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九门恩怨

第五十七章

九门恩怨 凇靄 3040 2013-07-20 13:09:19

  “我所经历的远比你们在长沙所经历的多”吴老狗叹了一声

“也许小九你能在之后的岁月里排布设局,也许在孙子的那一代就能摆脱这件事情,但我不可能,从第一张帛书落在我手上的时候,就绝不可能了,包括一穷二白,也包括幺妹腹中还未出生的孩子...”

“甚至我的孙子,我也不知道他是否能躲开”吴老狗站直了身板,手中的哨子放在嘴边吹响,声音不大但足以召回奔窜的两条狗。

“也许在你看来我是在逃避这一切,但这不是结束,而是新的开始”

他脸上是悲切的笑容,解九发现有那么一瞬他已经看不懂吴老狗这个人,而且突然产生了一种疑问:

吴老狗在四川,四姑娘山下失踪的那一段时间...是不是真的去了杭州,如果不是,那么去了哪里?看到了什么?是不是看到了和自己在塔木托看到的...一样的东西...

吴老狗看着解九脸上略微显出的挣扎神色故作轻松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该去收网了,大鱼在二楼”

而二楼的包厢里显然有着不寻常的压抑,只有正中央的那个男人笑的云淡风轻。

齐铁嘴只在一瞬间懂了这个男人的身份,从他看着张功武尸体的眼神里就能看出来,不屑,厌恶,以及不止从他们这一代传下来的的宿怨。

汪家对张家有着莫名的仇恨,即使这种仇恨来自于几百年前,但一直存在着。

不会有很多人能接触到这件事情的核心,被派出来寻找那具棺材就能够证明了这个人在汪家的地位赫然。

“你们一共有八个人”那人毫不在意的坐在了沾满蛇血或是人血的桌边“两个书生,一个女人,算上这个瘸子能打的也不过五个”

“你认为会赢?”

那人点点头“至少我要走,你们拦不住”他看了眼挡在齐铁嘴和半截李身前的张启山,眼神里有很多含义。

门被打开,其余人鱼贯而入。

也许以多对一很卑鄙,但公平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没有用,胜者为王,无论用什么手段,只要你赢,那么所有的舆丨论自然有输者来承担。这种局面对他们来说很有利,但没有人脸上露出那么一丁点的轻松。

齐铁嘴置身在这群人中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无法形容,他只能隐约的猜到四年前,在他离开四川后,营地里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是无法用语言来理解的事情,是他无法探知到的秘密,这个秘密甚至改变了他们原本的目的,走向了一开始的反方。

“你好像很自信能逃走,但你又怎么知道我们为了这场戏付出了多少呢?”齐铁嘴注意留心着这个人的动作,从张启山身后缓缓的向旁边踱了一步,和刚进来的人形成了一个圈子,把人围在中央。

男人脸上始终是莫测的笑容“都是出来做事情,谁又何必为难谁呢”

他不过是奉了上头命令带走这具棺材,这群人若是肯交出棺材他也不必为难,即使这群人都已经得知了族里的消息和黑飞子的存在,但会有其他人来处理,与他已经无关。

吴老狗按住陈皮阿四想要投开匕首的手臂站上前了一步轻声“不要轻举妄动”他眉蹙的很深,像是想到了很不好的事情。

男人笑着道:还是吴老狗懂规矩,你们以为我只一个人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是什么么?

“张起灵在哪里?”一直沉默不语的解九突然发了话,听到这里霍仙姑身子也是一怔。

“张起灵对你们来说很重要,但对于我来说他也同等重要,如果你们想要他,可以,把棺材给我”男人用一种自以为很公平的口吻说这句话。

“做梦”陈皮阿四啐了口“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手中的铁弹子破空直直朝男人甩了去,陈皮阿四势在必得的样子。

三米之内,他的铁弹子之下还没有过活口,更何况他瞄准的还是人最脆弱的咽喉部分,他不认为男人的躲过去。而离他最近的吴老狗和齐铁嘴并没有阻拦,只是摆出了防御的姿势。

每个人的眼睛都紧盯着这一瞬,他们也在试探,至少要知道这个人的底子是怎么一个样子。但没有人看清了在这一瞬发生的事情,耳边是骨头碎裂的声音,几乎所有人都要以为陈皮阿四已经得手。

