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九门恩怨

第四十一章

九门恩怨 凇靄 3107 2013-07-20 13:09:19

  “八弟来啦,快请进请进,你可是来得最早的”吴老狗乐呵呵的站在酒楼门口。

那样心思缜密的人也会在自己身上犯错误么…或许是越亲密的越不忍怀疑吧…齐铁嘴淡笑着用左手从齐星手中接过一个大红丝绒布包裹着的袋子,上面金丝细细密密匝的牡丹开得妖艳娇娆。

“五哥这是贺你喜得麟儿的一点彩头”齐铁嘴将绣袋递了过去,吴老狗并没有拆开看,而是领着他进了二楼的包厢。

“嫂子确定是怀上了?”齐铁嘴撩起长襟坐下,这里头都是老九门里的当家,包厢外头的整一层都是请来的宾客。

“是是!确定了!确定了!”

“五哥你好大排场,孩子还没出生就扮这样重的喜酒,若是孩子出世了我们不得吃更好的啊”门被推开,霍仙姑挽着她的发小,如今初为人母的女人走了进来,嘴里还打趣着吴老狗。

一身紫色印合欢花的旗袍穿的很是喜庆,脸上的笑意很浓…

齐铁嘴看着女人“嫂子,医术齐八略懂一二,不知可否给齐八瞧瞧腹中的胎儿是否安好?”抓着折扇的手心悄然的渗出了几滴汗水。

女人笑容里带着一抹冷意,大大方方的将霍仙姑领去了座位安顿下,又坐到了齐铁嘴身边,皓白的腕子轻轻搭在了桌面上,眼底尽是挑衅。

齐铁嘴抬起右手三指并拢分别搭在了女人手腕的寸、关、尺三脉上,额角渗出细密的汗珠。天晓得这动作做起来有多疼…右肩下的动脉被戳了个洞,筋骨拉扯着,连简单的抬手放手做起来都这样吃力…还要多谢面前这位女人呢…

略微缓了一下,手指肚轻轻的按在脉上,齐铁嘴舒展开一个笑容,一半欣喜,一半担忧…

“脉象为寸脉沉,尺脉浮,又如珠子在盘里滚动,恭喜五哥!嫂子这是真的有了,且这脉象沉稳,想必日后生产也很安全”

齐铁嘴退坐到霍仙姑身边,这霍仙姑听到了齐铁嘴的话也是笑得开怀,连忙就抓着女人问东问西。

“嫂子可看看齐八送来的贺礼是否称心?”齐铁嘴勾着一抹笑容,眼底的担忧神色一扫而空,黑色的眸子直直的看着女人。

女人从吴老狗手中拿过了绣袋解开了丝络打的结,女人的瞳孔在一瞬间放大了不少,不过回复的很快,但只要这一瞬就够了,齐铁嘴已然将女人一瞬的惊讶收归眼底。

袋子里是一只粉晶色的芙蓉玉坠子,赫然是张功武昨日给的那一只,通透的玉里是一个很小的‘汪’字。

“多谢八弟你馈赠,这坠子我可是喜欢的紧”女人笑了笑,将坠子重新放回袋子里,手指灵巧的打了个扣扣紧,放进了随身带着的挎包里层。

“嫂子喜欢就好”齐铁嘴淡笑着抿茶,目光看向了门外的来人,并不再理会女人。

而后进门的是刚从沈阳回来的张启山,张大佛爷。二月红后一步的也进了来,暗红色的长袍上刺着一株金线梧桐。

“佛爷,二哥”齐铁嘴淡笑颔首点了头算作问好,后者淡看了一眼齐铁嘴也点点头坐在了上座的位置。

“小八来的好早”二月红淡笑着坐在了临近张启山的第二位,翠绿色的二环响依旧是隐约着从袖口露了出来。

“是,这不是听到五哥得了儿子就急匆匆的赶来了么”齐铁嘴淡笑着。

“八弟你可别乱说,指不定是个女儿呢”吴老狗挑着眉头,眼底却满是笑意…

后来老九门来的人也不过是张启山,二月红,霍仙姑和他齐铁嘴四人。再没了往日的热闹劲儿。

环视了一圈“五哥,三哥四哥今儿怎地没来?”齐铁嘴略带些好奇的问着。

“李拐子说他要陪嫂子不赴宴,阿四好像是说查到些消息去追了,就没来”吴老狗也是略感扫兴,半截李就算了吧,陈皮阿四可是老九门中就属他们俩是对路子的人,今天他吴老狗喜得贵子的日子居然不来!

齐铁嘴瞧着吴老狗捏着筷子的手上泛出了几根青筋,挑了挑眉,目光又转向吴老狗身旁正含笑饮着鳜鱼汤的女人。

女人似乎是察觉到了齐铁嘴对的目光,放下手中的汤匙,嘴唇微动:出--去--说--话—

“佛爷,二哥,五哥,七姑娘,齐八这儿是肠胃不适,先回府上了,下次有机会再叙成么?”

