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九门恩怨

第二十六章 精怪

九门恩怨 凇靄 2971 2013-07-20 13:09:19

  所谓的酒足饭饱也不过如此,齐铁嘴眯着笑眼倚在加了厚垫的木座儿上,左手一把描金扇子张张合合,右手里一碗茶汤,面前还摆着消食儿的点心。

“小九,你是怎地知道这家茶馆的?布置古色古香,连点心都最对我胃口”齐铁嘴捏着一片冰糖槐花酥放进嘴里,冰糖混着晒干了的槐花瓣在嘴里膨出一股清香甜润。

解九淡笑着看着眼前茶水里或浮或沉的茶叶片,白瓷青花的茶碗上描着的山水吸引了他全部的目光“这是解家洗白了的产业”漫不经心的朝一楼的大厅看了眼“以前是解家处理不听话伙计的地界儿”

“感情这地底下还埋着不少?”齐铁嘴挑了挑眉,一楼人声鼎沸,放眼看去座无虚席,或是品茶谈天,或是点了一碗茶汤歇歇脚,各路的人都集在这儿,跑堂打杂的伙计们一声接一声的吆喝着客人点的东西。

“那倒不是,之前的屋子给推了,重盖之前都挖出来换了地方埋,总不能让客人们坐在死人堆上喝茶听戏是不是?”带着一丝戏谑的笑容,解九撑着手肘就望向了齐铁嘴身后。

“哟,八哥你家小伙计来了呢”

齐铁嘴顺着人视线向后看了去,张功武穿着一身鹅黄色绸面短袍站在二楼的入口处张望着什么,腰上挂着的还是几月前齐铁嘴赠去做身份牌的血色翡翠,略显稚嫩的脸上带着说不出的凝重。

不大一会儿,张功武显然是看见了靠栏而坐的齐铁嘴解九两人,快步走了去。

“你家小伙计可有趣的很,刚刚会上,他可是站在那张家小哥背后啊...还叫着另一个孩子「族弟」呢”带着一丝玩味的笑容,解九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倚进圈椅背里。

“他们都是张家的族人罢了”齐铁嘴不在意的摆了摆手,看向走来的张功武“小武你怎地寻到这儿来了?”

“齐家有客人来了”张功武直着身子站在桌边,额前密布着细细小小的汗珠,想必是找来的时候费了不少功夫。

递上一碗凉茶,想了想又朝茶水里放了块蜜“喝点解解渴吧,瞧你跑一身汗呢”齐铁嘴淡笑着并不挪动身子,也没有跟人回家的意思。

张功武接过了茶盏,仰头一饮而尽,来不及抹干嘴边的水渍就拉起座儿上齐铁嘴的手臂,严肃的表情让解九看了都不禁想着:发生了什么?

“什么客人这般贵重?”齐铁嘴也坐直了身子看向捉着自己手臂的少年。

张功武似乎是顾忌着什么,刚才他跑进茶馆找人的动静已经引得了不少人的关注,而现在也有三两的人朝着这边看来。想了想拿指头沾了茶水在雕花方桌上写下了个「吴」字。

“小九,看来这点心可是吃不完了啊...”齐铁嘴随意扯过一旁桌脚边儿的巾子擦干了桌上的水字,一边淡笑着站起身子。

抹平了长襟上的皱褶,齐铁嘴迈着步子朝楼下走了去,才走两步又跟想起了什么似得“小九,你这点心能打包么?八哥好这口味的紧呢”狭长的眼睛里带着暖暖的笑意,所有人都受的到的和煦,然而暖意后边的冷色被埋得很深很深...

“八哥若是喜欢那解九让人天天做了送去府上就是了”解九站在原地笑看着两个人走下了二楼的木梯,然后匿进了龙蛇混杂的人群中,而自己最后那一句声音也被各式各样的吵嚷声盖了过去。

八哥,吴老狗回来了...我们胜算又大了一分不是么...眼底满是笑意。

=============================

齐铁嘴匆匆的跨进了院门,平日里爱看的川兰草也略了过去,直直的走进了里屋。

身后一直慢上两步的张功武挥手遣走了逗留在屋内的下人们,合拢了齐铁嘴进屋里的那扇半面树影半面刻花的红木门,然后回身借着院里的那颗长势饶好的玉兰树几步登上了屋顶,鹰眼似得目光扫过了齐家一间又一间的屋子,墙壁,以确保无人窃听。怀抱着佩剑,春风掀起了他袍子的一角,鹅黄色的布料子在空中上下翻飞...

