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九门恩怨

第五十二章 国家、名族、苍生百姓与我何干!

九门恩怨 凇靄 3155 2013-07-20 13:09:19

  “他是怎么找到我的?”

“三爷说...如果八爷您不来,他也不会参与”

半截李么...他怎么会和日本人有联系?

“八爷,大佐说请您务必答应合作,他背后的神秘人物会给您想不到的好处,相反...如果您不答应,那么也不能走出这间房子,因为这些事情需要绝对保密”

齐铁嘴勾起嘴角的那抹微笑,单边金丝眼镜框下的眼睛如同星辰一样闪烁。

神秘人物?只有汪家了...

假意的拒绝了几次,当那个日本人拿出手枪拍在桌上时,齐铁嘴才“勉为其难”的答应。

“听闻齐铁嘴先生您精通八卦易经,不知是否可以请您为这次的行动算上一卦”那翻译一字不漏的将日本人的话语译了出来,齐铁嘴只觉得配上这个日本男人滑稽的一字胡,这画面没由来的好笑...

“小八”看到齐铁嘴活着从门内走出,半截李坐在轮椅上眯起眼睛,他总觉得齐铁嘴的笑容在此刻看起来这么让人感到不舒心。

齐铁嘴弯着眉眼,笑意如同三年前一般,慢步走到半截李跟前推起轮椅。站在半截李身后,齐铁嘴眼底的森然半截李自然不知。

“你为何会同日本人合作?还把我拉上?”

“他们想要那具棺材”

“这个我知道,我是问他们为何会来这里...又为何会知道有这具棺材...”

半截李阴冷的目光径直盯着手中的钢球,擦得锃亮的钢球表面映出了他深蓝色影花袍子,和他身后的鹅黄色长袍的男子“我们不能被人这样耍着团团转,从三年前的蜀川,到现在...绝对不能”

半截李声音里的坚决和冷意让齐铁嘴听的清楚明白,只是他仍不懂的是:半截李口中的‘我们’是谁...‘人’...又是谁?

半截李似乎是意识到了他说出了一些不该说出口的东西,回头深深看了一眼齐铁嘴,眼底的警告意味尤为严重。

“三哥,你不必这样看着齐八”齐铁嘴淡笑了声,眼底的不屑在人回过头的一瞬收敛的很是迅速。

“只是齐八没想透...你们三年前在蜀川...到底发生了什么?那张起灵...又为何会出现在我们的谈话中”

齐铁嘴还记得刚刚半截李同那日本人谈话时脸色的凝重,不断出现的“张起灵”这个名字让他总觉得事情越发复杂了起来...

“三年前的事情,我们发过誓,要带进坟墓里,所以我不会说。但张起灵的事情我可以告诉你...”半截李将手中的钢球转动的咯吱响,显然是很焦虑的样子。

齐铁嘴推着人矮身进了一家茶铺,是解家漂白了的产业,没有被上头收回。

现在风头还很紧,他齐铁嘴倒没什么,只是半截李身上的案子也不少,若是被认准了死理要捉他邀功的人捉了去,那破坏汪家的计划也就是打了水漂。

“张起灵,也就是上次夹喇嘛的筷子头,在我们回来的路上被一股不清楚的势力劫走,到现在也生死不明”

“这与老九门何干?”齐铁嘴反问着,张起灵下落不明的消息他也曾听解九说过,但他已经的到他想要的了,剩下救人这种事情...老九门又怎会那么好心的插手。

“在车厢上看到的那具棺材...就是他口中的‘终极’”

“终极么...一具棺材?”齐铁嘴轻笑了一声。

“日本人就是劫走张起灵的那个势力的走狗,耍了我半截李三年”半截李暗沉的眼睛里爆发出嗜血的目光“他们要付出代价...”

看着半截李阴沉的目光,齐铁嘴没由来的觉得有一丝奇怪,可也说不清是哪里奇怪。

“老九门其余人知道么?”

“都知道”

“那为何选齐八埋进日本人这支队伍做卧底?”

半截李撇了一眼齐铁嘴“小九说你会答应”

“是么...”齐铁嘴慢慢念出这两个字,神情变得不可捉摸起来,而空气也一度陷于寂静。

“二月红还没答应”半截李突兀的出了声。

“佛爷会让他答应的”齐铁嘴淡然的笑了一声。

而笑声里包裹着的情绪半截李只模糊的辨得出几种:恨、无奈、冷漠、欣慰、快意...

【二月红府上】

“药呢?让你去抓的药呢!”平日里不会轻易动怒的二月红斥骂着跪在地下哆哆嗦嗦的小伙计。

“药,药店都不肯卖...药铺都已经跑遍了”才收入门下的小伙计哭腔浓厚,颤颤巍巍的回答着,眼泪不住的往下滴,不是因为二月红的斥责,而是房内丝帐里的二夫人...

