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九门恩怨

第三十九章

九门恩怨 凇靄 3124 2013-07-20 13:09:19

  “黑飞子的出现不知是否和嫂子你的阵营有关呢?”齐铁嘴半仰起头,笑容淡然。

“哦?黑飞子是张家的?”女人装作兴致的样子挑着柳眉。

“不,黑飞子是嫂子在操控着不是么?”又补上一句“至少…长沙城里的这几只是嫂子操控着吧?”

女人先前笑着的嘴角迅速的垮了下来“你为何会这样说?”

齐铁嘴看着女人这般动作心里更加是确定了几分“嫂子你自己怕是不知,你身上有黑飞子那股味道,很淡,也几乎给你的胭脂味盖了过去,五哥鼻子废了不知道,可狗不一样,你可记得五哥的那条黑背每次见了你都会很警觉的躲开”

“那八弟你闻得出来?我便是黑飞子喽?”

“齐八对气味这类敏感的很,每次见嫂子你总会有这么样一股味道,只是一直不知是什么气味,直到那日才得知,原来是接触过黑飞子的味道”

“说的不错”

“嫂子…齐八只是想知道,这么些个人都来争夺这两卷帛书,值得么…?不惜扮作解九表妹的模样也要嫁进吴家,为的不过是五哥的势力,而现在…连五哥也被黑飞子伤得厉害”

“值不值得自然有阎王告诉你”女人凑近了身子在齐铁嘴耳边留下轻飘飘的的一句话“而且…你有一事说错了…我原先是想着嫁进解家,只是后来…我爱上了吴老狗那个死货…所以,我不会让他死…也不会让他知道这些事情的真相…”

女人说起吴老狗,阴冷戾然的眼睛里也浮上一丝柔色,只是手下的簪子却不留情的直直扎了三寸,只需轻轻一划…

然而…

“八弟你可在里面!?”屋外意外的传来了吴老狗的呼声,还夹杂着零碎的脚步声猛地朝着这里奔了来。

“算你好运!”女人抽出簪子狠狠瞪了齐铁嘴一眼“不许告诉吴老狗!”说罢就匆匆打开了里间的木门闪了进去,在她关门的那一瞬间,屋外的门也同时的被撞开,映入眼帘的是吴老狗,陈皮阿四,还有张功武。

“你们来啦…”齐铁嘴扶住了右边的肩膀,喷涌而出的血液已经染红了他两层的长袍和马褂。他站起来,用身子挡住了桌上一角的一个相框,那里面是吴老狗和女人结婚时的照片…他只是知道女人那时笑的很开心,吴老狗也是…

他还不忍让这两个人相仇为敌…

张功武似乎是了解了全部一般直接架起了齐铁嘴“快点回去,这里不安全”

似乎是失血过多…齐铁嘴苍白的脸色确实让吴老狗和陈皮阿四也惊了几分,不再打算多问上几句或者是翻查一下这个房间,四人匆匆退出了这屋子,然后身后是少年们高呼着救火的声音,而齐铁嘴只是脚步踉跄了一下,稳住了吴老狗想要反身回去查看一番的念头。

“先回去…”

【----齐府----】

“三,三爷!”刚准备给自家爷去拿点药的齐星踉跄着步子看着门外那坐在轮椅上,脸色阴沉的半截李,不由的浮上一丝惧色。

“带我去见齐铁嘴”半截李淡淡的抬了眸子看一眼眼前如同见了鬼一般的少年。脸色却也并没有因此多少改变,依旧一副阴沉沉的样子,还带着些焦急。

“好,好!您跟我来,四爷五爷和我们爷在内屋,三爷您随我来”齐星赶忙引着半截李往门内走了去。

“五哥,你们怎地会寻去那里?”齐铁嘴看着张功武给自己肩膀缠着纱布,也不知他是用了什么,肩膀现下竟也不是很疼。

“多亏了小武了!不然八弟你今日怕是要折在那什么讲武堂了,你知道你肩上伤口若是划破半点,那肯定是救不回来了的。”

“说到底,你怎么会去那里?还偏要一个人”吴老狗不解的看了眼肩头点点鲜红的齐铁嘴,嘴里还是不住埋怨,然后陈皮阿四拍了拍他的肩,示意他慢慢问。

齐铁嘴勾着嘴角苦笑了声“本是想去那里寻些消息,只是那人下手...太狠心”

“你可看见他什么模样?瞧着这伤口还是什么尖锐的利器伤的,不太像男人,应该是个女人吧?”吴老狗沉思了会,他进那屋子的时候并没有细看,所以也不大分得清。

张功武给齐铁嘴包扎的手略微顿了一下,抬着头看到齐铁嘴眼底坚定的目光“恩,是个女人,不过像是带了面具,也不晓得是什么真实面目”

最多也只是个可怜的女人罢了...如果说她背负着的也是宿命...那么只要她是真心的爱着吴老狗,他齐铁嘴也不至于会揭穿...

