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九门恩怨

第二十九章 吴宅一夜

九门恩怨 凇靄 3124 2013-07-20 13:09:19

  齐铁嘴好不容易的跨坐在了墙头,正想好心的拉一把还在地下的张功武,手还没探出那边张功武就已经一个跃身稳稳的立在了不足一掌宽的墙上。然后轻松一跃,跳进了院子的一角。

“我怎么办?”齐铁嘴抬起袖子擦了擦脸上的墙灰,他齐铁嘴何时这般狼狈过,心里不由得一阵无力。早知道有朝一日需要翻墙爬院,他就好歹去学点功夫什么的,总不至这般...

“下来”张功武拆了院墙边的篱笆垫了下,朝着齐铁嘴招了招手。

其实他真的不怕高...真的...他齐铁嘴真的不怕...大,大概吧...

咬了咬牙正准备往下跳,耳边却刮来一阵冷风,接着一个橙红色短袍对襟马褂的男子就窜在了身后。齐铁嘴正想着看清来人时,肩膀一紧,耳边风更加大了,半秒不过双脚才又有了接触地面的踏实之感。

眼前一花,早一步落在地面上的少年身影挡在了自己前头,眉间锋芒毫不遮掩的看着他们对面那正抱着双臂倚在墙上的---陈皮阿四?

“哟,老八你家这小伙计还真是不上道儿啊,这眼睛看着...真想让人挖掉呢”陈皮阿四邪笑着从背光的墙阴影里走了出来,象征着他陈家当家身份的阳刻海棠花匕首反握在手中,在微弱的月光下闪着凌厉的冷光。

齐铁嘴暗自叫骂:怎么遇上这个煞星,脸上却换上了一副云淡风轻的笑容“这不是四哥么,我家伙计也是护主心切,四哥你莫见怪”说着也从张功武身后踱了出来,将矮了自己一头的少年小心挡在背后。总归还是个孩子,他齐铁嘴再不济也不会让孩子在这种场面出头。

“老八你来做什么?这可已经是丑时了呢”看似漫不经心的向前走了几步,张功武确实知道这几步刚好封住了他们唯一的退路。

「汪汪汪!」「汪!」「汪!汪汪!」狗吠的声音从墙一角瞬间传遍了整座宅子,打破了夜色的宁静。不大的院落里窜出一只又一只的狗,品种不一,或大或小,但很快的集聚在了一起朝着院子西头狂吠,像是有什么危险的东西隐匿在那方,各个龇起獠牙,瞪大眼睛。

齐铁嘴神色一紧,这感觉不像是狗对于他们闯入发出的警告,更像是...危险来临前的觉察!

张功武和陈皮阿四两人将齐铁嘴围在中央眉头紧蹙的扫视着四方的院墙。

“谁?”吴老狗拎着一把刀推开了房门,外衣扣子匆忙中还没系上,神色张惶。

“五哥!”齐铁嘴忙朝着房门方向喊了一声,现在是什么情况他并不清楚,但潜意识里他知道他们四人现在面临的定然不会是什么善物!

狗吠声一声强过一声,每座屋子里也陆续的点上了灯盏,越来越多的人被吵醒,齐铁嘴眯着眼睛试图让自己在黑暗中看得清楚些,但眼前仍然是模糊的一片“五哥,这般下去可不行”

吴老狗拧着眉头深望了眼西边的院墙,刚好是背着月光的那面,漆黑的不知里面有什么...轻歩走到了领头的一只黑色大狗身边,亲昵的拍了拍头附在耳边“黑背你带着狗崽子们把院子圈起来,别叫知道么?”

这大黑狗倒像是通了灵性一般,喉咙里发出了一声低吼,还真奇了!院子里其他的狗也都停了叫喊分散了开来,不多不少的将屋子围了个圈。

“你们跟我去主屋再说吧”吴老狗看了一眼大半夜闯进自己家门的三个人,将刀换在了左手,右手不自然的曲了曲臂。

齐铁嘴站着的位置刚好能借着不亮的月光看到吴老狗略显僵硬的动作:看来伤的厉害,养了这么些日头也没好。心里更加警觉一份,随着吴老狗的步子进了屋里。

刚进屋就听见里边儿一间卧房里传来女人大吼“吴老狗你个死货!大半夜的管好你的狗,扰着老娘睡觉,明儿就炖了!”

吴老狗身子颤了一下“夫人你好生睡着,我这就去,这就去!”说着还朝三人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蹑手蹑脚的领着人走到了厨房。

“老五你媳妇儿可是泼辣的很呐”陈皮阿四挑着眉毛邪笑,目光打量了一下不大不小的厨房,站着四个大男人也还勉强不挤。

就连张功武脸上也浮着一丝笑意,齐铁嘴更不用说,直接扶着橱柜边缘闷声的笑着,肩膀一抖一抖的,憋得厉害。

“爷这叫宠媳妇儿”吴老狗放下手中的刀,斜斜的靠在了灶台边上,手里不慌不忙的扣起了盘龙掐丝珐琅扣。

“你们三人约好了今儿来我吴家?”

