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九门恩怨

第六十章

九门恩怨 凇靄 3094 2013-07-20 13:09:19

  “这是人油,黑毛蛇在这种油里能保存很久”吴老狗看了一眼瓦罐。

他得知这里面是人油的时候也是下意识的推拒了这个罐子,但而后想了想又有什么呢,黄巢起军遇到没粮食吃的时候还做人肉糜,人吃人都已经见怪不怪了,那用人熬油储蛇真的是没有什么。

齐铁嘴放下罐子失笑“那个地方应该也是建成不久的吧?现如今哪来这么多人能熬油”

吴老狗摆摆手“那也不是我们能左右的了,虽然我们还有时间,但离十年已经不远了”

“又是十年...”齐铁嘴无奈的摘下眼镜向后倚在墙壁上,不在意他身后就是棺材板,也不在意对面就是蛇堆。

“五哥你先说吧,刚刚说长生只是个幌子,为什么这么说?”

吴老狗道:历朝历代的皇帝,无论出生高低,到最后都只有一个愿望,就是求长生,但是他们无一例外的都没有成功,唯一有史书记载的就是周朝天子、周穆王。有关他的记载里,周天子在五十多岁的时候征西。

“是西王母城吧”齐铁嘴笑了笑“周穆王征西,从西王母求了一颗长生药”

吴老狗点点头“不错”

“所有人都知道周穆王杀进了西王母城,还和西王母相爱了,西王母在穆王走的时候念的那句诗是什么来着...?”

“白云在天,山陵自出。道里悠远,山川间之。将子无死,尚能复来”齐铁嘴补充了句。

吴老狗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又继续道:‘将子无死,尚能复来’,西王母也不知道周穆王是否会吃长生药,根据记载周穆王在一百零五岁的时候就死了,直到死之前也没有再去西王母城。

他死了,就会有人怀疑他并没有吃长生药,而是将他存放在了一个地方。他死了,可是求长生的人并不会因此而放弃这样的诱惑,官盗也好民盗也好,有一些人是为了钱为了利益,也有人是为了从中得到有关长生的蛛丝马迹。

“周穆王墓?”齐铁嘴随意的猜了一句“难道有人去找了?”

吴老狗苦笑了声“是鲁国公”

“长身不死的诱惑对于他来说很大,而且他手下有一位奇人,鲁殇王,也就是传说能借阴兵打仗的那个人,这个人据说是周穆王的子孙,能够找到他的墓穴”

大概是盗墓的都会知道这个人了,但齐铁嘴不知为何会和这鲁殇王扯上关系。

虽说鲁黄书是战国时鲁国传下来的的,但也不会是一个带兵盗墓的小诸侯王能够用的,更何况鲁国公在当时还只是一个“公”,更不用说他封的王。

即使在春秋的时候诸侯王就已经开始僭越礼仪,但也轮不到鲁殇王来用。

“鲁殇王告诉鲁国公,他能够和已逝的周穆王取得联系,找到他留下的丹药,这种诱惑在当时无论摆在谁的面前也不会有人拒绝,鲁国公也不例外,他立刻就让人随着这位能借阴兵的奇人去掘了周穆王的墓穴,得到了穆王手诏”

齐铁嘴听到这里心里浮上一丝疑问“穆王的手诏?不是已经死了么怎么还能拿到?”

吴老狗带着赞赏的眼光看了眼齐铁嘴“不错,没有人能扛得住长生药摆在面前的诱惑,他最终还是吃了那枚丹药,但是不会有完美的长生,这枚丹药在他身上产生了一个副作用,玉俑能够抑制这种副作用,但是更大的副作用是他会因此陷入沉睡,没有人能够不付出任何代价而得到完美的长生不死”

“五哥你的意思是?”

“鲁殇王是周穆王计划中的一个重要的人物,他替穆王弄来了玉俑,但他会死,而周穆王在沉睡醒来后的世界定然不会是再属于他的了,他需要有人来替换鲁殇王,于是用了一个百试百灵的方法”

“长生”齐铁嘴坐直了起来。

他从未想过事情的追溯竟到了三千年前,而这中间的历史沉淀,要怎么一个聪明缜密的人才能在三千年前布下一张三千年后仍能够运转的局。

吴老狗继续道:他将人们渴望长生的秘密用帛书记载下来分散开放在用上好的材料制成不易打开的匣子里,以确保帛书的内容能有人看懂,最后藏进不易被人发现的古墓之中

一般的土夫子进不了凶险的墓,必然是身手好的手艺人或者几人一起。而且那记载在帛书上的内容不是普通人能看得懂的,不被藏好许就被不识货的人当做垃圾扔了,放在贵重的匣子里,一般人盗出来只知道这匣子贵重,那里头的东西自然也不会是什么次品,从而想尽办法来打开这匣子。

