砚可不是一般人认得出的啊,齐铁嘴心里更加肯定了这两个少年并非庸人。

“砚石有紫、绿、白诸色,质细而硬,为砚颇佳,齐八爷您这块砚可是南唐传下的?”张功岳终是耐不住性子发了问,这块砚雕琢精细,纹理清晰,远望就能闻见淡淡墨香,这样的宝贝他在家里也是不常见的。

“识货”推了推滑落鼻尖的镜架,齐铁嘴拾起桌上的易水砚,指肚轻轻摩挲着。这块砚并不常见,前些年也是他费了好大周折才从一个二世祖手里收来的,一直随身带着也舍不得放。“黄金易得,李墨难求”齐铁嘴缓缓开口,余光中的二人已经张大了眼睛,像是在看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微微一笑,转手就将这砚台递到张功岳面前。

“这...这是奚廷珪制的?”双手接过砚台,张功岳嘴巴一张一合的,却是惊讶的说不出话。齐铁嘴点点头“不错,正是奚廷珪亲手制的,想必也是这世间为数不多保存这么完好的廷珪砚”语气中是毫不掩饰的自豪。

“小岳你若是喜欢便赠与你”

一直沉默在一旁的张功武却突然开了口“无功不受禄,这砚台小岳受不起”倔强的眼神直直盯着齐铁嘴,像是想在他身上看出什么来,只是可惜...除了嘴角那抹笑容一如既往的温润,其他的他张功武还看不透。

张功岳虽是不舍,可也还是放下的手中的砚台,站在了张功武身后一步,只顾垂着头。齐铁嘴上前几步,挑了挑眉头也不多说什么,若是想对这二人像平常孩童般那就是大错特错,他齐铁嘴还没傻到那地步。

指着一旁的椅子唤人坐下,齐铁嘴也坐在了案后。

“小岳,你出去看看可有人盯着”张功武挥了挥手遣了弟弟出帐,张功岳也不多说,转了身三步并两步的就离开这气氛压抑的地方。

“说吧,你有何事?”张功武看着弟弟走了,这才放松下来,斜倚在椅背上看着齐铁嘴一瞬不瞬。

“周穆王你可知?”

“姬姓,名满,昭王之子,周王朝第五位帝王”张功武略微思考了一下,随即答出,不过他可不认为齐铁嘴只是考考他历史这般。

齐铁嘴扬着嘴角笑容和煦,和聪明人说话自然不需多费口舌。“即位,春秋已五十,穆王立五十五年,崩。你可知他死时多少岁?”

“期(jī)颐余五,齐八爷,您问我这些到底是所谓何事?”张功武坐直了身子,似乎是不太耐烦的模样,内心却是涌起不小波澜。齐铁嘴是如何查到这里...老九门对此事了解到底多少!

【期(jī)颐:一百岁】

眼底的几丝挣扎早被齐铁嘴看在眼里,做了这么多年生意他又怎么不会揣度人心呢。张功武,也不过还是个涉世不深的孩子而已啊...

“周穆王驭八龙之骏,各名赤骥,盗骊,白义,逾轮,山子,渠黄,华骝,绿耳。西征达青鸟栖息的所在,彼时西王母出来,止之”纤长的手指反转扣在桌边,目光透过了镜片锁住坐在一旁的张功武,看见人眼底掠过一丝慌乱,心里却是放松了不少,果然如他所想。

“这与我何干?齐八爷我敬你,称你声八爷,说这些不着边的神话又是做什么?”掩饰似得捉起手边花梨木琢的套几上一套珐琅彩瓷把玩着,还颇为认真的研究着底胎烧制的火候。

“自然是有关的”像是吊胃口般顿了顿,看到人调转了目光看向自己才又继续说了下去“前几日齐某得了一张战国的鲁黄书,只是译文生涩难懂,倒是至今没个头绪”眼睛暗了暗,口吻里几丝可惜。

“鲁黄书!你有?”张功武听到这里直接站起,带倒了身后的椅子也毫不知觉。“只是残卷罢了,齐某可没那等福气凑齐,只是手中这一卷,倒是看懂了二字”

“哪二字?”

“长生”带着玩味的笑容倚在身后的椅背上,齐铁嘴半闭起眸子并不去看人的失神。

张功武定了神,目光冷冽的看向案后小憩的齐铁嘴“你想要如何?”

“求...长生!”

“痴人说梦!你认为以老九门的实力足以够得着我张家千年守护的事实真相么?”

“果然是...张家啊”撑起一只手托着下巴,齐铁嘴淡笑着弯起眉眼看着面前因为说漏话而惊慌的少年,一股子逗弄之意也浮上心头,这张功武倒是好玩的很,故作老成的孩子啊...

“你知道张家?”

“自然是知道,老九门的第一门是张姓你不知?”

老九门的张大佛爷他怎么可能不知晓,第一次听到只当是凑巧了而已,没想到竟真是张家的血脉。

张功武蹙着眉头,张家隐世千年,派出来的人也全在掌控之中,不会有这样一支势力崛起而族内毫不知晓。“你怎么知道张家的,那张大佛爷又是何人?怎么会与张家扯上关系?”

齐铁嘴理了理思路却说起了一桩陈年旧事。

========================齐铁嘴的回忆=============================================================

屋子里吵闹的要哄翻了房顶,齐铁嘴捏着酒杯努力直着身子坐在桌前,相比一桌子歪的歪,斜的斜,他已经是算是好的了。

今天是张大佛爷婚礼的酒宴,迎娶的正是烧了佛爷三盏天灯的女子,这般大喜的日子老九门自然是不会拂了张启山面子,都坐了个齐。

本还是能说点什么‘庆得佳人’‘百年好合’‘喜结良缘’的恭维话,只是这酒过三巡,能喝的都喝高了,他齐铁嘴不能饮酒的都被强灌了好几杯黄汤下肚,这会儿也是眼前一阵模糊。

吴老狗勾着阿四的脖子俩人划拳喝酒闹得好不痛快,老六也默不作声的喝着酒,一杯接一杯,还能保持点体面的也只有他齐铁嘴,二月红,小解九了。

你要问那新郎官儿?喏,上座上趴着的那个就是。

霍仙姑?一身紫色开叉锦袍,葱白的手臂交叠,睡得正香呢。齐铁嘴正在头疼这几个当家的怎么回去,一直只顾劝酒喝酒的佛爷却打了个酒嗝儿,坐起身子靠在了椅背上,醉意迷蒙的眼睛还睁不真切,嘴里却不知觉的说出了一段不为人知的秘密...

张启山的身世这道儿上没几人知晓,只知道他是逃过了日本人的追捕,落魄了好一阵才寻来长沙,靠着下斗发了家。其他的,一概不知,平日里也没人会不要命的去问,张启山的身世也成了一桩迷。今儿喝得是真醉了才会说出来吧...

齐铁嘴心里这般想着,喝了口冷汤醒醒酒,仔细听着佛爷醉腔里的身世,牵扯出后来的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