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九门恩怨

五十五章 倾巢出

九门恩怨 凇靄 3134 2013-07-20 13:09:19

  袖子中的匕首悄然的滑落在手中,紧握。齐铁嘴看着台上二月红身边的人影依次的从幕后隐了去,而身后的木门悄然的开了半扇,从桌子那头望过去却看不到有人进来,然后又诡异的合上。

“齐先生,这戏是唱完了?”一个日本人意犹未尽的盯着台上独立着的二月红,眼底却倚上一层紧觉。

齐铁嘴笑容渐上了心头“不,还没开始呢...”寒光从镜片底下掠过,齐铁嘴从袖子里抽出了刀鞘,朝楼下抛了去,一声脆响!

[啪!]

“齐先生您这是?”日本人眉头一紧想要站起来,肩头却意外的受了阻碍。

一柄三棱侧带血槽的刀从他的左胸没了进去,而握着刀柄的人正是方才趁着锣鼓喧天的热闹中潜进来的半截李。

还没有血从胸口蔓延出来,另一个副官打扮的日本人丢下已然瘫软在座上的

大佐急忙忙的想要朝门外冲去,不可抑制的恐慌,但他做得很好,至少知道在临死的时候搏一搏。

半截李冷笑着拧转起匕首,听着从眼前这个连一击之力也没有的日本人口中发出断断续续的声音。

“你...你们...汪...不会...”

齐铁嘴看着半个身子坐在蒲草垫上的半截李,眼底也是森然的笑容,静静立着。而门外又走进一个笔挺军装的男人。

半截李食指轻搭在唇边“嘘...我还要多享受一会”暴戾的眸子里是手中刀刃割开血肉破碎骨头的轻微悉索声,这显然让他很是欣慰,甚至于觉得这是一种享受...

享受利刃下这人渐渐的绝望和惶恐,这是半截李的一大爱好吧...但显然现在时间不允许,走进来的男子轻蹙着眉。

“老李,还有正事要办”张启山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垂死的日本人,手中的日本武士刀轻巧的割开了这个人的喉管,然后流了一地血液...几根黑色的毛发在血中盘桓着...

夜还很长,这仅仅是序幕的开始。

正主还在后面...

齐铁嘴看着半截李毫不犹豫的卸下另一个人的颚骨,也许很疼...但这个人仍是乱挥舞着手臂,一点也不配合。

“汪家的人不会察觉不到他们两个已经出事了,估计马上就会到”齐铁嘴淡着看着被半截李丢在地下如同破布一般的日本男子。已经死了,还有全尸也算是他的幸运吧...

想起星儿死去的惨状,齐铁嘴心里更是蒙上了一层阴冷,而嘴角的笑意里也冰封了本该有的所有情绪,只留下恨在胸口肆意滋发。

张启山看了一眼立在旁边的齐铁嘴,心里暗自叹了一口气:果然搬尸这种事情还是指望不了齐铁嘴。

卷了几道袖子边,张启山褪下白色的手套,拖着死尸扔去了隔壁的包间,不一会就传来了利齿戳破血肉骨骼撕咬的声音,还有喉管吞咽进大量的肉块的挤碎声,和犬吠声。

隔壁是吴老狗留下的一只獒犬,从小用人肉喂养大的獒,也只听吴老狗一人的话,比起人...狗这种东西可靠的多...

“他们还有多久到?”齐铁嘴尽可能的擦去了地上的血迹捧出一只奇异形状的香炉燃上。没有任何恐惧,即使是他们知道汪家的人马上就会到来,甚至是带来他们驯养的黑飞子。

半截李从怀里摸出一张火折子丢给了齐铁嘴点香,眼底的戾气也在瞬间收敛的很好。

经常杀人的人身上会有那么一股子腥味,虽然常人闻不出,但他不敢肯定汪家来的人会因此发现这个包厢里头应该坐着的人已经死去一个,残废一个,他也不愿去冒这个险。

“第一道哨卡五分钟,第二道第三道十分钟,进这座戏台只需是有日本人的令牌外边的日本兵就会放行”张启山瞄了一眼怀表“我们还有十四分钟”

说完就径自的坐在了原木鼓笼凳上,眉间平淡,但绷直的身子如同一只伏在草丛里的猎豹一般,像是能随时突起杀人。

齐铁嘴用手并作扇子朝着香炉里头扇了扇,一缕香气诡异的从镀金的路口冒了出来,这是骨香,用陈尸的骨头磨粉和着楠木的屑子制的,用来凝着血腥味再好不过。只是他不知道这骨香的另一方作用...

放好香炉,齐铁嘴朝着那被拧绑在座椅上的副官笑了笑,踱步走到面前“来沈阳这样久,还没好好看过这出戏吧?”

看着那人惊恐的表情齐铁嘴突然知道了为什么那么多的人愿意做恶人,因为这种凌驾在别人之上,无视权法的感觉好像是真的不错的...至少在现在齐铁嘴这样认为...

