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九门恩怨

第三十二章 洋人生意

九门恩怨 凇靄 3194 2013-07-20 13:09:19

  如果一个人能预知生命中的某些轨迹,那么他会是整个世界的赢家。只是可惜...他齐铁嘴并不是...

==================

漫长的夜过去后总是有一堆的事情在等待着他去处理,很琐碎,但是每一件都同样重要。

“星儿,账簿理好了就送来我桌上”齐铁嘴挽起了袖口的一道边,或许是墨迹还未干的缘故,他面前的这幅竹印染在了乳白色的袖子上,墨黑的一大块。

齐铁嘴不在意的揉掉了画纸,袖子上的污渍就让它在那里待一会吧,反正也没人看见不是么...

不大一会,账簿已经工工整整的摆在了面前,齐铁嘴有时候会想,这便是齐家当家最大的好处了吧,只有一处盘口,做账出货的伙计都是心腹,不用像吴家霍家解家那般,查个帐都要大动干戈。歧觑老九门财力地位的人不占少数,狼子野心也是人皆有之,不过有些人能忍住憋在心里一辈子,有人却敢背地里耍滑头。

轻笑了一声,这些人最后死的很惨,不是么...

“小武,张家对于背叛之人是如何处置?”

静立在一旁的张功武似乎是被他的问题问愣了一下,而后又以坚定的口气说“张家不会有背叛者!”

“是么”齐铁嘴也不再发问,只是闭上了眼睛理出一些思绪,但是依旧很乱,很乱...

白日里并不用担心黑飞子的来袭,齐铁嘴记得自己早些时候问过张功岳「为何会有黑飞子出现?」

这个孩子平日里跟着齐家的伙计一起下地,玩的好不开心,在回答他的时候也是毫无心机「这畜生不过是被人豢养的玩物,走狗罢了」语气里很是不屑一顾。

「豢养?」

「左不过就是豢养喽,你还能指望这畜生有多少灵智?都是那些人赋给它们的罢了」

「哪些人?」

「就是...八爷您问这做什么?」

张功岳险险的收住了话头,瞧着张功武正沉着一张脸往他们的方向走来「八,八爷您自个儿回去吧,我还要下地!」说着就往盗洞里一钻,没了人影儿,着实让齐铁嘴恼了一番。

思绪又回到现在,一坐,竟也是过去了一上午的时间。

门帘上大的珠翠琳琅的响了一片,齐星探头探脑的从后边儿冒了个脑袋“爷~佛爷派人送了帖子来说问那刺客的事情”

“就说我受了惊吓染上风寒,不便登门了”齐铁嘴无可奈何的摆摆手。

到最后还是让人传出消息说是有刺客为了吴家的镇宅之宝前来行刺,甚至还有模有样的张出了追缉令。至于吴老狗一直嚷嚷着他吴家脸面往哪里放的问题,暂且被老四用暴力制了下去,这些且都是后话。

摆在眼前最重要的有两件:一则是小九他们在塔木托可有收获;二则是要尽快查出张功岳口中‘豢养’黑飞子的人。

张功武口中定然不会问出什么,他齐铁嘴也并不像逼这二人说出来,不愿说就不愿说罢,也无妨。

“爷~佛爷遣人来说等您病好了再来拜会,他先回东北了”齐星瞧着天色也差不多,关紧了铺子大门插上插销。捧着盏金桔蜜饯,一边吃一边朝着里屋走了来“要我说那刺客也忒傻了点,长沙堂堂狗王家中也敢行刺取宝,明摆着不要命呢不是?不过说来也奇了怪了,四爷竟也在那里,据说还伤着脏器了呢”星儿鼓着被蜜饯塞满的嘴巴直哼哼,他可是老早就看不惯那一天到晚喊打喊杀的陈皮阿四了,让你乱显摆呗,这下着了道儿了吧~

齐铁嘴看了眼毫无吃相的齐星,这孩子在想什么他是最清楚的,正是因为太容易被看透,所以在让星儿给自己送衣服来时只说是五爷家遭了贼,并没有说出实情。

气氛不知为何有些压抑,内堂并不大的方桌上是几样精致的小菜,三副碗筷都静静躺着原来的位置,没人先动手。

齐星吞着口水盯着桌上那盘葱油烧鸡,手里还大大方方的往嘴里送着金桔脯子。一旁的张功武身子大半隐在了暗处,只留下一双手交叉摆放在桌面上,从齐星的角度来看很是诡异。

而且...小武哥的眼睛明明就是盯着我们家爷的啊!齐星在一旁,心里直挠挠。

“吃吧,再不吃冷了都”齐铁嘴抬着手戳了戳一旁发着呆的星儿,语气明显是缓和下来了不少。看着星儿一边扒饭一边说着长沙城里的琐碎事情,齐铁嘴只静静听着,不时的发表几句看法。比如什么

