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昆仑绝

第九章 生死之力

昆仑绝 飞燕舞影 1819 2011-11-30 19:26:02

  废墟之上,夕阳残照。

黑衣人转过身,注意到了缓缓走来的萧恒,似乎怔了一下,带有几分吃惊。手中的弑魂蟠有节奏的轻轻颤动着,红光更胜之前,血腥的气息充斥着四周的空间。

冰凉的感觉传递全身,死一样的寒气从脚趾向上蔓延,直冲脑海。萧恒身体僵直着,面容扭曲,五官七窍在片刻间全部流出了血。这一刻,仿佛魂魄都要被吸走了。

然而,窒息的感觉转瞬即逝,一股庞大的气息在身体内部流走,驱散了全部的死气。手中的那颗细小的种子仿佛有了灵性,特别的兴奋,萧恒甚至能感觉到,若不是自己紧紧攥住,这颗种子早就冲上前去。

带着血丝的眼角闪过一丝兴奋,一种莫名的感觉涌上心头,眼前的人仿佛是宿命的对手!萧恒没有细想下去,依旧两眼血红,步履蹒跚的前行着。

握紧的手指遮掩不住丝丝外溢的绿光,轻吟跳动声宛如生命的旋律。黑衣人似乎有些惊奇,不过随即传出了近乎狂热的大笑。“哈---哈---哈,我族复兴指日可待。”

刺眼的红光照亮了萧恒的脸,却无法找出萧恒此刻的表情。“你杀了爹,我要和你拼了。”萧恒咬着牙,涨红着脸。

“呵呵。”一声冷笑,带着些许戏谑之意。

萧恒望着自己的全身,满是红芒,却没有一丝紧张。在内心的深处,有一种渴望,一种对战斗的渴望!空旷的废墟上,两人四目相对!

一片肃杀之意。

“就凭你”一句话未完,黑衣人手中再次凝结出无数电蛇缠绕的长剑,向萧恒斩去。气势滔天,如同能斩断天地,无尽的电芒转眼就涌到身前。顿时,虚空崩塌,瞬间形成了一个可怕地黑洞,疯狂撕扯着萧恒的身体。

疼痛的感觉弥漫全身,体表的每一寸肌肤似乎都在裂开。尽管有撕心裂肺的痛,可一个十岁的少年紧紧咬着牙,传出低低的呻吟,试图挣扎着想离开。

爹走了,村民们很安全,还有什么值得留恋?萧恒仰头长啸一声,有几分不甘,有几分悲伤。在不经意间,种子已从萧恒手中滑出,浮在身前,血脉相连的感觉涌入心头。

碧绿的光芒逐渐覆盖在萧恒的体表,种子在身体前起起伏伏,闪烁着淡淡的光芒。抵御着那可怕地吸引力。

仅是一瞬的功夫,黑衣人带着漫天红光,闪到萧恒面前,伸手便向散发着璀璨的绿光的种子去。“哈--哈--哈,万灵化生,弑魂通死,生死轮回,唯我独尊。”种子被黑衣人紧紧攥在手里,大笑声响彻了云霄。

失去了种子的保护,萧恒的身体重重的落在了地上,苍白的脸上没有一道血丝。

“不对,怎么会这样。”突然,黑衣人大吼着,不停地甩动着手臂,可种子似乎黏住了他的手心,怎么也甩不开。

弑魂蟠静静的悬浮在一旁,血腥之意完全没有衰减,似乎在等待着什么。血色的红蟠之上,一个令人恐惧的鬼脸似哭非哭,似笑非笑。

黑衣人的手迅速地干瘪下去,身体也在扭曲着,黑气之下露出了一道道可怕的伤口,逐步扩大。惊天动地的嘶吼声只维持了短短几秒,最后黑衣人的身体便干瘦如柴,变成了一堆白骨。

萧恒被眼前的景象吓住了,阴森森的白骨摄人魂魄,幽幽血迹散发着漆黑如墨的光芒,白骨旁边散落着一堆黑衣人的衣物,场面说不出的妖异。

萧恒见此,心中升起几分喜悦。强忍着胸口翻涌的气血,抹了抹嘴角的血迹,站了起来。

“可惜了,他太心急了,犯了和我一样的错。”老人似哭非哭地声音竟莫名地从萧恒脑中响起,一缕念想重新回荡在脑海。

“雨痕。”随着一声轻叹,往事的点点滴滴此刻似乎又重现在眼前。一名倾城女子,瞬间化为一堆白骨,而害死她的正是自己最爱的男人。

数载生命,悠悠我心,为情一字,逆天而行。

雨过无痕,再也无痕。一缕缕悲伤从心间悄悄掠过,不带装饰。唤不回你的命,便送你不朽的美。血染江山的画,抵不过你眉间一点朱砂。

这时,正入神地想着萧恒看到了更诧异的事。种子再次飞到他的手上,碧绿的光芒缠绕着身体,“咔--”一道清脆的碎裂声,一道道微小的裂痕出现在种子上,喷薄出一股强大生命气息,以萧恒为中心,光秃秃的地面上长出了绿色的小草和野花。

“怎么回事。”萧恒惊呼。

“原来是这样,拙珠是种。拙珠,拙而不凡,一千年,我终于想明白了。”老人喃喃自语道,弱不禁风的身影又浮现在眼前。

“拙珠?”萧恒眉眼一抬,面露疑惑。

谁知绿色的光芒冲天而起,照亮了一方天地。萧恒回过神紧紧盯着手中这粒神奇的种子,一条幼小的根逐渐展露了出来,并不断地延伸。

弑魂蟠在飘一旁沉寂了许久,似乎早就没了耐心,此刻气势逐步攀升,鬼哭哀怨,回荡天地。蟠上的鬼脸又有了诡异的变化,两只血红的双眼之上竟有开了一目,妖艳的猩红吞噬着四周一切生灵。三只眼睛眼波流转,一股狂热的战意涌来。

两股力量争锋相对,竟平分秋色!一面,花开漫天;一面,冤魂遍野。生死之力,片刻开始碰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