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九门恩怨

第四十三章

九门恩怨 凇靄 3100 2013-07-20 13:09:19

  女人看着匣子里的玉俑,眉头蹙起来“这东西...你是怎么弄来的?”

“一些机缘巧合吧...嫂子还是不要问了的好”齐铁嘴无奈笑了笑。这东西摆在家里,且不说隐在背后的汪家,就是连老九门里的其他当家知晓了,也不见得会放过...

女人伸手阖上了木匣,如果是几天前,她或许会不顾一切的杀了齐铁嘴和这个无论是看起来还是真实身份来说都很碍眼的张功武,然后将这只玉俑传回族里,以这样的功或许还能抵去办事不利的错...更也许会得到族长亲赦的手谕。

汪家不禁止族外通婚,但唯一的要求便是吞下蛊虫,永生不得背叛,也不可逃离,她不愿吴老狗被这样的危险束缚着...

“八弟,你想要怎么样?”女人迟疑着看了一眼齐铁嘴“若只是明哲保身的话...我想你或许可以去接触接触汪家的势力,他们有了这东西,不会为难你”

齐铁嘴眯着眼睛看着窗外的艳阳“福兮祸兮?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这俑在嫂子你看来是能送命的,在齐八看来却是能保命的,是祸是福要看怎么对待...而不仅是所站的立场...”

女人轻叹了一声“罢了,八弟你当真不先跟我去杭州先避一避?杭州是解九的老家,解家的势力在杭州想护住你也不是不可能”

“多谢嫂子了,只是齐八还不能走,也走不了”收回看在窗外的目光,略显阴暗的房间里三个人的神情各一,齐铁嘴弯着嘴角笑了笑“有得有失...去蜀川,我齐家失了四十个伙计,其中十个是我亲自送他们进的黄泉,齐八虽是没有亲手杀过人,但手也不会是干干净净的那样。我连齐家的伙计都可以不管不顾,也只是为了一些我想知道的真相,难道还不够么?”

“这是长沙最后的一场盛宴,嫂子你说...齐八等了这样久...还会错过么?”齐铁嘴淡笑看着女人,眼底是看不清的幽暗和深邃。

“千年屹立不倒的张家,一代风水建筑大师的汪家,老长沙里的新秀九门提督...这阵仗...齐八若是错过了也未免太过可惜”

“那好!八弟你可得给我保证,这孩子生下来你要去给他算上一卦!”女人笑着饮尽了杯中的蜂蜜水,甜腻的水从喉头流进胃里,很暖。

齐铁嘴也打趣着“若是说嫂子腹中的孩子,齐八现在就能算上一卦了”

“哦?”女人挑眉看着齐铁嘴,显然是不信的模样。

“这孩子啊...”齐铁嘴故意的拖长了声音,在看到女人略显焦急的神色之后才继续说道“这孩子很平凡,不会有很大出息,但是...会避开这些事情,过白水般的日子...”

“好啊...好啊...”女人有些感慨,她和吴老狗想做的一切都不过是为了孩子能过上一个平常人的生活“那就借八弟你吉言了”女人听着院子外响起了车铃铛清脆的叮叮--声音。

齐铁嘴顺着女人目光看了去,吴老狗还挺赶时髦的弄了辆装着黄澄澄的铜铃铛的自行车倚在齐家的大门前,一副手艺人下地时的打扮,只是没有背着什么装备,依旧一身白衣。

吴老狗看着屋内的两个人望了来“夫人这卦算好没?是不是个喜头?”

齐铁嘴瞧着吴老狗这般喜庆的样子,抢着答了一句“自然是好卦”

女人坐在自行车后座铺好的软垫上,朝着齐铁嘴摆了摆手“不灵老娘可得从杭州过来拆了你这招牌~”

齐铁嘴淡笑着看着两个人的身影从自家巷口拐过,然后消失不见。摸了摸贴近胸口的口袋,那里面有吴老狗在长沙暗自铺下的契机。

吴老狗的原话是「本来这些都是为我自己准备的,但现在幺妹她怀了孩子,我得陪着她,这些布置算是我狗五给你的一点心意,也算是给八弟你一个保障,是攻是守全看八弟自己怎么用」

淡笑着坐在书案前,马踏山河的画卷摊展开,恢宏气势迎面扑去,上面还是他年少时提的「一寸山河,一寸血」...

静静听着伙计们将传遍了长沙的市井流言,蜚短流长再又传到自己耳边。齐铁嘴专心的分析剔除着没有用的杂乱消息,记下那些听起来同自己关注的事情有关的,然后再细细梳理。

“佛爷似乎是要整枝迁去东北”

“二爷的戏班子遣散了许多人,手下花旦只留了一个叫‘子衿’的人”

“不知是谁惹了三爷,三爷让人日日在人家门口摆死尸”

“陈家现在是一锅粥,四爷丢下盘口伙计自己个儿去了广西”

“五爷带着夫人回了杭州养胎,再过大半年就能喝上喜酒啦”

“霍家现在最安稳,七姑娘好像是看上了个苏联的军官,日日去舞会跳舞呢”

“对了爷,您可好些日子没去铺子里替人送卦了,这可都积着呢,别想赖”

“解家的九爷最近身子不适,手底下的人都开始不安分了呢”

............