“五哥?”齐铁嘴看了一眼身后关起了的房门,又将注意力转到了屋内正立在八卦图前打量着的男子身上。

这男子一身灰布麻衣,最低等不过的下人装束,负手而立的姿态却如同刀刃一般的锋利,可锋利中也不失温和,如此的,还能有谁呢?自然是消失了好几月之久的吴家当家,吴老狗。

“八弟近来可还好?”男人转过身,眉间一点恬淡。

齐铁嘴苦笑了一声上前走了去“自然是好的,倒是五哥你这几月跑去了哪里?吴家近几月日子可不好过哟”

撇了撇嘴,吴老狗坐到桌子另一边的鸟翅漆墨鼓凳上“去了趟小九娘家呗,杭州!”

齐铁嘴从钱袋里扔出一张小纸片,上面鬼画符似得字迹了然是吴老狗走之前留下的“我自然是知道五哥你去了杭州,可这种时候去那地儿可别告诉齐八是去登山赏水”

也亏得他是齐铁嘴,不然换做旁人发现吴老狗衣襟的碎布片定然就扔了不会细查,但他却记着陈皮阿四那厮说过,吴老狗藏什么重要的东西总爱往衣服夹层里缝,多少年的习惯都没改,这才留意了下张功武带回来的破布片,当日烧了的不过是他撕碎了自己袖子内面儿的一块,这块从而偷偷藏了下来。

吴老狗毫不介意的看了眼桌上自己那辨不清字迹的纸条“我家那婆娘不是杭州的么,这次去那边是去打点了点事情,梳理人脉甚的事情,来来回回也好几个月”

蹙了蹙眉“怎的?五哥你是打算迁去”话未说完便被打断

“嗯,长沙开始变天了啊...不早些布置难道在这里等死?”吴老狗笑着拈了一块桌上糕点盘子里的墨糖酥送进嘴里,旋即皱了皱眉“我说八弟,你可是太节俭了些,这昨天做的点心也摆的上桌面”

齐铁嘴扑哧笑了出来,额前碎发随着肩头抖动在眉前扫来扫去,洒下一大片阴影。

“五哥可真有你的”憋着笑,齐铁嘴也尝了一块墨糖“齐八觉得还不错啊,味道没怎么变动。倒是五哥你连昨儿做的都能吃的出来,本事不小呢”

都说吴老狗爱吃狗肉,这确实不假,可亲近的人才知道吴老狗顶爱吃的才是点心,一时半会都离不了点心。就连陈皮阿四这难缠的主儿都被吴老狗缠的天天往吴家送点心,不过这些是从前了。

收回神思,齐铁嘴望着对面坐上的吴老狗,几月不见面庞削瘦了不少,眉宇间也隐隐的透着一股狠劲,不知是在杭州遇上了什么事...

“八弟,我训狗你可知是为了什么?”吴老狗饮了一盏茶,也不再笑闹,眼底显出了不同平常的严肃。

“不是五哥你鼻子坏了,训狗来闻土?”

轻叹了一声“一开始也算是吧,前几年下地没注意着,鼻子给墓气熏坏了,这才想着训狗闻土,但你可知道我在蜀川发现了什么?”

“什么?古楼里的东西?”

“似人非人,似鬼非鬼的怪物罢...我想这长沙城里已经藏了这么些东西了,若不是三寸钉那日嗅出了这怪物气味,我恐怕就在回来的路上见阎王了”吴老狗长叹一声,那日的情形他实在不想再去回忆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也定然不会相信世间还有这种鬼怪东西。

齐铁嘴瞧着吴老狗那副回想起还不由得心悸的模样,心里也渐渐凝重了起来“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五哥你说说,齐八下地不行,但古书读了不少,什么精鬼神怪还是知道的不少”手指轻轻扣在了桌边的描画底儿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

“不知怎的形容这怪物了,血红的眼睛老大,人形,但是似乎跟鸟一样还带着对翅膀,浑身长满了黑毛,好几寸长”

“这...”齐铁嘴努力想着自己是否曾在古书里瞧见过类似这类精怪的段子,《山海经》是自己所熟悉的,并没有记载了跟这类相似的鬼怪啊...心中浮上了一丝疑虑和浓重的不安。

“五哥,你可是确定了有这种东西?”

“当然,那日我被这畜生偷袭,若不是三寸钉你现在是见不到我的了!这畜生力气奇大无比,奔起来就跟飞似得快,我逃了好几十里路,到了人多的镇子上才险险的避开了它”说着还解开了麻衣的领子,动手拨开了肩头的衣服,露出了肩膀上几条狰狞的疤痕。

“喏,这就是那畜生抓出来的”

齐铁嘴绕开桌子走到了吴老狗身边,俯下身子细细的查看了肩上的伤痕,几乎贯穿了整个锁骨的血槽现在已经结了疤,但仍能看得出当时受伤之重,血肉翻开,这伤痕并不是什么兵器所伤,更像是利爪从后勾住了肩头然后向后拖拽,贯穿了整块骨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