但男人依旧是沉稳的坐在中央,不过手上多了一具尸体,而尸体的头软趴趴的垂下,显然铁弹子是打在了这具尸体的脖子上。而这具尸体是一直被遗忘在角落里的副官。

没有人看清为什么在人墙之外的副官会突然出现在男人手上并且还替男人挡下这颗弹子。事实上齐铁嘴知道男人没有动作,但这个人就生生的突破了他们的包围,出现在这里。

男人只是在示威,这是齐铁嘴的第一想法。

男人这样表示他有足够的能力从他们中逃脱,就跟把副官从角落里带到自己身前一样,也许他也在试探,试探他们这群人中是否有这个能将他拦下来的能力。

只是他忽视了一点。

“汪!”两条浑身漆黑只在额头上有一块黄色的獒犬从门外扑了进来,包间里瞬间就被它们庞大的身躯挤得满满当当。

吴老狗安抚的拍了拍它们头,每个人都握紧了手中的利器,一场恶战在所难免。

他们不会交出棺材,而张起灵对于他们来说也仅仅是可有可无的,这样的威胁并不成立。但解九和霍仙姑的脸上却是更凝重了。

男人站直了身子,像是忽然变了一个人一样,整个人立在包间的中央像是一柄利剑,浑身透露着锋利的气息,手中变戏法样的变出一把手枪。齐铁嘴眼睛一紧,竟然是把51式的新枪,连他也仅仅是听过而已。

男人手中仅仅一把枪,没有多余弹匣,也没有子弹,而这种枪一共八发子弹。是太有自信了还是太过自负?

虽然这两者本质上并没有太大的差别,但这两个状态的差别能够让他们在这场战斗中占到有利的一面,也可能是不利的一面。重点是这个男人的本身是否有这样的能力。八发子弹,一发一人,齐铁嘴有些好笑的看了看吴老狗身侧的两条狗,这竟然是最大的变数了。

不过好在的是这场战斗还轮不到他来逞强,齐铁嘴退回了门口的位置将匕首重新横在胸前做防守动作。张功武闲暇的时候曾说过,人身体最脆弱的地方就是脖子和四肢的腕处。也许腕处的伤害只能让你残掉,那么必须护住的就是脖子,手抬到胸口的位置能够给齐铁嘴最快的反应时间。

屋子里的人都没有动,摆出了防御姿势,每个人都在等,等一个能够一击毙之的时机,你先动一步或许能够在这一击中占得上风,但也给了对手探清出手路数的空子。

但陈皮阿四先动了,他的速度不快,但是步伐却很规律,也很安全,每一步都会有一颗铁弹子或者刀片从他身上的某一个部位弹出来,精准的朝男人飞去,而每一步必定会踏在八人中的一人身后。

如果男人开枪,打到的也不会是他。

受制于人显然也不会是半截李的作风,在他身下蒲草垫挪动的一瞬间立在门边的齐铁嘴清楚的看到了座上的男人动了,然后陈皮阿四的武器一一落空,没有人知道男人是如何躲过的,并且在下一秒出现在半截李身后,五指并拢成刀狠狠的朝头顶的百会穴劈了下去。

百脉之会,贯达全身。头为诸阳之会,百脉之宗,而百会穴则为各经脉气会聚之处。

一击以动全身。

离半截李最近的二月红弯手成爪先一步钳住男人手腕往后拉了一步给半截李赢得了闪身的机会,而男人冷看了一眼二月红反手甩开了钳在手腕上的手重劈下,迎上半截李抬上的刀锋。

张启山也举刀劈下。

“呯---!”一声枪响。

比枪声更快的是刀锋撞击的声音,半截李虎口被刀柄上的震感震到开裂,有丝丝鲜血迸出。而劈在他刀刃上的竟然是张启山的刀,而硝烟之后的包厢里少了一个人。

那个男人在这一瞬间蒸发的无影无踪,在八个人两条狗的眼皮子底下,就这么...消失了?

半截李紧蹙着眉看着刀上的缺口,那一击是用了全部力气的一击,只是张启山的刀为何劈在的是他的刀上?难道男人在那一瞬已经不见了么,如果这样的话还有可能接受。

“人呢?”张启山抿唇在屋子里扫视了一圈。

并没有人受伤,枪响的那一声应该只是为了制造巨大的声响吸引他们放在耳朵上的感知力从而溜走吧?齐铁嘴不知为何的感觉很奇怪,张启山的第一句是问男人在哪里,而很显然这个人已经消失,那么应该问的是为何会消失,为什么他的那一刀会劈在半截李的刀刃上,但这些都没有。

张启山只是问了一句‘人呢?’,完全没有要开口说明刚刚那一刀的问题。

一直沉默的人开始回过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