呵...走的人也多了起来啊...

齐铁嘴抿着茶水,小九身子未愈,解家又是家大业大,都在虎视眈眈的盯着这块‘肥肉’,这种时候也不可能去打扰小九。

五哥带着嫂子回了杭州,长沙里吴家的势力被迅速架空,只空余了个空壳子。陈皮阿四又丢了徒弟伙计只身去了广西...

齐铁嘴知道,最后这场战役,只剩下他一人...

肩上被轻拍了一下,齐铁嘴转头看了看,张功武淡然的脸庞和张功岳大大的笑脸突然的出现在面前。

“还有我们”张功岳从八仙桌上跳了下来,少年充满活力的话语让人听了也不觉的为之一振。

张功武出乎意料的勾着嘴角淡笑了一下,认同弟弟的说法一样“我跟小岳还有三个月时间才回去,无论怎样...这三个月还有我们”

“还有我还有我呐!”齐星只听了张功武张功岳说着‘还有他们’,爷可不能不要星儿!不明所以的从内屋里探出了个头,也喊着“还有我呐!”

齐铁嘴淡笑着闭起了眸子,耳边是星儿和张功岳吵闹拌嘴的声音,张功武一定是坐在屋子最里的那只椅子上安静擦拭着他的长剑。

他们都走了,没关系...我还有你们...

凉风透过窗缝悄悄地吹进一点,齐铁嘴倚在椅子上,可能是很安全的感觉吧...他竟然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风拂过脸颊的柔软让齐铁嘴很舒服,懒懒的感觉,意识却十分清晰,眼前是一片漆黑。

奇怪!身子怎么会动不了?齐铁嘴奋力的想要挣扎起身。可就是一动也动不了,全身像是被死死按在椅子上一样,丝毫也动弹不得。

开口想要喊谁的名字,只是连嘴巴竟也张不开,可脑子很清醒,还能思考...

僵持了一会儿,齐铁嘴想起:是梦魇吧...可是耳边的吵闹声渐小了下去...一些悉索的声音直接的穿进了脑海里,搅动翻滚着,太阳穴骤然疼了起来。

一些画面零碎的在脑子里铺散开来,甚至是很多年前的一些记忆片段也被翻出来,狠狠地晾在眼前。都是记忆深处...埋了很久的画面...

齐家这一代唯他一人单传,一张铁嘴讨春秋,一路神算求天命,哪里是那么容易?

世世代代传下来的窥探天命的本事在他这一代身上似乎是尤为凸显,五岁诵《六甲》,十岁观《百家》,年仅十三岁的齐铁嘴就在算命的本事上就能稳压他爹一头。

可代价...十四岁他在长沙城里给一位官爷算命,名气一下窜满了长沙大街小巷,都挤着踏着求他算命,哪怕是千金买下的宝贝也不瞧上一眼,只为求他送的一卦。

同在十四岁那年,爷爷、奶奶、母亲、父亲先后的离开了人世。

如果亲人们一下子全部死去,你可能会接受不了而濒临崩溃。可如果亲人们是一个个的死去,到后来你面对死亡就会麻木,除去心里的悲切再无别的感觉...

当父亲下葬的时候,他已经是长沙人口中的齐八爷,位列老九门第八位。

接踵而来的死亡让他本就淡然的眸子里更添几分冷漠,灵柩旁的人们都窃窃私语着「齐家真是作孽哟~生了个这样的孩子」「小小年纪就克死了爹娘」「天不容八爷才高,才派着阎王收走了齐家其余人的命哟」

他不是听不到...只是淡笑着负手而立看着黄土一捧一捧的泼洒在木棺上,最后漆着红漆的木棺掩在土里。没有人看得到十四岁的齐铁嘴嘴角笑意里的凄切。

近十五年的时间沉淀,齐铁嘴以为他再也不会看到这些画面...

铺天盖地的忧伤瞬间沁满心房...

张功武站在躺椅前看着齐铁嘴紧闭的双眸,手攥的很紧,脸上也是焦急的样子。一旁张功岳却依旧是悠哉的样子顺着桌上供奉的糕点。

“小武哥你别担心,齐八爷还是早些适应这铜铃比较好”说罢扬起左手,腕子上系着的一只青铜制的六角铜铃,又是一串清脆的声响。

“够了!”张功武扯下张功岳手上的铜铃用熔好的松香灌满铃口。

“小武哥,不是我说,齐八爷要是不能适应这铜铃,在张家人面前只有一死,况且我这只铃铛还只是最低等的,只能唤醒人记忆深处的回忆而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