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九门恩怨

第二十二章 混乱的老城

九门恩怨 凇靄 2418 2013-07-20 13:09:19

  半倚在自家宅子的院子里的躺椅上,头顶是新开的白玉兰花,迎着风散开一缕缕香气,心旷神怡。枝头挂着的只烤竹边的鸟笼,黝黑的鹩哥张着翅膀在不大的笼子里胡乱扑腾「八爷您好~」「八爷您好~」「恭喜发财~恭喜」「我饿了~我饿了~」「八爷您好~」

许是老久没有看见齐铁嘴,这只鹩哥来来回回的念着它会的所有话来逗人开心,几句简单的话来回重复着,嘶哑的嗓子叫喊出来并不好听,甚至是有点扰了这宁和的画面,不过效果还是很好的。齐铁嘴站起身,下人递上了只装着鸟食的手捧壶,拎下鸟笼朝着小鼓杯里倒了点食儿,这鹩哥就又开心的啄了啄齐铁嘴的手背,埋下头一个劲儿的啃着面前的吃食。

也许是太过安宁了吧,回来长沙已经有两日了,道儿上对这次夹喇嘛的事情似乎还不知晓,也没人来打扰齐家的生意。问了星儿,他也不知是为何,一向消息灵通的他最近也是没听到有什么关于九门的传言,或者是风声。

侧门咯吱的被人推响,皮革制的鞋子在青石板铺成的地上踩着,发出一点细微的声响。“八哥,这鹩哥儿想好起什么名字了么?”解九笑着看院子中央的齐铁嘴,他还记得出发前齐铁嘴说的「小九,你说给这鹩哥取什么名儿?」

“就叫‘小九’好啦”齐铁嘴招呼人在另一边的石凳上坐下,一整块石头打磨出的石桌上摊着两杯清茶,散着幽幽水汽。

“解九觉得还是叫‘小八’的好”解九顺着人手指的位置端起茶盏抿了一口,唇齿留香。

不管说什么,这鹩哥总是来上一句「我饿了,我饿了」闹得解九是哭笑不得。直到唤人拎走了这老是打岔的蠢鸟,解九才笑了笑,对面的齐铁嘴看得出这几月他在长沙待的也不安稳,至少是不怎么好过。

轻叹了一声,解九从怀里掏出了帛书的拓本,一旁还细细的做了不少对模糊不清地方的猜想。

打断齐铁嘴想要细查帛书情况的话语,解九先开了口“八哥,我想我们应该先说说九门现在的情形...”

“上三门的三位当家连同霍仙姑还在蜀川,威胁不算很大,但陈皮阿四是此番回来最早的一人,虽说下斗受了重伤,但恢复的也快。如今长沙除去九门的势力,大部分的出货进货都被他掐在手中,就连吴家的盘口也是被他吞去大半!八哥你回来的晚不知晓,我原先在信中提的,远不及他做的绝决”解九单手撑在石桌边缘,想了想又继续说了下去“长沙现在是一滩浑水,陈皮阿四就是这搅动浑水的鱼!”

齐铁嘴淡然的合上茶盏的盖子,瓷片在合拢时发出一声轻响,抬了抬眸示意人继续说下去。

“我解家前两月出了一件汉代的蟠虺纹镜,本不是什么顶好的东西,可价钱也不小,你猜怎么着?送货的伙计再没回来过,后来寻着人尸体才知晓定又是陈皮阿四这厮弄的鬼!咽喉是一刀割开的,腿骨上还有铁弹子的痕迹,不是陈皮阿四又会是谁!”解九似乎是也恼了,蹙着眉抿了一口茶又重重的摆回桌上,茶盏受不住这力道愣是磕碎了,棕褐色的浓茶流了一桌子。

齐铁嘴淡笑着挑了挑眉,这陈皮阿四还本事不小哟...能把小九气成这般模样。“那镜子兀得不是送给心上人的?不然丢了又怎么会这般恼火”齐铁嘴打趣着解九,果不其然,解九脸上泛起一层红晕。

