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九门恩怨

第五十三章 集聚

九门恩怨 凇靄 3090 2013-07-20 13:09:19

  齐铁嘴从来都不知道老九门还会有这样为了同一个目的而集聚在一起的时候,从来都不认为这是可能的。

但重又坐在排座上的时候,他突然发现...好像这样的事情在他们身上发生也并没有什么。同样的目的,也同样是为了生存,而不仅仅的是为了钱财、地位...

齐铁嘴看向第二座上的男人,依旧是一身素雅的红袍,只是眉梢里再不见往日的风流神气。

显然丫头的死对二月红打击颇大,二月红自小演惯了剧中生离死别,渺然一副世中仙的模样,孤傲的不食人间烟火,却不想是把“情”字看得太重...

齐铁嘴淡笑着端起茶盏,顶好的猴魁叶中一缕红线就如同他掌心中的纹路一般孤独...

自前几日从日本人那里回来,半截李就时常往自己家里跑,名曰:交换消息,可实则也不过是带着孩子来坐一坐...顶多是将儿子塞给齐铁嘴,自己搬着蒲草垫坐在后院的天井旁抿着茶水,深锁眉头。

然后又一日,半截李带来了一张帖子...【九门议事】...

许只又是一场闹剧,但齐铁嘴此刻看着九张座椅心里却不是什么滋味,笑意也渐渐的略了去。

三年能发生什么?齐铁嘴淡然的看着这间厅子,门角的那株金桔也还是原先的样子,甚至没有长高多少,也没结出多少果子。

物尚未变,那么人呢?

整间厅子最显眼的,莫过是空了一张紫檀圈椅,迟早会有人补上,黑背老六那样的人,死了也仅仅是死了...于九门来说并没有什么利益上的损失或者折了面子。

而张启山身后的副官也仅剩了一名,跟了他最久的王副官,也是唯一不是他们八人中而活着从鬼车里走出来的人。

半截李大约是变化最小的了吧...依旧是沉着一张脸,没有什么好颜色;霍仙姑皮肤依旧是白的吓人,但眼角也已不是那副“仙”意。

也许是真心喜欢,又或者是为了寻求上头的帮助保护些什么,她选择了一个战功显赫的军官。也因为如此,这次长沙的清盘,霍家像是被打过了招呼一般,只是抓走了几个不中用了的伙计,虚按了不少罪名做替罪羊。

陈皮阿四、吴老狗...呵...若不是吴老狗现下稳着陈皮阿四,这如同煞神一般的男人怕早已是拔出了匕首刺进最上座的张启山胸膛里,不为什么,单单为他没有救丫头...

而解九...

张启山从上面扫下的目光在解九身上停留了几秒钟,随即又谈闪开。

齐铁嘴原以为张启山会挑开话头,没想到后来开口的竟是一直默不作声的霍仙姑...

“我想,各位当家也应该知道今日来的目的了,日本人现下在东北那头大肆搜寻着那具棺材,我们也不好袖手旁观不是?”霍仙姑朝后轻摇了下手掌,立刻有人捧上了一叠锦帛制的书。

齐铁嘴轻笑了声,方才霍仙姑那声‘几位当家的’一出口,他便知道了这霍仙姑打的是什么主意,更何况...眼睛向来敏锐的透过镜片看见了那叠锦帛,不就是他们应的那份“十年之约”么,一个个角下的方印都是血红的泥。

陈皮阿四冷瞥了眼霍仙姑“东北可不是我们的地盘,佛爷本事通天,怎么会有摆不平的”话虽这么说,可语气里的戏谑之意毫不遮掩,就是旁人听了也知道是在嘲弄着张启山。

“你...”霍仙姑恼了脸色,却不曾想被吴老狗一个眼神给按捺了下来,仅是哼了一声也就坐下。

而张启山更像是没听到陈皮阿四那句嘲讽一般的神态自若。

齐铁嘴脸壳上依旧是淡笑着,也一直是淡笑着。

这里像是一场提线木偶的哑剧,而幕后的操控人还未登场...

他隐约觉得现在的老九门并不是当初的各成一派,就连一直属于不参一脚的下三门,也各自为阵。

霍仙姑在这里现行开口,在别人眼里或许是站在了张启山一派,但感觉很奇怪,齐铁嘴知道霍仙姑在看着张启山的神情时更像是惧怕被他察觉到什么似得。

张启山又叫人抬上了只火盆,而一旁的方形小几上摊开的八张锦帛上正是他们八人亲笔所书的名字。

做他们这一行,无论怎么不择手段也好,有些事情还是要信的,口头许诺许是算不些什么,但白纸黑字的东西,不能抵赖。

“这是那日你们答应张起灵签下的锦帛,现在仍有想要退出的还可以烧毁”张启山看这座下的沉默也是顿了一顿。

而后又缓缓开口“前些日子搬出的那具棺材现下就在东北,就在沈阳,日本人的企图也是那具棺材,我张启山虽不知里面埋着的是个什么东西,但也知道不像是什么死物,更不像是人”

“那佛爷今日唤我们来是所为何事?”

