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九门恩怨

第五十一章 日本人

九门恩怨 凇靄 3281 2013-07-20 13:09:19

  坐在市口茶楼上的两人正是齐铁嘴和解九。

“小九,佛爷为何要这么做?”齐铁嘴装作并不知晓的样子,垂着眸子看向市口,他在人群中找到了一个人,那个穿着鹅黄色衣服的男人,那个昨天跪伏在他脚下说着他有一家老小的男人。

他听到那人用最愤然和绝望的口气咒骂着他平日里决计不敢看一眼的张启山,骂张家的十八代祖宗,然后倒在血泊里...再也站不起来...

解九淋了一夜雨,到现在脸色还是苍白的可以,和这周围的血色格格不入,嘴边也只剩下惨淡的笑容“八哥...佛爷这么做大约是有他的道理...”

“是啊...有他的道理...”齐铁嘴淡笑着看向空无一人的茶厅“小九你看...人都跑去看处刑了呢...”

“而且看的还很津津有味”解九冷笑了一声。

都说人世间冷暖自知,还真是不错...

死的不是那些围观者的家人朋友,那他们又何必悲伤...

“以后下地该怎么办呢?”齐铁嘴淡然的抿了口茶,苦涩在嘴里溢满,再也没有可供回味的甘甜。

“会有新一辈的人出来的”解九打了个喷嚏,接过一旁小厮递上来的帕子擦干净手,又看了眼枪声不绝的地方浅笑着。

“世道乱,总会有人为了吃口饭做这些事情,只是希望新一辈的人能聪明些...不要去试图解开那些秘密...”

齐铁嘴扶了扶眼睛,不明的光线反射不出他眼睛里的东西,解九只隐约觉得不像是死了一个伙计,也可以说是一个儿子那样的悲伤,更深层是波澜不惊的海...

“查出来是谁去告的密了么?”齐铁嘴丢下钱两起身,坐了一上午,也该起来走走了。

解九跟着收拾好摊了满桌的信件起身“是裘德考”

他也没有意料到裘德考这个家伙会在走之前把长沙手艺人名单全捅了上去,迫使很多计划都要提前,他是个惯于做事按部就班来的人...这一下打乱了...后面的事情就会有些麻烦...

解家的情报向来比旁人动作快些,刚刚他拆封的一张信纸里就写着裘德考的名字,后面跟着五个字:告密,已回国。

“哦...还真是他啊...”齐铁嘴瞧了一眼解九怀里抱着的那叠信件,他不知道那叠信件里有多少是解家安排好的计划。如果不是裘德考去上面搅和这么一下,张启山和解九的动作相比就会慢上许多。

小九...这么些年你的性子我齐八清楚,理智永远高于一切,如果不是提前打乱了你们的时间安排...我又怎么能抢占先机...

“你家另外那两个小伙计呢?”

“他们啊...回家了...”齐铁嘴摩挲着手中的墨玉扳指,唇角微扬,眼底确实刺骨的冰凉。

“回家?”解九好奇的问了一句

齐铁嘴笑了笑“他们出来也快有一年了,也早该回去了”

“那八哥你怎么办?齐家这次也是死了不少伙计啊!”解九有些急了,若是没有那两人护在齐铁嘴身边,齐铁嘴若是遭了什么乱子可怎么办?

瞧着人还同以前一样的担心着自己,齐铁嘴淡然的笑意里也有了一丝无奈,他和小九从他知道小九在帮着佛爷清盘长沙开始,就已然是回不到最初那样的知心兄弟。

“对了,八哥...那棺材的事情你知道多少?”解九疑迟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

“只见过一次,能知道什么?”齐铁嘴好笑的看了一眼解九“那东西不是后来给佛爷带去了东北么?”

“是带去了东北不错...只是...好像还有另一拨人也瞧上了这只棺材...”解九步子放缓了下来,他现在还不够镇定,但此刻齐铁嘴在旁边,他不能吃药,也不能注射针剂。

他只有用自己平日里锻炼来的有条不紊来抑制住心里的一丝丝焦虑。

“另一拨人?”齐铁嘴也放缓了步子,心里警备了几分...难道小九也发现了汪家?

“是日本人”

这个回答远出乎了齐铁嘴的意料,他猜过解九会说某一个人的名字,然后这个人姓汪,但绝对没有想到过...

这件事情,日本人也来参了一脚...

或许是因为余光里解九额角上缓缓显露的青筋,齐铁嘴并没有多追问什么,反而匆匆告了别离开。

此时待在解九旁边说着这些话,无疑会让解九的焦虑更甚,他齐铁嘴知道此刻解九需要的无非是一针镇定剂,一个能让他更加清晰的东西。

所以齐铁嘴在拐角处看到解九从大衣口袋里拿出一只针管用酒精消毒,将透明的液体注进血管里,重又冷静下来,坐进包车里离去的时候,嘴角不可抑制的扬出笑容,几分冷暖...?

齐铁嘴转过身慢慢向街口踱了去,脑子里浮现的是那间黑暗的车厢里的半透明水晶棺材。

虽然对棺材不做研究,但上面印刻着的花纹和打做手法却能告诉齐铁嘴,这是一具东晋时期的古棺。只是也并不规整,棺木很高,已经到了他胸口的位置。而且没有任何文字类的记载,棺材里魁梧分不清头脚的人形尸体,是谁?