「爷,昨个儿我去买点心的时候文姑娘冲我笑了诶!」

「哦,那你笑了没?」

「我都笑傻了都」

「...」

「爷,您猜咱铺子后边儿的街上新开了家什么铺子?」

「不想猜」

「您猜猜呗~」

「...」

「好吧,爷我跟您说,是家缎子铺」

「所以?」

「有人说看到二爷和二夫人了!」

「所以?」

「他们很般配啊不是么!!!」

「...」

「爷,有人说最近城里来了不少洋人」

「他们来做什么?」

「不清楚,不过听吴家一个小伙计说那些洋人专门往古董店里转呢,爷我跟你说洋人他们长得可怪了!那眼睛珠子跟玻璃似得,还满头金毛~」

「买古董?」

「一掷千金呢,不过都挺傻,咱开了什么价就是什么价,都不还的呢~」

「你做他们生意了?」

「没呢,爷您听得懂东夷话么?您说要是洋人来了咱铺子上咱拿什么招待他们啊?九爷给咱的什么咖什么啡的东西好不?」齐星越说越兴奋,这都快赶得上手舞足蹈了。

齐铁嘴扬了扬眉,他并不觉得长沙城里一夜冒出这么些洋人会是什么好事情,对于洋人的事情他齐铁嘴并不熟悉,可也不陌生,老九门大多是不做洋人生意,不过现在是战火燎原,能多集着点钱财也就多集着点了。

不过齐家许是铺子小了些,洋人们的生意做的并不多,也仅仅是几个小物件,没什么价值。

“安静吃你饭吧!”齐铁嘴举着象牙柄银丝纹云筷子重重的敲了一下说的满面通红的星儿额头。

“是~~~”齐星揉了揉被敲疼的位置,有些委屈的低下头闷闷的扒着饭,他还有好多没说呢!

五爷今儿早上领着个金发碧眼的洋人进了铺子,长沙城里都传遍了,说是五爷要把镇宅的宝贝卖给洋人了!

齐铁嘴心不在焉的有夹了几筷子笋子,也不知是尝出什么味道来了,眉间微微的拢了起来。

本这长沙城里,能做洋人生意的大多都是些小本生意人,或是不入流的手艺人,真正的好东西都端在老九门的手里不会轻易示人。

只是貌似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不安,似乎是长沙城平静了许久,人心都开始惴惴不安了起来,而如今洋人满城的局面也让他们更加坚定长沙城不久就会沦陷,每个人都开始了最后的盛宴,大批大批的古董流入了海外。

齐铁嘴看着齐星利索的收拾着碗筷,眯着的眼睛里不知是在想些什么,似乎是在睡着,但又像是在听微风语。

“有人来了,星儿去开门吧”齐铁嘴重又架起了单边儿金丝眼镜,方才张功武从窗户翻了进来,说是有两个洋人正站在门前嘀嘀咕咕,不知说些什么,既然来了那就进来聊上几句吧。

眼底精光一现,正愁是不是要打发人去查查为何会有这么些洋人,这就送上门来了呢。

齐星半信半疑的打开了铺子门,自家爷总是神机妙算的吧,而且每次都没错过...但是还是会不大相信,不过这次他还真是想错了,是张功武带回的消息。

齐星一打开门就看见两个金发鬼子正站在自家铺子前叨咕什么,看见他开门还一脸惊讶的样子,齐星微微一笑,总不至给爷太过丢人吧,不就是俩洋人么!

“哈罗啊~”齐星好像记得九爷说这就是洋人们打招呼的方式吧,剩下的要怎么说呢?星儿站在这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的看着门神似得两个人。

“你好,我们是来买东西的”其中一个洋人似乎是瞧出了齐星的窘迫

“我们会说中文的,中文...很好听”另一个洋人也跟着说了一句,不过显然没有前面一个人说得好,语气还生硬的很。

“那,那你们就进来吧”齐星引着两个人进了外厅。正思量着去捣鼓点咖啡来,自家爷坐在内堂里出了声儿。

“星儿,去给客人泡两杯苦丁茶来,要去年的老茶”

“得...得嘞...”齐星暗自替两个洋人叫了一声苦,啧啧,自家爷还是这么喜欢折腾,苦丁茶!那得多苦啊,而且还要去年的老茶,喝着嘴巴都能苦麻了!

齐铁嘴淡笑坐在内堂临近帘子的一方六笼圆凳上,眼睛透着一层镜片和层层珠帘打量着外堂里转悠着的两个洋人。

身材高大魁梧,都是一袭白色的棉质长袍,其中一个身上还挂着条银质的十字架,看上去还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背着双手在货架中踱步。

“小武,你说这两个人会是单纯来买货的么?”齐铁嘴扬了扬眉毛,偏着头,但眼睛还是盯着帘子外的两个人,闪耀着不知名的神色。

“出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张功武抱着剑斜靠在墙上,眼睛并不看外面,只靠耳朵里传来的声响辨出二人的位置与动作。

“我可是长沙的神算诶”齐铁嘴淡笑着摇了摇折扇“可不能让人这么轻易的见着”

“又不是大闺女”张功武咕哝着接了一句,自发的忽略了齐铁嘴看着自己时候的惊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