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九门恩怨

第十八章 夜步山林

九门恩怨 凇靄 2340 2013-07-20 13:09:19

  又是一月过去,齐铁嘴安然立在只剩下零星篝火的营地边缘。脸上莫名的笑容越发盛了,手捻着腰间红绳儿打的金绣钱袋,不知在想些什么,对面的崖壁已经被夜色包裹,枯死的树藤挂在突出的棱壁间像拖长了的吊死鬼(一种虫子),更浓黑的石壁上处处的浓稠,有新,有旧。是九门多少血液染上的?黑褐色的斑驳血迹在石壁上毫不突兀,就该在那里一般,就该是这样一般...

沿着营地边缘漫步,山坳里的冬季没有雪,也对,这样白的东西怎么生的出在这里呢...齐家伙计带来四十个,而今只剩下十一,其余多半留在了底下,就是出来了也是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瞧着直叫人渗得慌,还不如没了命到地下享福。

话虽如此,做这般营生的,大抵都有了觉悟,出不来...只怪祖师爷不保佑吧。嘴角一抹冷冽的笑容,在严冬的夜里竟无丝毫差别。

又转过了个石块,不知觉竟也走到了七姑娘的营子,看着霜气覆着这顶毛毡的染紫大帐,一股莫名的心悸。单手扶了扶眼镜,冻僵的手指已经没了多大感觉,眼镜架子也是透骨的冰凉。他不曾忘,老九门各个都非庸人,霍仙姑能如今坐上霍家当家的位置,除了吴老狗的相助,她自己的手段也是非一般的狠辣,否则怎么能镇得住手下那群祸心包藏的老狐狸们。更何况,在这平三门迅速衰败的同时,还能置身事外的本事,也不是人人都有的啊...

轻叹了一声,端起双袖,两只手互暖着。

来此地也有一年,摞出的书简纸帛大都保存的完整,大半也是霍家分去了翻译的活计,北京城里请来的一个镶金牙的人,动作倒是很快,只是不知是否能信的住。只希望霍仙姑这次没信错人罢,毕竟...不是自家的伙计,不知根不知底的也没个安全。

深夜里了,除了帐子外还没被水汽打湿的星火外,整个老九门都静悄悄的,守夜的伙计也不过是蹲守在各自的位置,一明一暗的烟草便是证明还有人未曾入睡的标志。

齐铁嘴是知道身后一直有人跟着的...跟踪的技巧倒是好得很,若不是他齐铁嘴留心了也定然发现不到。

定然不会是自家的伙计,至于有什么目的,既不是要取他齐铁嘴项上人头,他也就不想费那心神去猜,无非是张大佛爷,半截李这二人的耳目。

这二人还真是相像...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正这般想着呢,不远处的一点亮光直朝着他的方向闪了两下下,刺在镜片上反射了一点又随即被黑夜吞没。

哦?

眉正中轻佻,这便是张功武第二次下地前约定好的暗号,想来也有一个月余,他倒是不担心张功武的安危问题,张家人...纵然还是孩童也有着常人不能及的本事。而刚刚眼睛传来的感官可知,张功武已经平安归来,是否有老五的消息也看此了。

按捺住心里的一点急切,齐铁嘴又往二月红的营地晃了一圈,这才不紧不慢的踱回了自家帐子。撩开帘子,里头黑漆漆的,只有火盆子里面还有那么一星点儿的炭火,一个不大的少年蹲在一边搓着通红的手指,不住的放在嘴巴边呵气。

齐铁嘴从门旁的藤条架子上取下一张裘皮披风给张功武披了上去,毫不意外张功武对自己不搭不理,转身又点了洋灯,洋油在火光里发着兹兹的响声,没有人先开口...齐铁嘴也就做到了旁边的紫檀圈椅上,炭火中暖着的烈酒是怯寒的好东西。

“喝一口?”齐铁嘴取了暖着的酒壶朝着张功武挥了挥,整张脸在洋灯的光晕下散着家的味道。张功武愣了下神接过酒壶。

还是不习惯这种处事方式吧...他冷冷的暗笑一下。张家从不会有人做多余的事情,哪怕是为你温一碗酒...等价的交换,很公平,也很残酷。他就不止一次的看见过一同出来放野的张家子弟到了匀货的时候大下狠手,斗里也不见会有人拖着你逃命。齐八爷给他这一瞬的笑容...竟是有“家”的感觉。

大约还是觉得可笑吧,张功武摆了摆头,喝了口烈酒,酒从喉咙一路滑到胃里,顿时胃里就像烧起来一样,但是很暖...很暖...

“谢谢”张功武起身坐在了另一边的圈椅上,拎着酒壶的手微微下垂,眸子闪动了几下“狗五爷的事...”

齐铁嘴斜倚到椅背上“不急,你大可以慢慢说,或者歇一夜明日再说也无妨”

张功武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齐铁嘴,伸手在破破烂烂的袍子里摸索了一会,找出了块不知是什么料子的残破布块,暗黑的颜色和尘土黏在一起,只依稀辨得出原来的底色...大约是白色吧...

单手一撩,布块就朝着齐铁嘴飞了过去,不偏不倚的落在齐铁嘴圈椅的扶手上,盖住一侧的夕颜花纹饰。

齐铁嘴拢了拢额前的碎发,捧起这碎布块朝着灯光下打量了一会,又用手指甲刮了一块布块子上的污渍,放在鼻尖下闻了闻,张功武就在一旁拎着酒壶抿几口,眼神里说不出的深沉。

“这怕是血污吧?”齐铁嘴屈指剔走了指缝里的污渍,眉头微蹙了起来。“瞧着锻布子实打实的是扎染缎子,老九门里穿的起的不在少数,可这底色呈白...敢这般穿的也只有吴老狗了吧”语气笃定,乌黑的眸子一转,看向张功武“你这布块能说明什么?”

“狗五爷,没死”张功武报以同样的笃定。

“何以见得?”

“能在九门里坐上第五的位置,手艺自然不会差,更何况是有人趟过雷的古楼,生死不测,大约只是他想躲过这次清盘的一计吧”张功武冷哼一身。

他在第六层的暗道里发现的这块布,兜转在古楼里一月有余,无非是应了齐铁嘴的请求,也为着自己放野的任务。一路见了穿着各色衣服的伙计,他都检查了个遍,连同带了人皮面具的可能都检查了,偏是没寻到吴老狗的尸体。没死,那就是活着!

齐铁嘴带着玩味的笑容看着手上捏着的布块“看来五哥对于他的盘口,伙计都不放在心上呢...不过,还活着便好,还活着便好...”

放下手中带着血渍的布块小心扔进炭盆子里,齐铁嘴起身揉了揉面前冷着一张脸的张功武“瞧你那小花猫样儿,天寒地冻的,快去伙房里找人给你烧水洗洗,小岳可是老早就歇下了,你兄弟二人帐子就在这边儿一座,用我带你去么?”温润的笑容里是张功武不曾有过的东西。

“不必”略带着一丝慌乱,张功武跑出帐子,他只是觉得,齐铁嘴这个人还不赖,有“家”的味道...

看着少年离开了营帐,齐铁嘴缓缓踱步在炭盆子边,目光随意落在焚烧着的布块上,呛人的气味只是让他蹙了蹙眉。

小九那边...也该有消息了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