“咿...咿!!!”那个人张着合不拢的下巴,眼底像是看到了鬼一样,整个人开始趋于癫狂。已经不是对于自身危险中的恐怖,而是...

“小八小心!”

察觉到这边有变,半截李从桌边一下子冲了上来,寒光中匕首已经刺在了朝着齐铁嘴扑过来的人影,但丝毫改变不了这个人影的行动速度,滴着血的指甲深深的扣进了...在千钧一发时比半截李更快一步扑伏在齐铁嘴身上的...

“小武!”齐铁嘴在回过身想要看看身后情况的时候却被巨大的冲击力撞倒在地,而扑在自己身上的正是不见了半个多月的张功武!

“快...砍断...他的脊柱...”张功武提着气,膝盖跪在地下,腾出双手死死的掰着掐在脖子上的双手,他甚至能清晰的感觉到这双手扣进脖子上的皮肉里,一寸一寸的搅动摸索着他的喉管,伺机想要扯出他的气管。

扑过来的不是别人,竟是刚才被切断喉管丢去喂狗的日本军官!

张启山是最先反应过来的人,毫不犹豫的举刀朝着脊柱的位置劈了去,这个时候已经不容他细想为什么这个日本人会“死而复活”

像是感觉到张启山劈来的刀刃一般日本人撒开了插进张功武脖子里的手翻转着身子险险避了开一跃翻转到了桌子另一边,嘴里不再是人话,而是发出一种嘶嘶的声响...

齐铁嘴顾不上张启山和半截李同那个日本人的打斗,扯下袍子捂上了张功武脖子上那十个触目惊心血窟窿。

手有些不住的颤抖“小武...小武你怎么会回来...不是回族里了么...为什么要回来...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出来...”

齐星是他一手带大的孩子,但张功武在他齐铁嘴眼中也是个孩子,才十六岁的孩子啊...为什么...血流了好多...是不是小武快死了...?

齐星死带来的打击和自责连同这一次张功武扑在自己身上替自己挡了一下都在看到张功武直挺挺倒在自己怀中的那一瞬涌了上来。而一旁张启山和半截李同日本人的战斗也渐入了僵局。

张启山和半截李是头一次这样的无力,无论是砍了几刀,他好像全然不会痛,也不会影响他进攻的速度,整个人以一种扭曲的姿势在行动着,但十分迅速。

这样的人他全身都是破绽,但你即使攻击了这样的破绽也无法让他停止动作...

齐铁嘴看着张功武蠕动的嘴唇上像是想要说什么字,又联想到刚才张功武说

的那句话和弥漫在空气中,渐渐浓郁了起来的味道,很熟悉...“他的脊柱!!!脊柱是弱点!!!”齐铁嘴不顾风度的大喊着,而楼下的铿锵锣鼓声正演到高丨潮,台上二月红卸去了铠甲一身红衣水袖正舞的厉害。哄得整张屋顶都要掀翻了开,而齐铁嘴的大喊在这其中显得是那么微不足道。

没有人发现这间不起眼的包间里正发生着一场与死亡的搏斗。

张功武在齐铁嘴怀里显然是安定了下来,胸膛也不喘的那样厉害,他只知道自己的血流在地上染红了齐铁嘴的衣裤,而齐铁嘴眼中的惊慌,自责也是那样的明显。

手指动了动指向房梁上,齐铁嘴顺着张功武的手指向上看了去,一张少年惨白的面庞出现在了层层叠架着的黄梁木枕后面,就在齐铁嘴头顶的上方,眼睛一顺不顺的直直盯着齐铁嘴,和他怀中的张功武。

小武有救了!

“小岳,你快下来带小武走!去医馆!”齐铁嘴朝上招着手,脸上显然是开心的样子,他早该想到张功岳也会在的,这样小武就能乘早的离开这里,就有救了!

只是...

张功岳从房梁上跃了下来,他亲眼目睹了日本人扑向齐铁嘴而张功武又替齐铁嘴挨了一击的画面,脸色很苍白,但眼睛里却有异样的坚定。

张家人不会在自己生命面临危险的时候还去救一个不相干的人,不对...就算是亲人...也不会去救!

自保是他们在竞技场里学习的第一课!

齐铁嘴怎么也想不到会是这样一种局面:张功岳蹲下身子从张功武怀中摸出一封信纸,眼睛里没有丝毫的怜悯痛心之色,转身翻上房顶像猫儿一样的钻进半开的天窗,消失的无影无踪...

最后一丝的希望也破灭了...

“怎么会这样...”齐铁嘴喃喃的低头看着张功武,而张功武显然也是赞同了张功岳的做法一般,嘴角是带着笑意的...

张家的孩子放野,死的本就不是少数,而被张功岳带走的那封信正是早就写好备下着的遗书...

如果躺在这里的是张功岳,张功武相信他也会是选择和张功岳一样的做法,这才是张家人的处事,而齐铁嘴...

也许这是一个例外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