“八哥你可别打岔,说这些有的没的,听我说完”解九红着脸挥了挥手“且不说这次截货吧,好几次解家收货,下地的时候都受到了不小的阻拦,还有命回来的人都说是看见了四爷家的伙计,暗中使了不少绊子给解家。星儿在店里也差点着了他的道儿,要不是我察觉的快,这孩子现在就该在梦里叫你‘爷’了。”

呵...还真是胆大!齐铁嘴眼里闪过一丝凌冽“吴家现在怎么样?”

“还不就这样,陈皮阿四那小子借着吴老狗没回来的名头接管了不少原先吴家的地盘,要不是表妹撑着,吴家怕是没了...”

【这里设定是吴老狗娶得是解九的远方表妹,泼辣和霍仙姑有一拼】

瞧着解九眼里的那点担忧,齐铁嘴问“你是怕你表妹以后拖着吴家这烂摊子苦一辈子?”

“也算是吧,只是吴老狗这人...还是九门里能和我解九算得上朋友的人,不然也不会将表妹嫁给他啊。”语气里的惋惜毫不做作。

“得了吧,吴老狗还没死,我们可别给他下咒”齐铁嘴勾着唇角笑了笑“也不知躲哪里耍去了”

“不是都说狗五爷折斗里了?”解九好奇的跟着问了句。

齐铁嘴从丝线打络的钱袋里夹出一张纸片“喏,这便是吴老狗下地前交给我的”

什么计划,什么折子不过都是掩人耳目的幌子而已,真正的计划只有二字「杭州」。解九瞧着手中纸片,俊俏的脸上闪烁着不清的神色,忍俊不禁。

像是蚯蚓爬的一样,杭州这两个字写的歪歪扭扭,也不知道是费了这吴老狗多少工夫描出的字,要不是齐铁嘴提醒,他解九就是猜破头也猜不出这鬼画符的二字写的是杭州!

“小九,你说外貌这种东西挺能唬人的不是?”齐铁嘴淡笑着旋下一朵盛放着的白玉兰花,一个一身纯白的年轻男子身影就同这花交叠在一起,纯白的,很干净...

解九再也忍不住,扑哧的笑了一声。可不是么,吴老狗这厮识不得几个大字,要不是家里婆娘逼着上了几天扫盲班,他估计吴老狗传信就该找张地图,在杭州画俩圈完事儿!

笑够闹够,一只鸽子扑腾着从琉璃瓦上摔了下来,正巧跌在齐铁嘴怀里。给鸽子顺了顺尾毛,齐铁嘴浅笑着捏开鸽子腿上的信筒倒出信,然后笑容凝在脸上,僵硬了许久...

“佛爷他们...三日后回来...”

解九也愣了一下,他们会这么快回来是不曾料到的,如果不是发觉了什么...就是他们求的东西到手了!

齐铁嘴唰的推开了手中握着的折扇“小九...这帛书的拓本是谁做的?”

“解家一个老伙计了,信得过”解九明白齐铁嘴此刻担心的是什么,这种担心不是没有必要,只是...

“不能留”冷静的眸子里没有一点人情的味道

“不能留,连同其它的拓本也一并烧了!”

“知道了,但八哥...”解九想了想,刚欲开口说出自己的猜想。

“你想说的我知道,这帛书并非完整,除了这一张...应该还有另外两张存在世上,不过瞧着译文,我们拥有的这一张是最重要的一张,他们不会轻易放弃的...所以只有毁的完全,才能保证秘密不被流失”齐铁嘴眼里的凝重和严肃全然不是往日里温和的模样,但没有关系...解九认得出就可以了!

“局,我已经布好,只差临门一脚”

“《穆天子传》小九可读过?”

“这个自然....”

两人相视一眼,不约而同的勾起唇边一角,淡然的笑容在两人脸上显得如出一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