“八弟你没事吧?”吴老狗放下筷子担心的看了眼齐铁嘴。

“不碍事”

“那我去送送八弟吧,你们继续”女人带着笑容起身,至少在齐铁嘴看来那笑容里多少是虚伪。

“叫我出来何事?”

女人冷着眸子,手里举起一只坠子,正是齐铁嘴先前送的那只“你为何会有这坠子?”

“不过是意外得来的而已,嫂子又何必知道呢”齐铁嘴淡笑着作势要走。

刚走没几步,眼前一花,女人就立在了面前,柳眉含怒,挽起的发髻也掉下几缕碎发,又有初为人母的慈爱,让人看了竟有一种不敢直视的美艳。

“嫂子拦着齐八是做什么?”

“不想死就快点说!这坠子是你从哪里弄来的!”女人原先蔻色的指甲都已卸了妆油,露出了本身的浅紫色,修的很尖利,毫不留情面的抓在了齐铁嘴受了伤的右肩。

女人抓的位置很特别,刚好是筋骨缠错的地方,指甲隔着衣服纱布嵌进肉里的感觉让齐铁嘴不禁的倒吸一口冷气。

压了压疼痛的感觉,齐铁嘴尽可能的用最平淡的语气发问“嫂子可否先说你为何会识得这坠子?”语气里大有,你若是不说,就算是你说要杀了我,也定然问不出什么的意思。

“这坠子是我爷爷的”女人从胸口也扯出了一只芙蓉玉的粉色坠子,同样的款式…

放在齐铁嘴肩上的手悄然移开了,女人略带哭腔的声音让齐铁嘴愣了一下。女人一改往前的凌厉作风,衣襟上晕开几滴泪渍…

“这是爷爷留下的是一对坠子…还有一只居然会在你这里!为什么你会有这一只?”女人将两只坠子悬在一起,嘴角的笑容咧的很大,很悲伤…

“齐八猜得不错的话…你那只坠子里面应该有一个‘張’字吧?”

“你怎么知道?”女人冷笑着擦净了脸上的泪痕。

“嫂子原名是姓汪吧…三点水,右边一个王的‘汪’字”齐铁嘴轻叹了一声。

女人听到齐铁嘴笃定的猜测,愣了好一会…

“你知道汪家?汪家的势力远不是你们老九门能窥探的,我被派出来也只是一个任务罢了,你不会懂”女人声音里的凄凉和哀伤齐铁嘴并不难听得出来。

“爷爷很多年前就失踪了,唯独留下了这只带着‘張’字的坠子,我一直挂在身上…幻想着如果找到了另一只坠子…也许就能找到爷爷…”女人开口静静的说着。

“你告诉我,这只坠子是从哪里来的?”

“是齐家一个小伙计赠与我的”齐铁嘴淡淡的看着这个褪去了所有自信,骄傲光环的女人,现在的女人只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一直想要找到疼爱自己爷爷的孩子…

“那个伙计在哪里?我要见他”女人握了握拳,眼底掠过一丝戾色,如果真的是爷爷落在了他们手上出了什么差错…她要他们全部来陪葬!

话还没说完,屋顶就跃下一个少年身影,不偏不倚的落在齐铁嘴身前。

“你就是那个伙计?”女人已然恢复了原先狠辣的模样,汪家人与生俱来的一种傲气在她身上尤为凸显。

张功武并没有说话,只是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这个高过自己女人,但是气势却不输半分。

“这坠子…是你从哪里得来的?”

“家母遗物”张功武脸上无悲无喜。

“你…姓什么?”

“…张…”

女人猛地窜上前几步抓起了张功武的右手,食指中指略长了一些,长满老茧。

“你是张家人?你竟敢是张家人!”女人恼怒的卷曲起手掌,用的力气似乎是想要生生的掰断少年手指。

张功武眸子一冷,当即一脚作势要踢上女人腹部,齐铁嘴本站在一边,看到这一幕不由得也冲了上去“小武!”

女人闪过飞来的一脚,左手挡在了小腹前。

“我为何不能是张家人?”张功武冷哼了一声。

低低的嘲讽语气“呵…原来真的是那个张家啊…”女人像是被抽走了全身力气一般的蹲在地下,眼睛里尽是失落的神色。

汪家和张家…四百多年来的宿敌…爷爷失踪的事情原来真的跟族人说的一样…

喜欢上了…张家的女人…

“坠子是母亲留给我的,你爷爷的事情我知道”张功武斟酌了一下,还是开了口。

“爷爷他在哪里?”女人猛地抬起头看着面前穿着鹅黄色生丝布袍的少年。

“他将坠子送来我家之后就离开了,听母亲说他是去了西藏,也过得很好…”

齐铁嘴知道张功武躲闪着女人的眼神是因为他并没有说实话,这对坠子的主人怕是早已离开了人世…

“过得很好么?”女人喃喃的问了一句“过得很好就可以了…”

她紧紧的抱着双臂,过了片刻她抬起头问“八弟…你可以帮我么?”

女人顿了顿“我要留下这个孩子…无论如何!”

眼神里满是坚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