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昆仑绝

第十一章 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昆仑绝 飞燕舞影 2799 2011-11-30 19:26:02

  时间:2018年

地点:炎黄国沪都市

似乎一切都变了,但一切都没有变。

※※※※※※※※※※※※※※※※※※※※※

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日子。天上太阳透过云彩的光,一如既往,美艳动人。和风拂过面庞,说不出的惬意。

一所略显破旧的高中门前,又到了放学的时候。一群群少男少们女背着书包,有说有笑的走了出来,不少人手里推着自行车,流水般的人群让校门口成了一片蓝色的海洋。

一切如往常般安宁,和谐。

“你,你给我站住。”随着一声怒喝声响起,不少学生吓了一跳,纷纷回头望去。只见人群中一个身着天蓝色校服的少年神色慌张,跌跌撞撞的跑了出来,后面紧跟着三五个壮汉。

少年看上去一米八左右的身高,有些许消瘦,相貌虽不是特别的英俊,但五官还是很整齐,蓬松的头发有些飘逸,尤其是一双黑色的眸子很是耐看。

“你看,你看,是那小子。”

“是啊,就他,整天多管闲事。”人群中有人应和道。

“臭小子,就是他,老子上次的好事都被他给搅合了。”

“你们听说没,就上次他为了保护一个斐炎看上的女人,得罪了别人,现在斐炎手底下的那些人正满世界追杀他呢。”不少男生纷纷指着少年议论着,而女孩们却对少年有几分好感,聚在一旁嘻哈的笑着,不愿多事。

“给我抓住他。”壮汉们挤在人群中叫嚷着,有些吃力。

“对不起,让开,让开啊。”男生不予理会,一边陪着罪,一边在人群中灵敏的来回窜动着,连续翻越了几辆自行车,但依旧撞到了不少人。

“长不长眼睛啊。”漫骂声此起彼伏,还有不少男生故意挡在少年前方,等着看好戏。不过,少年的身手相当敏捷,东晃西晃,终究还是逃了出来。少年头也没回,一路狂奔,过了好几条街。见身后没有人追上,便窜进了一个小巷躲了起来,大口地喘着气。

“好险。”只见他一边抹着额头上汗,一边在口袋里摸索,检查着随身的物品,忽的掏出来了一本纸页泛黄的小书。仔细一看,赫然是那年萧海亲手偷偷缝进去的那本。

“父亲。”少年喃喃道。一声呼唤,宛如隔世,一滴泪珠,思念万千。

没错,少年正是萧恒,时光匆匆,六年前的那场战斗,如同一场大梦,梦醒之后,自己就莫名地离开了村子,来到了“外面”的世界,又莫名地被安排到了这个地方读书。

来到这里,萧恒才知道当年村子发生灾难的同时外面的世界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无尽的灾难像割草一样疯狂的收割着人类的生命,然而在灾难之中,人们学会了团结,许多国家都合并为一个大国,而现在萧恒所处的炎黄国占据了整个亚洲。灾难过后,整颗星球如同一片废墟,这一时刻,再也没有贫富之分,所有人团结在一起重建自己的家园。人类的文明又向前迈进了一步。

刚醒来时,萧恒翻遍口袋,发现身上只有父亲留给自己的那本泛黄的小书。身无分文的他四处游走,最后,找到了这所专门收容灾难后的孤儿的学校,被收留了下来。

“啪--。”有什么东西从口袋中掉落,萧恒低身一看,霍的窒了一下,心神有些许恍惚。地上所躺之物赫然是当年大战的拙珠和弑魂蟠。只不过,两件神物似乎都少了当年的色彩,弑魂蟠上凝结的剑芒阻隔着缕缕想冲出的红光,一柄小剑流转地神辉让人瞠目。萧恒深知弑魂蟠的厉害,当年村子周围的大片的森林皆被其吸取精华,枯萎而死。所以萧恒不敢让它散落人间,便随身携带者,希望有朝一日能彻底销毁它。

相反拙珠则完全没了动静,如同普通的石头般死寂。这些年来,萧恒一直没有放弃尝试,不停地想与拙珠中的老人沟通,他迫切的想知道村民们的生死,可是不管怎样,那璀璨的绿光和老人的声音都没有再次出现。

一个毛茸茸的身影浮现在脑海,小白还好吧,如果它没事,一定找到了它的家,过上了本该就有的生活了吧。两年的玩伴,那些过去开心的点滴,萧恒至今无法忘记。

而小慕青呢,如今应该长大了不少,是个如花似玉的姑娘了吧。她还如以往那般顽皮任性吗?她的爹爹也在那场战斗中死去,她究竟过的可好?

