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九门恩怨

第四十四章

九门恩怨 凇靄 2771 2013-07-20 13:09:19

  铃舌被松香堵死,没了那惑人心的铃声,软榻上齐铁嘴渐渐舒展开了眉头,看上去不似刚才那般的癫狂。张功岳围着软榻绕了一圈,脸上是很古怪的神色。

“小武哥,这齐八爷恢复的怎么这么快?你看,都快醒了诶”说着还指了指齐铁嘴微微掀动的眼睑。

张功武也跟了过来,除去齐铁嘴额上还有些细密的汗珠,脸上放松的神色已经不像是方才陷进回忆中痛苦不堪的样子,额前一片平坦,没有一丝褶皱。

“小武?”齐铁嘴垂着右边的手臂,左手半支起身子,眼睛还没睡醒的样子,一片水气朦胧。

张功武将小几上的单边眼镜递给齐铁嘴,看似不经意的问着“刚才睡觉...你脸色好像不好,梦见什么了么?”

齐铁嘴笑了笑,也不顾茶水冰凉就喝了一大口,冰凉的触感然齐铁嘴骤然清醒了很多。刚才的回忆虽是不大清楚为何会突然的冒了出来,但这是他齐铁嘴的弱点,也是他唯一的弱点...或者说心结...

“已经没什么了”齐铁嘴淡笑着摆了摆手,十五年来他都是想要逃避开十四岁那年的记忆,哪怕是在废墟里拣出了星儿,有了新的欢笑陪伴,他也不曾正视过自己的过往。

就像是结了疤的伤痕,新肉长出来那种痒痒的感觉会让很多人想要去挠,结的壳就会掉,但是疤痕依旧在,它会流出新的血液,新的痛感,但是日头长了,壳一层一层的掉了,疤也好了。

齐铁嘴不同,他只是一再的压抑着内心的触感,一举一动皆避开伤口绕道而行,也曾经以为这样就可以遗忘。

今日的梦带他重回了十四岁那年的悲喜,就像是疤痕被揭掉了,新长出的肉一点一点的填埋着曾经。一场梦解开了曾经的心结,那是他齐铁嘴不愿面对的过往。

如今的他已经能正视这场在别人口中的自己,天不容,与他齐铁嘴何干?

张功武示意着张功岳重新取出铜铃。

敲碎了松香块,铃舌敲打在青铜壁上悉索的声音在不大的房间里回荡着。

只是出乎他们意料的,齐铁嘴再没有半分不适的样子...

“小武哥...”张功岳目瞪口呆的看着齐铁嘴脸上的那抹弧度。有种不敢相信的感觉,张家的铜铃就算是族长也未必能全然不受影响!虽说他这只是制造环境最轻的一种,但也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张功武将一脸惊讶的张功岳扯出了房间,压低声音:这件事不许说给族人听!

“小武哥!那齐铁嘴到底是什么来头?不可能一个人能没有弱点的!不可能没有恶念!”

青铜铃能放大人内心所恐惧的,所害怕的,最阴暗的一面,齐铁嘴不可能是没有一丝恶念!

张功武不再理会身旁人没缓过来的惊讶神情,而是若有所思的看向了屋内:长沙这边这么大的动静,族里应该很快就会派人过来,无论如何,齐铁嘴能抵御青铜铃的事情一定不能让族人知道,不然...哪怕是汪家也护不住他!

齐铁嘴并不知晓他安然自若的神色在张功武张功岳两人看来是多么的不可思议,只是觉得心里一直空着的一个部分被慢慢的填满,哪怕填满的是迟缓了十五年的悲伤...

试着活动了一下右肩,女人走之前给了他一瓶据说是很好的创伤药,敷在上面很清凉。也已经不大疼了,只是活动还很僵硬。

思前想后了一番,齐铁嘴换着左手拨通了接线员的电话“接到解家书房”

“喂?”解九冷静沉稳的声音从那头传了来。

“小九,是我”

“八哥啊,突然打电话来可是有什么急事?”

“身子可好些?”

“好多了,当初也只是走褪了力而已,不是什么大毛病呢”

“解家可还安稳?”

