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九门恩怨

第四十章

九门恩怨 凇靄 3165 2013-07-20 13:09:19

  齐铁嘴坐不住,催着齐星就马不停蹄的赶去了解家大院,被请到了院子里坐下,下人们告知解九爷昏迷不醒,请了大夫在屋里看呢。

坐不过片刻,院子侧门里走出一个浅灰色西装的男子,齐铁嘴隐约记得这是跟着小九一同去日本留学回来的人,现在在为解家做事,是小九的心腹之人。只是…他还真是记不大清叫什么。

“八爷”那人笑了笑快步走到了面前,齐铁嘴不得不说,同是一种颜色的西装穿在这人身上就不像小九那般顺眼。

“何事?”

“九爷昏过去之前让我给您送个东西来”那人将一直捧在手中的一只约有两尺长宽的木头匣子,鎏铜扣子扣得紧紧的,看不见里头装了些什么。

摆手遣走了那人,齐铁嘴小心的揭开了匣子。

丝绒布垫着的木头匣子方方正正的摆在桌子的边缘,已经被人打开的样子,空空的匣腹像一张大嘴吞噬着无尽的生命。

齐铁嘴不知道,只为了这一只匣子里的东西…他们付出了多少性命。回来的只剩下解九和他的一个伙计。而现在大概也只剩下解九一人,伙计重伤不治…到了解府门前就噗通的倒下,再也没有起来过…

去了那么多人…所谓的长生难道只是这一套玉俑么…

玉俑即玉衣,分金缕、银缕、铜缕。墓主身份不同规格不同,汉朝风行,三国时期,魏文帝曹丕下令禁止使用玉衣,至此玉衣销声匿迹。不知为何…塔木陀会有这玉俑呢…

齐铁嘴眉间那抹担心的神色是不可置否的,手下的这套青绿色的玉俑仿佛是有千万斤重,压在胸口沉甸甸的。

“小九可醒过了?”齐铁嘴站在解家大院的一株木兰树下,手边的茶凉了又换…可屋子里还是半点动静都没,收回了轻抚在玉俑片上的左手,扣上匣子。

“回八爷的话,大夫还在里头呢,应该是快了”下人恭敬的答着话。

“唉…”不再去瞧那倾尽了许多鲜血带回来的匣子,齐铁嘴不用多想也知道,去塔木陀的路上定是发生了许多危险,去的人有二十,回来却仅有小九一人。不过还好…小九好歹是活着回来了。

解九命格方正,以智压天,这一劫好赖是过去了…大约也是多养养便好…

门被推开了,里头走出个白须的老者“齐八爷,您进去看看吧,九爷已经醒了,就是人还虚着,不易操心劳神”

定了定心绪,齐铁嘴起身跟这老者道了声谢也就推开半掩着的门进了去,门内的四方帐子里半躺着个人,那边是不见了三月有余的解九。

左手掀开帷幔,床上解九的脸上显然并不很好,不再是一身笔挺西装,穿着一身中扣仿唐装的解九看起来别外的有那么一丝惫懒。

“小九,可好些?”

“八哥你来啦…”解九脸上牵扯出一丝淡然的笑容“只是一路赶回长沙疲乏了些,身子并无大碍”

听到人这样说,齐铁嘴才略微的放了心,接着又是轻叹一声“小九你回来太早,这些日子长沙并不安生…”他当初让解九去塔木陀寻所谓长生目的其一便是为了让解九最好是能拖些时日回来…至少是在他安排好所有之后…

“发生了什么么?八哥你的肩膀扭到了?”解九轻蹙了眉,隔着衣服他并看不出齐铁嘴的肩是受了伤的,只是好奇怎么会动作不太自然。

“只是睡觉的时候扭到了,没什么”齐铁嘴笑了笑“小九你还真是厉害呢,长沙的有名的倔脾气大夫都给你请了来,他不是不出医馆看病么?”

“他…在我解家一间铺子里当差,只是旁人并不知道是解家的产业”

齐铁嘴还啧了啧嘴说着什么,解九脸上却浮现出了一丝古怪,像是悲伤,又像是不忍,但更多是坚决…

“黑飞子小九你可听说过?”

“鹄人?”解九心里掠过一丝怀疑。

“恩对,就是那畜生了”齐铁嘴并没有去看解九脸上的表情而是倚在床柱边望向了窗外的一波青绿色的水潭,此刻无风无雨,安静的水潭上连一丝涟漪也没见着,偶尔水面上拂过几只小虫子,那便是这汪清潭此刻的平静。

脸上挂着点点笑容,单边眼镜下的眸子却是不可深测的幽邃,此刻的齐铁嘴也很平静,就如同他正说着的‘黑飞子’一样,这几日也同样平静…

“长沙有这种东西?”解九蹙着的眉头见沟壑更深了些,全然不是听到黑飞子的不解和惊讶,更多的可能是…

齐铁嘴看着解九脸色古怪,也只当做是还在病着没有多加在意“嗯…”