往事如流水,一幕一幕,浮上心头。

那片乐土之上,有着快乐的回忆,有着幸福的点滴。

“哎”萧恒轻叹了一声,沧桑的声音带着命运的不甘和些许伤感。

想到来到这里六年了,自己渐渐适应了外界的生活,可因为心性善良正直,时常看不惯一些事,帮助一些人。但同时也得罪了不少人物。斐炎就是其中之一,每天派人在校门口堵截自己,萧恒因此很是烦恼。

斐炎是学校附近的头号流氓,在附近有着不小的势力,手写的小弟有百来号,他爸据说还是炎黄国的高层人物,学校领导见了斐炎都要绕道走,更别说处分他了。

想到这,萧恒无奈的苦笑了一声,抬头见天色已晚,便低身捡起了弑魂蟠和拙珠,准备离去。

“天不变,道不变,正邪皆不变,年轻人所为何事烦恼啊。”

一道沙哑阴森的声音从一个角落传来,顿时,萧恒感到头皮一阵发麻,急忙收起了手中之物。抬起头向四周望去,只见自己正处在一个黑暗潮湿的小巷里,虽说在学校周围,可自己从未来过,周围的墙壁上爬满了青苔,地上的小水塘反射出一道道微弱的光,向远望去,竟然看不到巷子的尽头,也没有看到一个人。

“你是谁,你在哪。”萧恒假装镇定,四处张望着,心里默念道,刚摆脱了几个瘟神,现在有撞倒鬼了。

“年轻人,我在这。”声音竟然从身后传来,吓得萧恒直接往旁边跳了一步,掉转过头。

定神一看,这才发现,原来自己的身旁有个衣衫褴褛的老婆婆,满面褶皱的皮肤,尖尖的下巴,头顶一个破的不能再破的的草帽,丑陋的外表像极了一些电影里的老巫婆形象。

可能自己刚才跑进来时太紧张没注意到吧。萧恒缓缓抚平着内心,极力保持镇定。

“十元一卦,卦卦灵验,手相,生辰八字,血型,星座”萧恒注意到老婆婆身旁一块破旧的木板上面歪歪扭扭的字迹,嘴角微微一笑。

血型,星座都算,这个世道,骗子真多。萧恒暗骂倒霉,自己来到这个地方,没少被骗过,一些玄乎的事都最后都是那些骗人的技巧。

“年轻人,要尊重老人啊。”老婆婆咳了咳,举起手中的老旧的拐杖指向萧恒的鼻子,不紧不慢的说道:“你先说我是鬼,再污蔑我是骗子,当老婆子我耳聋是不是。”

老婆婆的话着实把萧恒吓的呆滞了,本来对算命保持怀疑态度的他,此刻有点相信眼前这位老婆婆了。

可还没等萧恒反应过来,一双粗糙的手便抓住了他的左手。

“记得给钱,我先看看你手相。”老婆婆深深看了萧恒一眼,得意的哼了一声,随即说道:“年轻人,你心底善良,爱情几经波折。”语音刚落,又是一声惊呼,不过这次不是萧恒了。

“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你没有生命线,你是鬼,你是鬼。。。”老婆婆惊愕的望着萧恒,有些语无伦次了,双手不停地颤抖,似乎不敢相信。

“你才是鬼呢。”萧恒怒骂道,猛地抽回了自己的左手,走到有一丝光亮的地方。

两条清晰地掌纹贯穿手掌,还有一些细小的纹路依稀可见,可唯独少了根生命线。再伸出右手,同样如此,

“怎么会这样。”萧恒看了半响,竟愣住了。这些年竟然从未发现自己少了生命线这东西。

再回过头时,却发现老婆婆已跌跌撞撞的向小巷远处跑去,黑暗中回荡着老婆婆嘴里还断断续续念叨的话语:“竟然。。又出现了,快。。回到自己。。世界去,你。。不属于。。这里。”

萧恒再一次陷苦笑,瞥了一眼手掌。一言不发,陷入了沉思之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