“棺材不能落在日本人手里”张启山像是遇到了什么不能说的事情上一样,脸上浮出一丝难为的样子。

齐铁嘴在心里也是浅笑了声,不过是汪家不是秘密的秘密罢了,说到底...也仅仅是为了生存...

如果张启山不去抹杀这些人,那么死的人会更多,老九门都知道的事情,显然也已经不是秘密。

“佛爷,有什么你说便是了”吴老狗又充起老好人,被陈皮阿四狠狠的瞪了一眼,却也只是无所谓的笑了笑。

下面人撤走了锦帛,留在厅子里的火盆却烧的劈啪作响,张启山只深深看了一眼火盆中心的炭灰,重又开口说道“张某预备着在沈阳举办一场游园会请那些个日本人去,这次是最后的机会...引蛇出洞...藏在日本人身后的人也会以一种方式现身,请大家来也是为了这个机会...”

张启山眼睛里掠过一丝冷然和戾气“将他们一网打尽!”

眼睛又看向解九,解九打进来开始只自顾自的垂着头抿茶,在感受到张启山的目光时才微抬起头,眼神里是询问的神色。

在得到张启山肯定的点头动作时,解九才不急不慢的放下茶盏顺着佛爷的话接了下去“那具棺材自然是要送去更稳妥的地方”

环视了一下凝神听着的其余七人,解九眼睛里躲闪挣扎和坚定的神色还是被离他最近的齐铁嘴收归了眼底。

“在广西上思...”解九看了一眼张启山,后者显然是对这样的地方很是满意。

齐铁嘴不留痕迹的挑了眉,广西还是一片蛮荒之地,不管怎样说也不应该是那里啊...无论是运送方面,还是路途方面...广西都不像是一个藏东西的好地方。

而且...齐铁嘴隐隐觉得,解九比以往古怪了许多。他碰巧看到了解九和霍仙姑眼中同样的颜色:坚定,还有在说道张起灵时眼中的丝丝狂热。

“为何是那里?”齐铁嘴发问,发觉了解九和霍仙姑的古怪,他也并不说什么,而此刻这种他什么都无法了解的状况让他感觉很不好...

解九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齐铁嘴“广西是如今可预见发展最慢的一块地域了...日后就算建国发展起来,秘密被发现的可能性也很小”

迟疑着,齐铁嘴还是点了点头,老九门如今的决定是对汪家的致命破坏,其余的,他也不必知道的那么细致。

“那游园会需要我们做些什么?”陈皮阿四虽是百分个不乐意,但也还算是卖了吴老狗个面子没有立刻就发作“我陈皮阿四先说好,手底下伙计徒弟可都是给佛爷你毙了不剩几个,余下都是些不中用的,拿着枪啊炮啊的,我陈皮阿四不干”

吴老狗一听这话笑了“哟,阿四你家徒弟伙计被你宰掉的也不是少数啊,弄不好佛爷动的人还没你亲手做掉的多呢”

话音还没落,就有人笑了起来,一时间的沉冷气氛也消了不少,只是陈皮阿四看了眼张启山,硬是压下了心底的那股恨意,也是痞笑了起来。

张启山也是不尴不尬的笑了声“我的军队不便动用,最主要的大鱼还是要靠我们自己动手,游园会的最后一场戏是请红老板来演,看到扇子落地,就动手”

齐铁嘴心里一惊,二月红唱压轴的戏?

一直沉默着不说话的二月红此刻却也抬起头,看着张启山的眼睛也是水波不惊的平淡。

齐铁嘴是知道丫头的死纯粹是张启山一手造成的,但看着二月红现在的眼睛,他拿不准是否二月红也知道了丫头的死因。张启山一定要丫头死的原因只是在这里么...

为了成就二月红,没有顾虑的二月红才是最完美的么?

齐铁嘴嘴角勾出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容,那时在台上的人,才是最危险的人...日本人生性多疑又不蠢不傻,不会没有任何准备便去参加张启山这明摆着的鸿门宴,有多少枝枪会对准台上的人...

二月红只是淡漠的点了点头,连张启山这样骄傲的人都像自己跪下了,还有什么好求呢...不过是一场戏...

若是死了,那也刚好去陪了丫头...

或许没有人看见陈皮阿四在听见了二月红答应唱压轴的戏时脸上阴沉了不少的表情,但齐铁嘴知道...陈皮阿四不会就这么算了...

他深知陈皮阿四对于丫头的执念是多么深,也许这就是最大的变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