看了看已经不大早的天色,齐铁嘴起身告辞“小九你还是好生歇着吧,管着手下人不要将你们去塔木陀带回玉俑的事情乱说,长沙城里的事情也尽少参与了”脸上浮出的担忧有增无减。

解九半躺在床上突然就猛地咳了起来,手略微哆嗦的端起床头的茶盏,抿茶缓了这阵“八哥你放心,解九能照顾好自己”惨白的唇硬是扯出一个笑容,头垂的很低…

“那我就先走了,有什么八哥可以帮得上忙的不用客气,尽管说就好”

“那不送了”解九又躺回了被子里“那玉俑的事情…还要多劳八哥你烦神了…”

齐铁嘴顿了顿脚下的步子,回头冲着解九淡笑“你我又何必分这么清楚呢,不费神的”

“路上小心”

“嗯,好的”齐铁嘴淡笑着迈过了门槛,鹅黄色长衫袖口的那株幽兰像是活了一般的散着幽幽清香,上下翩翻在齐铁嘴的袖子上,随风。

解九今儿好像有些不大对劲,平日他可不会说出这样生分的话,脸色也不很好…齐铁嘴出了解家大院,这般想着,脚下青石板铺成的路上鲜有人烟,隔着围墙还能隐约看见解九院子里那高过墙的枝桠。

同解家一院之隔…齐铁嘴在走过那一墙之后脸色那一丝若有若无的淡然也彻底的变为冷漠。

手不方便提东西,齐铁嘴唤了解家的一个信得过的伙计将玉俑送去齐家,他觉得自己做的很明智,因为在巷口的转角处有一只眼熟到不能再眼熟的红木轮椅静静立在那里,而毫不意外的是,一身印影花蓝袍的半截李稳坐其上。

目光像一条吐着红信的毒蛇一般纠缠在他身上,带着腐臭,阴冷,暴戾的气息…

“怎地,现下不派伙计来,三哥亲自出马?”齐铁嘴勾起一抹淡笑看着面前的半截李。

“把你知道的全部说出来,不然…你会死”半截李语气里带着少有的一丝焦急。他方才看见齐铁嘴从解家走出来的…如果事情真的是他偶然听到的那样…齐铁嘴绝对会有危险!

“哟~三哥这直接改手段了?”齐铁嘴轻挑眉头“想要除掉我?”语气里满是讽刺。

齐铁嘴也知道逞口舌之快是大忌,可在半截李面前,他似乎总是很难保持那种波澜不惊的心境。半截李…并非善人…对付他自然是不能用对付别人的手段。齐铁嘴在心里冷哼了一身,若是想要取我齐铁嘴的命…也要看看你取不取的走!

“八弟你…”半截李沉下目光,他知道刚才的那句话让齐铁嘴起了误会,可也不知道怎么去说清楚这事情来由…

张启山已经回来了…东北奉军易帜,上面得到东北军的支持必然会催促让张启山加快事情的推进,若是他选择的帮手是解九…那么齐铁嘴这般同解九往来就会将自己推上风口浪尖,很危险…

而且…那畜生的事情也已经刻不容缓…一旦更多人知道发觉了它…那长沙就真的要被洗盘了…

半截李目光的冷冽齐铁嘴不是看不出,但更不会将好不容易得来的那点消息拱手他人。老九门人人渴望贪求的长生断然不会让半截李来白白掠走。

“借过”齐铁嘴暗自压了压心里的怒气,嘴角轻佻的上扬着,折扇被换在左手一张一合。

那样阴冷的眼神让齐铁嘴不由得觉得身子发冷,但仍旧是不再看向半截李一眼。

半截李侧着身子让过了面前这个脸上封着一层寒冰的男子,他嘴角虽有高扬的笑容,但黑色的眸子里的冷意很明显。

不过半截李不是会多说什么了的人,既然齐铁嘴不愿听,那么日后出事也不关他半截李的事情,若是张启山能处理的好…似乎他还能够更进一步的稳住九门李家的势力。

嘴角仍是那抹残忍的笑容,先前的焦急似乎也是随着齐铁嘴的离开而消散干净…

“爷!五爷请咱去吃得子喜宴~”齐星冒冒失失的冲进了书房,齐铁嘴正临帖的手顿了下,浓稠的墨便在白的刺眼的宣纸上滴下好大一块墨渍,朝着四周渲染开来。

“得子?”

“对啊!五夫人得了孩子,五爷高兴的不得了~花了大价钱请老九门的各位爷和家属在顺风楼吃喜宴呢~”齐星兴奋的直蹦跶到了齐铁嘴身边,忽略掉自家爷眉间的那道沟壑,齐星手脚麻利的替齐铁嘴收拾好了墨宝宣纸。

“爷,您会带我去吧?”齐星眼巴巴的看着自家爷,顺风楼的菜品全湖南都闻名呢~

“嗯,收拾去吧”齐铁嘴淡然的坐在了桌边。

瞧着齐星跑回了房间换衣服,齐铁嘴抿着唇,怎么会突然有了孩子…?

假的拆穿了也罢,若是真得了孩子,五哥不知是否还舍得将这女人送回杭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