“怎么可能”陈皮阿四不屑的啐了一声,瞥了瞥吴老狗看着自己发亮的眼睛。然后垮下嘴角的邪笑从怀里摸出了个小纸包朝着吴老狗丢了去“爷是来给他送点心的,你们爱信不信”说罢就抱着双臂跃上了屋梁坐下。

齐铁嘴挑了挑眉,轻声朝着吴老狗问了一句“陈皮阿四他可知道那玩意儿的事情?”

吴老狗拆着手中的牛皮纸包,捏出了半块水晶马蹄酥,肉疼的看了眼纸包里的糕点碎屑“不碍事,老四不是外人”

齐铁嘴瞧着吴老狗毫无吃相的吃法,手里扇子一抖:他就知道九门里没几个正常人...

转头看了眼默然立在身后的张功武,张功武了然的从怀里摸出了一张画纸摊开在了砧板上。

齐铁嘴收起了玩笑的神态严肃的拉过吴老狗“你瞧瞧,可是这玩意?”

吴老狗当即立在了原地“这,这...就是这个东西!”然后紧闭起双眼深吸一口气“老四,你也下来看看吧...”如果他想的不错,那这东西的出现,代表着一场浩劫...

陈皮阿四单脚勾着房梁就倒挂了下来,不偏不倚的挂在了砧板上方。眯起眼睛细细的看了看画纸上形似人的怪物“这就是抓伤老五你的畜生?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齐铁嘴朝后退了一步刚好的露出了背后一直沉默不语,却紧锁着眉头的少年。

“这是黑飞子”

“黑飞子?”吴老狗狐疑的和陈皮阿四对视了一眼,看到对方眼中的疑惑后又转回看了一直跟在齐铁嘴身后,一身鹅黄色生丝单衣的少年。

不知底细的人他们看过不少,只是事情来得紧急,现下也分不出精力去派人调查底细,既然是齐铁嘴信得过的人,他们也权当做能信得过吧...

“黑飞子,又称鹄怪,鹄人,早些时候甘肃民间传说中在夜间出没捕捉人畜的人首鹄身的怪物,据说及孝,成年后有反哺母鸟的习性。速度极快,性格狡诈凶残,好伏击或追击猎物,据说全身骨头都是由一种黑蛇代替,身子柔软异常,袁枚的《子不语》曾有记载”张功武一口气说完了对于黑飞子的所知。

不意外的,除了齐铁嘴先前已经知道,吴老狗和倒挂着的陈皮阿四都是一阵寒噤。

夜很深,屋外还隐约的传来狗从喉咙中低低的嘶吼声,被风吹散开了,每个人心里都是不可抑制的担心和忧虑。

不仅仅是吴老狗被这黑飞子所伤这般简单,这更关乎于道儿上老早传着的一个流言,还有近些年各门不断发现的了无人烟的地方,全身都被撕裂难以分辨,惨死的伙计...

“你们可还记得那个流言?”齐铁嘴沉默了许久缓慢的开口说道。

“你是指...”吴老狗也再没心思吃什么糕点,放下纸包语气低沉。

陈皮阿四也松了脚尖翻立在地上“鹄鸣三声,乾坤倒转,人心慌;天象异变,河水往西,灾祸降...”

话音刚落屋外就破天的劈下一个闪电,明灭的烛光霎时灭了,但雷电清楚的照出了四人脸上的苍白,和惊慌...

齐铁嘴倒是第一个镇定下来的,从灶台边重新摸出一支蜡烛点上“这不过是流言罢了,不能说明和黑飞子有关”

张功武沉思了一会“我想...是有人在背后捣鬼,说不定连这流言也是有人存心放出来的”

“何以见得?”

张功武顿了一顿,不知是否该接着说下去,这些已经是他能透露的最大限度。剩下的...都是张家不可外诉的秘密。

齐铁嘴似乎是看出了张功武的犹豫和尴尬,拦着两人轻声说着“他还只是个孩子,能知晓这么些已经实属不易,况且我觉得他说的并不全无道理”

陈皮阿四恢复了以往的邪笑,匕首斜插在离手一寸的木雕桌面上微微颤动“那这事怎么处理?我阿四可是瞧着这鬼东西就是冲着老九门来的一般呢”

“不能说”吴老狗一袭白衣立在中央“眼前长沙已经是快被战火烧近,惹得人心大乱对谁都不是好处”

陈皮阿四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小狗儿就是比旁人聪明些”痞痞的笑容看起来那样自信。

他陈皮阿四这条命是他一人的,管他天皇老子还是精怪神鬼,从来都只有他决定,这什么黑飞子想要在长沙动老九门?先问过他陈皮阿四便是了!

“那九门其他当家呢?”

“不说吧,此事不要第五人知晓了”

“小九也不能说?”齐铁嘴掸了掸身上蹭下的墙灰“我说五哥,你家院墙该刷漆了”

“他也不能说”

齐铁嘴勾着唇角淡笑了声,只是他并不知道,吴老狗的这个决定在日后给他留了一线生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