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九门恩怨

第四十二章

九门恩怨 凇靄 3095 2013-07-20 13:09:19

  “汪家的势力,远不是你们老九门能窥探的”女人轻叹了一声“但无论如何我想请八弟你帮我保住这孩子,你想知道什么...我言...无不尽...”

齐铁嘴看了看人声鼎沸的二楼,唇角勾出一抹无可奈何的笑容“嫂子...虽说齐八不知道你们汪家张家是什么关系,什么样的势力,但也不会放任着五哥的头一个孩子白白夭折,今日嫂子还是激动了些...明日再说吧...”

看着女人小心的收好了那枚有“汪”字的坠子,强作欢颜的走进了二楼的包厢。

“在所有人都为这个生命庆贺喜悦的时候,这个女人却在为着家族宿命而默然努力着...”张功武慢了一步跟在齐铁嘴身后。

“和你很像不是么”齐铁嘴淡笑着仰头看了眼繁星笼罩的天幕。

每个人都在为了宿命、生存而努力着,或者是为了答案,或者是为了过程...

“汪藏海”张功武突然说出这个名字。

“汪藏海?”齐铁嘴淡笑着挑了挑眉,并没有太过吃惊。女人在说道汪家的时候他就已经隐约的知道了一点...也对...能同明朝的那位风水建筑大师比肩的还姓‘汪’怕是没有...

“母亲是张家内家的人,本来我也该有那样的地位...”张功武轻笑了一声“张家于我们来说是一张纯金的枷锁,很华丽,也很沉重。你无法知道我们拥有的童年是什么样子...”

每天都在训练场,一个个关着粽子的封闭石室里,一条条幽暗错杂的墓道里...学会怎么在墓里前走三后走四,学会怎么用最快的方法砍死粽子,学会怎样分辨各式的机关暗器...

每一天都有人在死,昨天还坐在一起吃饭的孩子,明天就可能被粽子撕碎,倒在血泊里。但他们的死无足轻重...每个张家人都必须学会为家族的事业和目的而奋不顾身...

而汪家...是他们四百年以来的敌人...

汪藏海的手掌碰触到了张家的核心,他们代代历经千年守护的...万物终极...

“我只说我能说的...你能听的...”张功武不大的嗓音在齐铁嘴听来,有种不知名的忧伤,再强大,也仅仅是个十六岁的少年,被命运所累...

张功武慢慢的说着“汪家以汪藏海这一代最为出名,也是在汪藏海这一代从中国历史上销声匿迹,却在暗地里悄然壮大,直到他们的势力大到连张家也不得不为之动摇...他们才开始介入了张家的经手的所有事情...并且企图从这些事情中寻找到他们想要的秘密...”

“黑飞子是他们用来监视的一种怪物,除去脊椎骨以外,没有任何弱点,没有感知疼痛的能力...就算四肢打断了也还能像蛇一样的行走的怪物。每一个下斗的人身边都有...汪家利用这些东西来长期的获取他们想要的信息”

“你不会发现它的存在,如果不是吴老狗...除了张家人,没有人知道它的存在...我不知道他的狗为什么能嗅得出黑飞子,但是吴老狗所接触的事情一定比我们多很多...他远没有表面上那样一无所知,只是他不想说...”

“黑飞子不会无故发起攻击,当时吴老狗手里一定有它们想要的东西,比如那张帛书。那也是汪家想要的...”

“女人和裘德考这一班洋人做生意,无非是看重洋人在中国根基浅薄,最容易掌控...”

“解九带回的玉俑只是一个媒介,真正的‘长生’只有张家能接触得到,然而裘德考手里的那张帛书,张启山手里的那张,以及我们手里的这张...也仅仅是一点皮毛...”

............

张功武说了很多...他也不知道是否有一些他不该说...然而如果不说就没有时间了...

张功武停下脚步,抬着头认真的看着齐铁嘴“黑飞子会清洗所有知道它的人,这是汪家保密的最好手

段,死人...才最安全。而且不止是我们,家人、伙计、甚至是定期打扫宅子的人,只要有关联的一切人...都逃不过...”张功武脸上的凝重像是要凝固了一般。

“我没有那么伟大...”齐铁嘴淡笑了一声“眼下看来,无论是什么选择都必定会有一方败的彻底,我只希望我们不要输的那么可悲...”

“其实...也不是全然没有办法...”

“如果是你说的办法,那么罪人也不应由我们来当”齐铁嘴眼底的淡然在黑夜里泛着冷意。

张功武说的不是办法的办法他齐铁嘴也不是没有想到过,只是他不会去背负这样的罪名,永远也不会。

“先看看五夫人是怎样说吧。她很聪明,只是太容易感情用事”

齐铁嘴淡笑着重又迈开步子“毕竟是女人...”

