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昆仑绝

第六章 死亡面前

昆仑绝 飞燕舞影 1674 2011-11-30 19:26:02

  萧恒正在山洞内来回踱步着。小慕青被萧恒哄着,好不容易在一旁睡着了,此刻发出了微微的鼾声。

听着洞外呼号的风声,萧恒心里越发不安。“不行,我一定要出去看看,爹他们千万不要有事啊。”

萧恒四处瞥了瞥,发现天机老人依旧静静的坐在山洞中央,超然脱俗。环顾四周,村民们都安分守己,并没有人注意到他,连与自己形影不离的小白也不知道蹦到哪去了,便立刻转过身飞快地向外面跑去。

刚出洞口,萧恒心里就有点毛,天空中电闪雷鸣,狂风呼啸。许多树木都被连根拔起,森林里一片狼藉,地面裂开大大的口子,如同天堑。细细听去,还依稀有些枪声在林间回荡。

萧恒举起小手挡住风,慢慢向村子方向挪动着。

“说不说。”黑衣人掐住萧海的脖子,像玩弄小孩一样提起。放眼望去,萧阳和萧莽皆倒在血泊之中,身上只有脖子处有一道伤痕,猎枪匕首散落在一旁,场面很是血腥。

萧海气管被扼住,随着黑衣人手上的力越来越大,只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

萧海涨红了脸,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低低的吐出几个字:“不,不,说”

这时,顶着大风赶过来的萧恒刚好出现在村口,见到眼前的景象,差点昏了过去,地上横躺着萧海和萧阳的尸体,他们都是曾经鲜活的活在自己面前,这两条汉子对自己的爱护不亚于父亲,可是此刻却已经阴阳相隔。

一瞬间,萧恒的世界天崩地裂。“咔”一声清脆的骨头断裂声惊醒了他,萧恒抬头望去,只见父亲的身体软软的倒下了。

狂风刮过,高高的吹起少年凌乱的头发,彻底吹碎了少年的心。

往事如烟,此刻却全部浮现。

一个婴儿,一双粗糙的大手,那时凝结的笑容,有着心灵深处的触动。

故作严厉却时常在背后流泪。

父亲,一个永远高高在上的人,可年少轻狂的人儿在乎过他么?

黑衣人似乎看到了他,慢慢地走了过来,萧恒的身体似乎被定住了,怎么也动不了。满地的鲜血,阴沉的天空,萧恒的心里里充满了恐惧,眼泪都夺眶而出了。这还是自己从小长大的那个充满绿色,生机盎然的村子吗?

萧海虽然喉咙早就断裂,却仍双手撑着地,拼尽全力想站起来。猛然发现了不远处流泪满面的萧恒,嘴唇微微蠕动,似乎想说什么却无法说出口。黑衣人正想转身,却一把被萧海死死抱住。

死也不放!满是血丝的眼睛充满了坚定,咬出鲜血的嘴唇传递着的是父爱。

两行眼泪,不受抑制,喷涌而出!

黑衣人转过身,毫不犹豫的将手中的剑刺了过去。

长剑贯穿了萧海的胸膛,汩汩的鲜血滚涌而出,洒落了一地。同时剑身带着萧海的软下的身子向后飞了十几米,直直的被钉在了一颗大树上。

“啊--爹---爹。”咆哮声响彻废墟之上,撕心裂肺!

望着父亲死在自己面前,萧恒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情感,愤怒的火焰在一个十岁男孩的内心燃烧。也许是父亲的坚持带来了勇气,仅是一瞬,趁着黑衣人回头之际,萧恒捡起地上一把匕首飞快的向前冲去。

即使迎接自己的是死亡!也绝不退缩!

“轰。”黑衣人头也没回,隔空拍了一掌。黑气涌动,萧恒的身体软绵绵的,立刻倒飞了出去。全身如火烧一般剧烈的疼痛着,经脉,内脏在这一刻都破裂了。

脸庞被雨打湿了,寒风如同刀子划破了少年的面容。

要死了吗?这一刻,萧恒想到了许多,自己虽不属于这个村子,但萧海待他如亲生儿子,村民们也很友善。还有小慕青和小白,有天机在,一定能快乐的活着吧。是啊,山洞里的人一定很安全。

呵呵,想到这,萧恒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会心的微笑。

一个瘦弱的身躯撞上了大树,摔落在地,扬起厚厚的灰尘。淋漓的鲜血浸湿了外衣。

他的心头忽的泛起了一个想法,自己一生结束了吧。凌烈的风声不断从耳边掠过,死亡的恐惧在蔓延。

萧恒突然觉得很害怕,蜷缩着身子,努力地控制着意识不让它消散。

随着睡意越来越重,萧恒努力地想挣开眼,再看一眼父亲。可是眼皮重的再也睁不开。

朦胧之中他只看见一个洁白的影子一闪而过。紧接着就是一道道耀眼的绿光流转。

好温暖,这时,胸口似乎来一阵热流,这暖流仿佛带着一股强大的生命力,修复着受损的器官,血管,萧恒真切的感受到,自己的伤口在愈合,身体也在逐渐恢复。

“孩子,这里就交给我吧。”一道悠长而祥和的声音传入脑海,如同暖流流入自己的心中,那一刻,静谧的心似乎进入了一种奇妙的境界,美好的事物在脑海中回荡。

萧恒不知道自己早已昏睡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