“那就有些麻烦了,这讲武堂偏偏没有九门的势力在其中,想寻出这人怕是有些困难”陈皮阿四也接了话插上一句,不过他看起来并不是担心的样子,只是脸色的嘲讽意味越来越明显。

齐铁嘴看在眼底,他终也是怀疑到了那女人身上...凭他跟吴老狗的交情,想必是不会说的吧...

“爷!三爷来了!”

门被猛地撞开,齐星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指着门外已经依稀可以看到人影的半截李。

张功武加紧了手中的动作缠好系了个结,在人还没进来的时候便闪身进了卜卦的屋子,掩上了雕花木门。

齐铁嘴无奈的笑了声“星儿你去厨房看看饭做好没,下次别这么慌慌张张的,叫人看了闹笑话”想抬起手拍拍少年的肩膀,却又无奈的发现惯用的右肩已经使不上力气,最后垂下的手无力的搭在身侧...

“手是怎么回事?”半截李推着轮椅从门后滑了进,蒲草垫上的身子绷得笔直。

齐铁嘴淡笑着回了声“我说这是谁呢,原来是三哥您呐,怪不得我这小伙计吓得跟个什么人儿似的”

“三哥好”吴老狗拱了拱手,而一旁的陈皮阿四只是点了点头算作问好,两人都略微疑惑的相视了一眼:齐铁嘴为人处世都以淡和为一,虽早知半截李与齐铁嘴并不对盘,但也不至于这般的直接漏出讽刺的意思啊...

齐铁嘴淡笑着说道“三哥好本事,齐八这受了伤还不足半日,这前脚刚到家,后脚三哥你就来了”嘴角那抹弧度里无不透露着冷淡,嘲讽,挖苦。“三哥,你伙计还当真是尽心尽力呢...”

“你...早就知道”半截李绷直的身子摇晃了下,眼睛里不知名的竟泄露出一丝丝的...愤怒?

“能不知道么?”齐铁嘴淡笑着坐了下来,左手不大习惯的端了碗茶水抿了口“三哥,齐八是不会什么功夫,可齐八不是什么啥子,不至于有人一天到晚的跟着也不知晓”

他不想再装糊涂的唯一理由便是...没有时间了...若是跟着他的那个伙计看到了女人的真面目,那半截李势必会跟佛爷联手,借着这件事情来铲除了吴家。

吴家同齐家以前虽不是什么交好,但唇亡齿寒...平三门的吴家若是灭了,他齐家也不会独善其身。只有先将事情挑开了,才能抓住事情的主动权。

“那...只是为了护你平日里安全,我李家答应过,也可护你周全”

“那为何我受伤之时三哥的伙计并不出手,而是躲在暗处偷看我齐铁嘴笑话?”齐铁嘴淡笑一声。

听到人这般说,半截李眸子更加暗了些,不去理会一旁的两人,他继续说到“八弟你说的散去齐家到我第三门来当差可还算数?”

“哟~原来是三哥您怕齐八这胳膊废了不能做好师爷这位置,所以才日夜让人监视着?”

“那倒不是”

“你又何必解释呢?”齐铁嘴冷哼了一声,并不给半截李留一丝情面“那日你要害我,我自然只能虚与委蛇,但如今在这长沙你还动不得我齐八半分!”

半截李只双肘交叉的搭在轮椅扶手上,面色阴沉,并不知在想些什么。

末了半截李闭了闭双目,再睁开时已经没有半点颜色,从骨子里透露出的寒意让屋子里的三个人都不大爽快,陈皮阿四正欲发作。

“八弟...这后果可要自己承担”

“不劳三哥费心”

说罢半截李就掉转了轮椅的位置径直的从里屋内滑了出去,没再多一份话语...

吴老狗在一旁看得是一头雾水,虽从两人对话中听了个大概,但是齐铁嘴口中的决绝不该是老九门里的人该有的...这种所谓的逞一时口快,对他们这些人来说是...大忌!

“我先走了”陈皮阿四丢下一句轻飘飘的话语也三两步走了个没影,张功武从卜卦室内出了来“半截李会对齐家出手”

齐铁嘴淡笑着摆了摆头“无妨,怕他吞不下呢...”

“吴家...”吴老狗迟疑了一下“紧急关头不会袖手旁观”

吴老狗的脸上是少有的凝重,他是吴家的当家,无论如何家族的利益也要放在第一位做考虑。看着齐铁嘴的眼睛,他知道齐铁嘴眼睛里也有迫不得已的无奈...

可他们不身由己...相同的淡笑,差不多少的弧度,老九门的当家们谈笑风生的背后的那些身不由己,从来就没有人看得到...

齐星从门外探出半个头“爷~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先听哪个?”

“随你说”

“一是...九爷回来了。二是...佛爷也快回来了...”

少年挥了挥手上的一张电报和今日的最新报纸,报纸上面赫然写着《东北易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