两个人在路灯的照耀下拉出斜长的背影,一前一后...

===========翌日===========

“汪家派我出来只是为了更好的监视老九门,族长确信张家的这一代的张起灵会来寻求老九门的帮助,而你们在九门议事上敲定的十年之约...在最后履行契约的时候也将由我们的人来替换掉你们”女人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张功武,眼神里的警惕之色减了不少,在自从知道这个少年同爷爷有那么一点关联之后。

“长沙城内的黑飞子数量远大于你们的想象,而且它们并不听任我差遣...每一个土夫子,无论年老年少...它们都会像影子一样在他们身边,远远的跟着...一旦它们被人发现,就会毫不留情的抹除所有发现它们的人”

“那为何我们还没有事情?”齐铁嘴抿了一口茶,女人现在说的话虽然有可信的地方,但也不是全然可信。

女人一直是狡猾的生物,无论单纯与否,这是她们骨子里的天性,齐铁嘴上过当,所以同一种错误不会再犯第二次。

女人从挎包里拿出一片纸包在两人面前展开“这是黑飞子的骨灰,你们在第一次碰见它之后我就给你们喝下去了,在豆浆里”女人眼底闪过一丝为自己的机灵而得意神色。

张功武还好,倒是齐铁嘴...在听到女人说将那种恶心的东西骨灰放在了自己喝过的豆浆里...不禁从胃里涌出一阵恶寒。

“你们身上有黑飞子的味道,它们辨不出你们”女人淡笑着想要拿起面前的茶水,却被张功武夺去了茶盏。

“孕妇少喝茶好一点”齐铁嘴淡笑着让人换上一杯蜂蜜水。

女人愣了愣“我是敌人不是么?”

“你也是个母亲,更何况无论你是不是解九的表妹,你都是五哥过堂的妻子”齐铁嘴淡笑着看着女人错愕的脸庞。

女人轻轻松开了一直隐在桌下的左手,褪下了手套,摊在桌面上的是一把银针,针在透过七彩玻璃的阳光照耀下发着幽幽的黑光,淬过毒...

“八弟你可知道,若是你刚刚有一句想要威胁我,或者是我腹中孩子的话,你二人现在定然是走不出这房间”女人嘴角像是如释重负一般的笑容。

“是么”齐铁嘴淡笑着看张功武从桌下卸出一柄上好弦的弓弩,箭头的位置对准着女人的小腹。

“我齐铁嘴从不会做什么没有打算的事情,现在才算开诚布公不是么?”

两人相视一眼,同时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八弟你不愧是老九门数得上的聪明人!这防人的本事一等一!”女人显然是很开心的样子“我们家吴老狗比你就心软了些,若是谁像我这般,他早就放下戒心了”

“哈哈,嫂子不也是?不过话说回来,如若五哥不是这般脾性,嫂子也断然不会喜欢上他吧”齐铁嘴弯着眉眼也笑得开怀。

能像吴老狗这样易信人,还能不结怨仇,广结善缘的人如今怕是只有他一人,这个人吃人的年代,吴老狗能在这趟浑水里保持着少有的善心,看得通透...齐铁嘴有时也会羡慕。

可以放胆去爱,可以放胆去恨,可以和道儿上人见人躲的煞星陈皮阿四成为过命兄弟...这些他齐铁嘴都没有。

女人收了笑容,换上一副担忧的神色“八弟,长沙的是非你莫要参合了...后面的水深不是你能淌的”手抚上了自己还略显平坦的小腹。

女人知道有一个生命在里面,他还很小,但他在生长...

所以她和吴老狗,哪怕拼尽一切也会守护好这个生命,至少在这个孩子出世之前...结束这一切...给他一个安稳平静的生活...

看着齐铁嘴并不答话,女人有接着说“长沙不久就会陷进慌乱,外边战事紧张,就算汪家没有什么大的动静,战火也将燃烧到这片土地,你要不跟我们会杭州吧?”

齐铁嘴只是抱歉的笑了笑,起身走到书架旁的一只齐人高的景泰蓝花瓶边。左手小心的将花瓶推开,从墙洞里拉出一只木匣子。弯身打开。

“嫂子...你觉得我还走得掉么?”淡笑的嘴角里有一丝凄凉,更有一丝傲然。

匣子里是解九从塔木陀带回的玉俑,一片不多一片不少的罗列其中。

女人这才懂为何齐铁嘴说他走不了的原因。

汪家不会放任这种东西在别人手里...即使是她...在决定叛族之前想要保住齐铁嘴也无可奈何...更何况她在知道自己怀孕后就断了所有族里人能找到她的方式...

在族人眼中,断开联系代表叛族---抹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