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九门恩怨

第二十五章 十年之轮

九门恩怨 凇靄 3098 2013-07-20 13:09:19

  来人安静的坐在了圈椅上,双臂抱着一柄乌金的古刀。齐铁嘴一瞧见就亮了亮眼睛,好货色他又怎么会看不出,不过看小哥宝贝这把刀的样子...夺人所爱可是不好。齐铁嘴眯着眼睛笑了一下,在他视线之外的门里另外走出了两个少年,步子很轻,一直到他们走进了屋子,站在了张起灵身后,齐铁嘴才发现...

张功武张功岳?这二人在跟他到了长沙后便不知踪影,还以为是在哪个地里淘沙子,怎么今天会站在这张家小哥身后...齐铁嘴挑了挑眉头,并不表示出对这两个人的认识。

而对面张起灵身后的张功武面色苍白如纸,他不是不知道齐铁嘴会在这样的场子里,但更不可能上前叙旧不是么...也许还认为他是张家派来九门里做的奸细吧。

张启山看这底下人各色不一的反应,棱角分明的轮廓在幕背后闪了一下,下人就捧上了一叠空白锦书和朱砂印恭敬的摆在一边长腿拐角方桌上。

“佛爷这又是作什么?”半截李收拢了手中的钢球,球面碰撞的声音在不大的厅子里听得清楚,一下子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这是我张家隐世的一支,而张起灵便是这一支势力派来的人”不顾着其余人的惊讶张启山继续说着“所谓终极,我想九门的各位也很有兴趣,这有关千秋百载”

“那敢问佛爷如何解释这‘所谓终极’?”齐铁嘴淡笑着端了茶水,有滋有味的抿了几口,丝毫不在意对面张功武看来的目光。

“只是一个秘密罢了”张启山摆了摆手

“若是要借助九门的力量守护,那至少要知道守护的是什么吧?齐八是生意人,最怕的不过是有钱没命花,连是什么也不清楚的贸然答应,对大家可是都不好啊...张家小哥,你说是这个理儿吧?”放下茶盏,齐铁嘴勾着一边唇角冷笑了声,这次倒是没有做什么遮掩,他脸上的表情大家看得一清二楚。

只是这幅情绪也只是在他齐铁嘴做生意时候的样子罢了...

“他说的不错”“是啊,佛爷,开诚布公的把事情摊开说吧”其余人听了齐铁嘴的一番话语,也跟着说了起来。

“张家历代守护的秘密只有一个”张起灵面无表情的抬起头扫视了一圈,连着空气都冷了几分。

安静了下来准备听着他做解释,齐铁嘴也饶有趣味的弯着笑眼看向张起灵。

“族长!”张功岳看着张起灵想要说出家族赖以生存的秘密,不由的心一急,上前几步就抓住了张起灵的胳膊。

淡淡的看了一眼抓在自己胳膊上的手,张起灵稳坐在圈椅上“放”

“族长!”张功岳不死心的扯了扯衣袖,拼命示意着张起灵不能说!只觉得身子一紧,就被张功武按住了手腕的命门上拖拽着拉出了大厅。

张功武关上了木门,不知什么心情的走回了张起灵身后躬了身子“对不起,是我没有看管好族弟”

“张家小哥可否继续说着?孩子嘛,自然是有任性的时候的”霍仙姑瞧着气氛不对,站了出来说话。

“泗水城底是张家最后一次迁移的城池,但是最后一任族长的信物也随着洪水埋在了里面”

“所以?”

“我需要有人替我张家取回来”张起灵淡然的颔了颔首“老九门的各位是不错的选择”

“可这跟‘终极’又有和关系?”

“张家现在处在的位置是长白一代,地底的青铜门后便是我们最后的使命所在,也是张家存在的意义。但是族长信物已经遗失了,张家所有的秘密也被掩盖在了水底,我虽然接任了这一任的族长一位,但知道的并不比你们多多少”

张起灵说话很慢,齐铁嘴他们也就耐着性子听,不时的发问几句,倒也差不多的弄清了来来去去的关系。无非是:张家现在已经失去了存在的意义,所有秘密都掩盖在了废墟之下,但除去那间存有秘密的屋子,青铜门后也有他们张家所寻找的,守护之期,十年一轮。来找老九门合作无非是想让他们在十年之后派人接替张家的位置。

一时间都静了下来,各自心里的算盘拨的啪啪响。

如果是按此轮流的话...齐家尚能安存七十年么...九门尚能安存么...这些还是未知的变数...

况且...若是答应了的话,又能得多少力呢...

“齐八有一问不知可否?”

“但说无妨”张启山看了一眼底下青年男子额前的碎发,金丝边框的眼镜底下是什么计谋呢?他有趣了想着。

“若是应了这要求,我齐家能获利多少?”