而这些疑问除非打开棺材,不然也是也不得而知...

只是齐铁嘴没有想到的是,那些见到棺木走不动路的人这一次却出奇的意见一致...都不赞成开棺。

可能是做这一行的久了,比旁人更加谨慎敏感,齐铁嘴隐约觉得这只棺材装的可能不会是死的,甚至是...里面装的...不是人...

又算了算时日,齐铁嘴在心里暗叹了一声,不止是他现在独身一人...张启山为了这场局也是背叛了所有,倾尽了全部...

就连九门里唯一能和他说得上话的二月红...也没有放过...

人总会有他的价值,哪怕是在饥荒中被别人为了饱腹而死,那也是价值。而丫头对于二月红的价值就是陪在二月红身边为他做一碗阳春面,为他生了三个儿子。

但她在张启山眼里的价值就是,成为二月红唯一的软肋,然后死,成就无所顾虑的二月红...

他齐铁嘴的价值呢...?

齐铁嘴淡笑了下,穿过人群,目光所在的巷子尽头就是他的铺子,但此时他离铺子越来越远...

当齐铁嘴盘着双膝坐在日本人很是喜欢的榻榻米上,面前日式花茶升腾起袅袅烟雾。而一架木帘隔断了齐铁嘴想要看到更里面位置上坐着的人,一个穿着日本军装看不清面目的男人。

刚才在巷口只发了一会儿呆,就被从背后突然窜出的日本兵给“请”到了这里坐下。

此刻的齐铁嘴并不慌张,他甚至有些庆幸,日本人选的人是他,而不是半截李,因为在他看来,日本人的作风同半截李最相像,残忍、不择手段...

只是他看到拉式门再度打开,一架眼熟的红木轮椅出现在眼前时,嘴角隐约的笑意顿时凝固在脸上。

“小八”半截李转过轮椅,淡淡的看了一眼齐铁嘴算是打了招呼,而后抓起铺草垫从轮椅上闪身在齐铁嘴身边坐了下来。

齐铁嘴看着半截李通过翻译低声和对面帘子内的日本人交谈,说话内容虽没有听太懂,但还是能靠着敏感的捕捉能力捕捉到一些词。

比如说:水晶棺木、张起灵、疗养院、张启山、天命、齐铁嘴...

“齐八爷,这次请你来是因为三爷说,您会对我们的计划产生助力”一直垂着头只恭恭敬敬的帮助半截李和日本人交流的翻译在朝着日本人嘀咕一段后突然看向他。

齐铁嘴淡然的抬眸看了一眼对面的日本人,发现他也在看着自己,一瞬不瞬。

“这就是你们日本人的待客之道么?”

“大佐说这是手下人的不敬,如果八爷您想,那些人可以交由八爷您处置”

“齐某没那个兴趣,还请你代为转达”齐铁嘴看了一眼身旁的半截李,意外的在半截李脸上看见了一丝无奈。

半截李从刚才进门到现在只顾和日本人嘀咕着什么,连一句解释也没有说,齐铁嘴虽嘴上并不说,但心里不爽快的感觉也不会消减半分。

“八爷,大佐说您是见到了那口棺材的八人其中之一,如果您肯帮我们,那么我们肯定能更加顺利”

齐铁嘴细细的嚼着两个字“...我...们...?”

不用那日本人说话,翻译就先一步开口“就是您和三爷啊”那人忽的觉得背脊上投过一丝冷光,身子猛地一打颤,而冷光投过的位置正是齐铁嘴身边的半截李。

齐铁嘴唇角勾起一抹弧度,镜片下的眼睛眯了起来“你告诉他,他若是想要我齐铁嘴与他合作,就单独谈”

那人又一个哆嗦,但还是把齐铁嘴原话翻译给了日本人。

半截李深深看了一眼齐铁嘴,目光里有许多齐铁嘴看不懂的凌冽,无奈和担心。

看着半截李出了门,齐铁嘴才坐直了身子,目光似乎要穿透这隔在桌子中间的木帘,直直的看进对面人的眼底。

“你们背后的人,姓什么?”

日本人听到这个问题似乎是很惊讶的样子,声音一下就提高了不少。翻译说“大佐问您,您为何会知道他们背后有人支持”

还真是笨的可以,齐铁嘴唇角的冷意更甚。“先回答我的问题”

“是一个姓汪的人”

“他们找你来是为何?”

“大佐请您先回答他的问题”

“恕不奉陪”齐铁嘴挑着眉起身,那人却快一步起身冲过木帘拉住了齐铁嘴手腕,嘴里说着齐铁嘴听不懂的话语,很是焦急的样子。

翻译一瞧这架势都傻了眼了,这时也赶忙爬起来说“八爷,大佐请您不要这么急着走,有一些事情他不能说,但他很想和您合作”

“合作内容?”

“佛爷带去东北的那具水晶棺材!他们想要!”翻译生怕齐铁嘴跑了似的噼里啪啦的翻译出一大堆,但无非也只是这个意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