电话那头的解九似乎是长叹了一声“呵...八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手底下那些人,你一日不压着他们就想翻上来做主子,不过八哥你放心,这些解九还压得住”

“小九...有些事情八哥现在没办法跟你说...你尽量洗白了解家的产业吧...能迁去外地的就迁走”

“八哥,你想说的时候告诉我一声就成,解家的产业解九也会尽量看看能不能迁去北京,七姑娘在那边也能多个人照应”

“好,那我先挂了”

“也好,八哥你自个儿也注意点,上次见着你胳膊好像不大对”

“没事了”

挂断电话,齐铁嘴迈开步子往院子外面走去,他要去确定一些事情。

没有让张功武和张功岳跟着,齐铁嘴独自坐上了包车去了城郊的一处野庙,那里是张启山留下军队的一处驻扎地,现下张启山应该在那里吧...

出城郊的路还是颠簸了些,当齐铁嘴下了车站在竖着一排排铁栅栏的野庙前,脚下还略有些虚浮。

给看门的卫兵示了九门的玉牌子,没有惊动旁人,徐步的往山上走了去,山后是佛爷练兵的地方,并没有练兵声,那大概是在庙里的哪处吧...

迈进门槛,先入眼的是一尊镀金的大佛,只是包浆很是粗糙,也掉落了不少,显得有些落索。供奉着香火的坛子上也是灰尘斑驳。

齐铁嘴信步在庙里逛着,竟也奇怪,走了这么久连个人影也没看到,照例说佛爷的守卫不可能这么松散。一路观赏着墙壁上佛像,斑驳许多的画壁上或站或卧的描摹着众佛俯瞰芸芸众生。

步入了一个打扫的明显干净了许多的长廊,尽头是一间半掩着门的屋子。里头清晰的传着说话的声音。

“从谁先开始?”张启山的声音不难辨得出,离得远了些,齐铁嘴只隐约觉得好像要知道了些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另一个男人声音响了起来,好像很熟悉的样子...

“黑背老六按照计划已经死了,狗五带着夫人回了杭州,许是知道了些什么,陈皮阿四去了广西不见踪迹,为避人耳目...就从...张家和二月红那里开始吧...然后是解家...然后是齐家...霍家...最后是整个长沙...”

齐铁嘴只是觉得声音异常熟悉,那男人声音又再度响起“佛爷...当真不在意么?他们跟了你这么些年...”

“总有人来做这些”张启山轻笑的声音从门内传了出来“小九...”

后面的一些话齐铁嘴已经听不大清楚...

小九?

怎么会是小九!?

他不是身子还没好在解家休息么?

他不是说...

记忆中在蜀川的那座山崖上“八哥,我不会让你一个人”

那个答应会在自己身边并肩奋斗的人...

真的和现在眼前这间房子里的人是同一人么...

齐铁嘴有些恍惚,怪不得声音会这么熟悉...原来就是解九的声音啊...这个从小喊着自己‘八哥’的解九的声音。

没有在他克死了所有亲人而不得不被迫成为“齐八爷”的时候疏远过他,没有在老九门明争暗夺的争斗中避讳过他,但这次...为了什么会去张启山那一边呢?

黑背老六也是他们害死的么...

直到齐铁嘴无声无息的退出了庙宇,他都还没想透...最后的变数竟然是他最不会怀疑的人...

齐铁嘴...你也是犯了和吴老狗一样的错误么?

牵扯着嘴上的笑容,不愿怀疑最亲近的人...果然是所有人的通病...

塞给卫兵一只硕大的金戒指“不要告诉佛爷我来过”齐铁嘴迈着大步从这禁区走了出去,然后坐上了一直守在外面的包车,拉下挡风的帘子,隔绝了视线。

本来这一趟他来是想要找佛爷问清楚...长沙里张启山这一支的全部实力...他们手上有两张帛书,或许合作也不是不可,靠着张启山在长沙城里的眼线人脉,想要找到裘德考也并不无可能。

可是...他才想到了开头却怎么也想不到结尾...

他现在需要好好的重新合计一番,有一些计划因为顾忌着解家不能施展,有一些事情是需要解家的助力,着一些他现在都要好好的重新合计。

齐铁嘴有些庆幸,为了保全解九,有一些事情他并没有说出去,想来也可笑的很,这竟是他如今保命的手段了...

“小九...不要让我失望...”齐铁嘴淡笑着稳坐在颠簸的包车软垫上,胸前垂下的单边眼镜链子弯成一抹弧度,银色,很冷的味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