“长寿”张起灵淡淡的抛出了这句让无数人眼红的梦

“我齐家应了”

“解家应了”

“李家应了”

“几位哥哥都应了我霍仙姑也不好不应啊,霍家应了”

“陈家应了”

“红老板?”张启山转头看了眼迟迟不肯应的二月红,这一切在没开会之前就同二月红说过了的,原本以为会是他先答应,可怎地?

“应了”二月红垂着眸子,光线透过了连女人都羡慕的细长睫毛在他脸上洒下一片阴影,他不是不知佛爷的打算,可事到却仍觉得不妥罢了...

“这次从古楼中带出的帛书便是记载了麒麟血竭的制法”张起灵补充道。

“那不是放尸首上的东西?制来又能有何用?”陈皮阿四不以为然的冷哼了一声。

“张家的麒麟血竭,可保长寿”张启山慢悠悠的说出这句话

如果说此番九门带出来的帛书记载的是麒麟血竭的制法,那自己手中握着的这张帛书除去记载的长生的有关传说外,倒还真有一卷与其他不同,更像是一副...字画?

心里打定主意,齐铁嘴淡笑着取来锦书朱砂,紫毫笔沾上墨迹飞速的在锦书上勾下齐家的字样,随身携带的玉印沾了朱砂也印在锦书的一角。

毫不拖泥带水的完成了这一切,齐铁嘴抱着拳“想必也是没有什么旁的事情,齐八可是先告辞了”说罢就转身大步离去。

霍仙姑也急忙忙的重复了齐铁嘴的一套内容,跟了上去。

出了大厅就看见齐铁嘴展着折扇淡笑着站在一盆开得艳丽的芍药前,霍仙姑上前“老八!”

“哟,七姑娘找齐八有何事?”齐铁嘴丝毫不意外的看着身边突然窜出来的女人。

霍仙姑眯着丹凤眼,柳眉齐挑“吴老狗没死!”

“五哥没死?这怎么可能呢”齐铁嘴装作惊讶的样子

霍仙姑张望了一下才小声的附在齐铁嘴耳边“我有一物能测他生死,他没死便是好的,还想请老八你寻他回来”轻轻一声叹息。

虽说女人脂粉味是齐铁嘴最受不惯的了,但霍仙姑身上的花香味还是在接受范围内的,手里微凉,一块玉佩似得东西被塞了进来。齐铁嘴诧异的看着霍仙姑“七姑娘这是?”

“这是虫蛊玉佩”霍仙姑眸子里的光亮暗了暗,带着怀念的眼神看了眼玉佩“吴老狗那死货也有一只,是我坐上霍当家时候赠他的,不许他下。一雌一雄两只蛊虫封在玉里,佩戴者死了,这一只佩里的蛊虫也不会独活...吴老狗下地那段时间里这玉佩常常发热,能知道是危险重重,但我这只雌蛊终是没有死的,而今又安静了下来,想来吴老狗还没死!”

啧...好东西,齐铁嘴带着一抹赞善的目光大量了下手中的玉佩,最普通不过的样式却透着古朴的气息“这东西怎么能找到五哥?”

“两只蛊虫越靠近玉佩震动就会越厉害”霍仙姑嘴角弯了一个大弧“找到吴老狗之后就把这块玉给他婆娘吧,她是我发小儿,收着我一件礼物也没什么”

余光扫到厅子里陆续走出的人影,解九已经朝了这边走来,霍仙姑拢了拢发髻“八哥,这事儿还靠你了,平三门里只有吴老狗那人能信,上三门比谁都会算计也不能麻烦,想来想去还是八哥你最稳妥,小九也来了,我就先回了”

“嗯,齐八定当尽力”齐铁嘴淡笑着转身看了大步走过来的解九。

“咦,那不是七姑娘?来找八哥谈亲事?”解九戏笑着。

齐铁嘴垫了垫手中的玉佩“莫闹你八哥了,啧...这下吴老狗可有好戏看了”带着一抹不明的笑容,齐铁嘴一边向外走着,一边淡笑着将刚刚霍仙姑来找他说的事情说给了解九听。

“这么说,霍仙姑也知道吴老狗现在的下落了?”解九好奇的问着,手里握着的这块玉佩看起来确实也没什么不同,但对上光线细细的照一下便能看见里头有个细微的影子挪动。

“不算吧,只能说是知道了他没死”

“那要告诉表妹么?”

“还是算了吧,我挺想知道吴老狗回来的时候你表妹是怎么招呼他的”齐铁嘴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眯了眯眼,看的解九一阵心悸。

“对了,八哥你为何要应那张家小哥的要求?”

“你八哥现在肚子饿,吃饭!”齐铁嘴装模作样的挽起袖子,扇柄在解九头上轻敲了一下,虽说看起来下手挺重,但实则一点儿都不疼。

两人笑闹着朝一边的酒楼里走着,街角的拐弯处却慢慢的滑出一个藏蓝色的身影,只有半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