一向待他们很好的二夫人先下日日咳血,眼瞧着是活不过了今天...

“齐家、霍家、解家呢!李家呢!”二月红不顾风度的大喊着。

“他...他们都只劝爷您节哀...没有人给药...”

二月红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把冲进房内背起了丫头往张启山的府上走去,心里不住的暗念着,祈求着上天不要将这个善良的女子收去...

而先下无论他二月红怎么不甘,也只能去求张启山,求他放过丫头...

“二爷,您还是请回吧”下人打扮的老伯很不忍心的样子,可张启山的话他不敢违背,只得狠下心将二月红和他背上的丫头关在了门外,任凭二月红怎样敲打也不再开门。

“哥...咳...哥,我们回...咳咳...回去吧...”丫头趴在二月红背上,这个男人的背护了她十几年...

“夫人你放心,佛爷他...不会见死不救”二月红紧紧握着丫头的手,嘴里说着这样的话,可心里却是一点底也没有。

张启山的绝情,他二月红领教过...

不再顾着什么男儿膝下有黄金,现在纵然黄金万两也抵不过他背上女人的一命。二月红背着丫头,毅然决然的在张府门前跪下,没有顾背上女人的摇头。

没有一丝犹豫...

不卑不折的声音从二月红嘴里传出“佛爷,只求你救丫头一命”

“佛爷,只求你救丫头一命”

“佛爷,只求你救丫头一命”

......

“佛爷,只求你救丫头一命”

......

二月红平日里最金贵的嗓子而今在这一声声的恳求中化作喑哑,而张家府院的大门却从未曾开。

二月红越发恐慌了起来...不是因为膝盖上刺骨的疼痛和寒意...而是他背上的女人渐渐悄无声息...

“红老板,回去吧...”

张府的门终是在第三日打了开,站在门槛后边的正是一身军装的张大佛爷。

“佛爷...只求你救丫头一命...那件事情...我答应...”二月红干哑的声音已经虚弱的让人听不见,但他知道...张启山能懂...

可张启山只是用着怜悯的姿态摇摇头。

“大佛爷,你明明可以救的,你为什么见死不救!”

“这个女人不死,必有千千万万的百姓遭难,以一人之命得保我们的民族,这孽即使万死,我也得抗!”张启山在他面前淡淡的说道,跨过门槛,转身坐进了等在巷口的黑色的轿车里,不见踪影。

而他背上的女人身体已经僵硬...

丫头的死在他心里种下了一道围墙,他已不愿再掺和进老九门的世界...

===============

当丧乐又一次响彻整个长沙,人们都在传着葬礼上的奇闻:红二爷居然穿着一身红袍唱戏...

丫头下葬的时候整个老九门只去了齐铁嘴和解九两人。

老九门渐渐势微,二月红因丫头的死已无心多管他这一门,每日修剪着花草,做些风雅之事。

而日本人的人马却已经入了东北,肆意寻着棺木所在。他们的目的:找到那具棺木然后交给隐在暗处的汪家...

而汪家的目的:打开棺材...放出里面的东西...这场千年的谜底在世人面前揭晓...从而让张家不复存在!

“我二月红毕生所求也不过是能为我下那一碗阳春面的女子,丫头的死让红某认清了老九门的人情冷暖,佛爷还是请回吧”二月红目光冷然的同站在自己面前一身军装的男子对视。

而那个身壮如山的张启山只静静看着人,身后站着的是清洗长沙后仍死心塌地跟着他的张家人,一百来号人挤满了二月红的小院,有老有少,甚至还有怀抱着婴儿的女人。

“张某只求你为这场游园会唱一出戏,引得日本人的注意好送小五回杭州”

“张启山,能让我二月红为之倾覆一切的只有那个女人”二月红冷静的指着屋内的灵牌,可颤抖的手指泄露了他内心的激荡“国家!名族!苍生百姓与我何干!”

“我张启山的全家都在这里,只要你答应我唱这一出戏,你要我全家的性命,都尽管拿去。张家子孙,给我统统跪下!”那个不可一世的男人竟挥开了披风直直的跪下,虽在他身后的张家人也没有半分犹豫。

没有属于张家人的骄傲,连同道上呼风化雨,一代军阀的张启山,张大佛爷,只为这一场戏,直直跪下...

膝盖撞击在地面的声音在这座小院回荡,二月红蓦地掉下眼泪,模糊的眼晕中是张家人犹如磐石一般的坚定,仰天长啸“张启山,你疯了,你疯了啊!!!”

那个一个月前用着怜悯眼光看着自己的男人如今为了一场戏向自己下跪...张启山...你还真是那个会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啊...

可是你知道么!

你今日葬送掉的...是身为你张启山家族人的骄傲啊...

看着面前依旧冷着眸但满是坚定的张启山,二月红渐冷静了下来“好...我去唱...”

--------------

大家中秋节快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