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九门恩怨

第十九章 离蜀川,驻长沙

九门恩怨 凇靄 1991 2013-07-20 13:09:19

  放掉手中的鸽子,齐铁嘴带着一抹浅笑走进了帐房,刚从鸽子腿上摘下来的纸片捏成了一只小团紧攥在手心里“小柯,把今儿一年份的份金都散给伙计们吧”

“爷,您这是要做什么?”被叫做小柯的男子狐疑的从账簿堆中抬起了头“一年份的份金可是笔不小的数目,平日里伙计们摸金分货的钱两也不曾少给过啊?”

“啰嗦”齐铁嘴随意拾起一本账簿翻看了几眼,嘴上不经意的说着“左不过是想让这些伙计过得好点,至少以后不用再做这般营生”嘴角淡淡的笑意连同一丝薄凉立刻埋在了心底,不叫人发现,不叫人看见。

解九传书来说那边都已经备好了,这个月启程回了长沙便可以开始最后的布置,事情若是顺利那么之后的千年万年高枕无忧,若是不顺那么齐家也不会独亡,九门当成历史灰飞烟灭...

齐铁嘴神抿着唇看手中的卦象-易经第十二卦-否卦:下坤上乾,天地否,初、二、三为阴

虽不是什么极凶的卦象,可做大事前最忌这一卦,难道此番真的是凶多?齐铁嘴散了卦,闭眸倚在书案之后,案上正中摆着的一盏普洱沏的兰花结【注①】散着幽幽的果味香气,甜腻里又有一丝普洱的清苦。

齐铁嘴出神的望着茶盏上空凝聚挥散升腾缠绕的水汽

方才的否卦之彖曰:否之匪人,不利君子贞,?大往小来,?则是天地不交而万物不通也,上下不交而天下无邦也。内阴而外阳,内柔而外刚,内小人而外君子。?小人道长,君子道消也。

否卦违背人的需求,君子正固是不适宜的,大的前往,小的来到...说的不过就是天地二气互不交流,使得万物无法通顺畅达;

再一则,上位者与下位者不相往来,天下没有国家可以存在。

阴柔居内而阳刚处外,内在柔顺而外在刚健,近用小人而疏远君子。

小人的作风在成长,君子的作风在消退...也对呵,当我们这群人也开始算计害人时,老九门气数也就尽了啊...

【注①:兰花结(俗称紫棋或蜜棋)香味带甜,黏牙为其特色,奇楠香的一种。】

======================================告别===========================================================

蜀川的冬季不似长沙那般干燥,还是冷的厉害。齐铁嘴淡笑着看着自家伙计们拔营收拾东西,每个人脸上都不是笑容,约莫是不心甘。

谁有能在这个时候心甘情愿的收手呢...富贵名望只手可得,只可惜齐铁嘴想要的从来都不是这些。拍了拍身旁一个虎背熊腰的伙计肩头“放心,这次的份金不会少了你们,我也让小柯分了你们齐家一年的份金”金丝框眼镜边缘泛着的冷光与齐铁嘴眼底的暖光相融。

看着伙计们明显放松了点的神态,齐铁嘴淡笑着摇了摇头,身后响起两阵破风声。没有回头去看,齐铁嘴开了口“你们呢,也随我回长沙么?”

身后一片安静,只不片刻一个清亮的嗓音就传了来“齐八爷,我和小武哥商量好了,出来才两个月,家里给了一年的时间放野,这里估计也没什么好东西了,就随你去长沙看看”

齐铁嘴带着淡然的笑容回身,眼睛里却是不可忽视严肃“当真?”

张功武上前一步甩开跟着的张功岳,扬着下巴,眼神里坚定显而易见,两个字沉重有力“当真!”

又一女声从不远的地方传了来,霍仙姑领着一个伙计慢悠悠的走了来“老八你也走了,我下三门可没人了啊”

齐铁嘴扫了两眼霍仙姑身旁一身紫色绸襟对褂的仆人,呵...霍家还真是阔气啊,一个伙计便穿这好料子的衣服,看来也定然是捞到不少好处。拱了拱手,齐铁嘴淡笑着“七姑娘可是说的不准,齐八身子抱恙,山里也确实是不适合体虚之人长待,何况齐家此番已经得了不少,再留不是贪心了么”

“也罢,老八你身子骨的确是差了点,我霍仙姑一介女流这也待的下,受得住”

齐铁嘴不再言语,只笑了笑转身。是啊...一介女流...女人能爬到这种地位付出的...比男人要多得多了吧...

送走了霍仙姑,张大佛爷那儿是肯定要去的,用同样的理由搪塞过了张启山,齐铁嘴转又进了二月红的帐子。

“二哥,齐八先行回长沙了”

“去我府上看看吧,告诉丫头,她做的阳春面我想的紧”

“齐八记住了,定然会去拜访嫂子的,二哥你放心...”

“去吧”莫回来了...张启山什么打算他二月红不是不知,军阀割据的年代,张启山的势力只在长沙一方,此番答应张家小哥来蜀川夹喇嘛也是为了要架空九门...好逐个蚕食吧。

齐铁嘴,你是聪明人,想必也有自己的打算...我二月红若还只是一人也好办,可如今已经不是了...丫头,我还有你,还有家...

二月红闭紧了眼睛,折扇搭在胸前微摇着,说不出的感觉,那样悲沧...

这还不过是个孩子罢了...齐铁嘴终是带上了这两个少年。车厢外的马蹄声‘哒哒’的响着,就如同入了春以来的细雨绵延不断,赶路已经有快一个月,蜀川明日可出。

撩开帘子看着窗外的一点新绿,山那头的栈道是最后一段,过了这段便可搭上直到长沙的火车。当时离开长沙还是一季深秋,而今在山坳里却是过了两个年...又一季春日。

长沙那边定然是乱了的...只是不知能乱成什么样子啊...嘴角一略弧度里嘲弄神色尽显。

一个月前的藏蓝帐子里他齐铁嘴险些送命,与虎谋皮...半截李得知他要回长沙时不怒反笑,只是笑容的阴冷又怎是齐铁嘴所不知的呢。

自己突然告别离开蜀川,定然是打乱了半截李的全盘计划,可他还是没有动手,只是不代表能让自己带的这一路人马带回长沙。

所以只要过了这段栈道出了蜀川...危险才是真的没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