能打开匣子的人,对于帛书上的内容就算是一知半解,也不会全然不懂。而帛书上零碎的信息里在最后都会指向一个装有一只石质龙纹盒子的地方。

他用玉俑的一部分做了一只小棺材,从一个母亲的肚子里取出了尚未足月的婴儿放在其中,同一只玉俑对其中人的影响都是一样的,这是他对于完美永生的最成功的一道保险锁,却不是最后一道。

胎儿在玉棺里的变化会和周穆王在古墓里的变化完全一样,而胎儿的变化会带动龙纹盒子上的机括变动,盒子上的数字图案就会进行变化。根据上面龙纹图案的时间提示,在对的时间,才能指向对的位置,也就是周穆王的墓穴...

说完这些吴老狗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如果不是他真的经历了这些他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会有人这样挖下一个陷阱并在其周围挖上与之相通的无数个小的陷阱。

这些陷阱只要踩到一个就会引起连锁反应,从这个里面跌倒另一个里面,而当你满头土的以为爬了上来之后,留给你的只有执行和绝望,因为无论你多么努力的想要逃开,最终也只是会落进更大的陷阱。

齐铁嘴安静的听完了吴老狗说出的整段事情,也许是因为他本性的多疑,他总觉得这样的故事更像一个故事...而不是真实曾经存在过的。强烈的怀疑感充斥着他的脑海。

为什么周穆王带回了长生药,却对外颁布自己已经死去的消息?

为什么在得知这种丹药有副作用的时候不回去西王母城寻求帮助,反而设下这样一个跨越千年的局?

又是为什么,这局落在了老九门的身上...

周穆王在西王母城看到了什么...让他宁愿被副作用折磨也不愿回去...大费周章的折腾几千年?

吴老狗似乎看出了齐铁嘴的疑问,如果换做他是齐铁嘴,他也会有这样的疑问,但他接触的人恰好是这件事情中对立的两拨。

周穆王在西王母城看到的远远不只是他带回的传说那么简单,而张起灵的家族是这件事情从头至尾的参与者,至于那群黑衣人,也就是后来的汪家人,他们在知道那个秘密之后所做的却不是守护,而是掠夺。

这是一个有关世界终极的秘密,也是张家人让那列鬼车送来的棺材中的秘密。

周穆王制造的完美永生假象破灭,张家就是最直接的受害者,因为他们一直处在事件的最核心。

吴老狗并不打算将之后发生的事情说出来,他受人之托不能说出张家族里发生的具体事情,而齐铁嘴需要知道的在这里也已经足够他完成后面的连环扣。

这一个阴谋已经足够的大,大到几代人都将陷入这个噩梦不得脱身。

“张起灵和老九门签订过契约,守护那个秘密...十年未到,但也是该选出这个人了...”吴老狗转过话锋。

“五哥你多虑了,这一个十年还轮不到你我丨操心”齐铁嘴故作轻松的笑了笑,但也许连他自己也没发现,他的笑容里包含了太多的不甘心。

不甘心被如此的戏耍,不甘心被带入了整张局里却依旧不明所以,不甘心身边的人一一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而他仍旧活着,大概更多的是不甘心命运的操控吧...

吴老狗扶着棺木站起身“让小八你知道这一切是为了能够在以后的日子里由你去接手我曾经历的那些,吴家不会再插手老九门的事物,这件事情也就到此为止”

他眼神里的诚恳和坦然让齐铁嘴不得不相信吴老狗所说出口的这一切都是真实存在过的事情。

他继续说道“不会再有多少年的安稳,我想...至少在还能活着的这些年里多陪陪孩子们和幺妹,她快生了,我不能不在身边。眼下我在长沙的作用已经不大,长沙也在佛爷清盘后会慢慢变成历史,老九门气数将尽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更别说小九和七姑娘还想要从汪家手里抢人,那疗养院是什么样的地方?张起灵自己都逃不出来他们又能做些什么!”

他的眼神变得不忍起来,后面的话也哽在喉咙里,很挣扎的样子。

看着吴老狗脸色挣扎,齐铁嘴脑子里的思路慢慢连了上来。

为什么他们这群人会出现在沈阳?

为什么黑飞子的事情一出,张启山就会知道这些东西的来历?

为什么汪家的人能够在他们眼皮底下溜走?

张启山是恨张家的吧...

张起灵那么好的身手,甚至被霍仙姑称之为‘神’的一个人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的被掳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