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昆仑绝

第十八章 死亡谷

昆仑绝 飞燕舞影 2471 2011-11-30 19:26:02

  为什么她会流泪?

她在为何事而哭?

为我吗?还是。。。

一缕缕惆怅之意缠绕心头,挥散不去的是那股似曾相识的感觉。

后半夜,北风呼号,漫天尽是鹅毛大雪,可萧恒一直站在雪地里,静静地眺望着远方。

期待再能看到白衣女子那完美的容颜,能够再次地相遇。

可惜事与愿违,女子再也没有出现。昆仑山脚下地一次偶遇,白皙的脸庞滴落的泪水。一切的一切如同一场大梦,梦醒了,什么都消失了。

直到太阳高照,昨夜最后的印记随着四周的积雪融化都消散了,萧恒才迈出了回去的步伐。

人生有太多的无奈和偶然。这一片时空里,谁都不是命运的主宰,而她,也许,只是漫长生命之中的过客。

萧恒勉强挤出一丝笑意,而心头却是一阵阵的惘然。

可谁知还没走到,萧恒便看到自己住的那家旅店被团团围住,大部分同车的游客和本地的人都来了,门口一片沸腾。

不会出事了吧,萧恒心口一紧,有些担心洛羽,便加快步伐走去。

“大爷,发生什么事了,这么多人都哄在这。”萧恒拉住了路边一位老人询问道。

“今年第三个了。”

“什么”萧恒不解。

“这家旅店老板昨晚死亡谷,无故的死了。”老人深深叹了口气,眼神中有些惋惜。

萧恒松了一口气,但有些疑惑,“死亡谷,一路上并未听说有这块地方啊,它在哪儿。”

老人仔细打量了一下身前的年轻人,用手指着远方离昆仑山不远处的一个小小的山谷,摇了摇头说道,“就在那里,那里昆仑的地狱之门。接近那里的人没一个能活命,”

萧恒顺着老人手指方向看去,心中大惊,昨夜自己所见女子正是向此地跑去的,不会,死的人是。。”

萧恒大惊失色,发了疯似的的向人群中挤去,引来无数的不满声。

终于,在人群的最中心处,萧恒看到了一具四十多岁中年人的尸体,并非如自己想象一般,只是死者衣服破碎,光着双脚,怒目圆睁,嘴巴张大,猎枪还握在手中,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不过最让人不解的是,他的身上没有发现任何的伤痕或被袭击的痕迹。

四周的人指着尸体议论纷纷,各种神魔鬼怪都出现了。萧恒松了一口气,将信将疑的应和着周围人的言语。

有问题,昆仑山下肯定有秘密,萧恒想起老婆婆的话,昆仑山有自己回去的秘密。会不会与死亡谷有关呢?

这时,萧恒看到人群外的洛羽正向自己招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离开人群萧恒不禁感叹自己刚才进来的速度。

“你去哪了,找了你这么久。”洛羽锤了萧恒的胸口,抱怨道。

萧恒想到了昨晚的事,显然有些不还好意思,支支吾吾道:“我。。去。。周围随便。。。”

洛羽并未多问,眼神里流露着一丝焦急,连忙打断了萧恒“这事知道了吗。”

“恩。”萧恒微微点头。

“不知道那个独臂男你注意到了没。”洛羽悄悄在萧恒耳边说道。

“是啊,我留意他许久了。”萧恒不禁流出赞许的眼神,如此神经大条的洛羽竟然会有细致的一面。

“恩。”洛羽不在乎地点了点头“今天早晨,发现这具尸体后,我见他神色诡异,便跟踪他,你猜他去了哪。”

萧恒不解。

“我见他走进死亡谷深处。”

“他疯了吗,发生这么大的事,他还往里走。”萧恒眉头紧皱,陷入了沉思。

神秘女子,独臂男子,死亡谷,还有老婆婆口中回去的秘密,这些有什么暗中的联系吗。死亡谷,看来这里势在必行!

只是洛羽。。。萧恒望向一旁。

“走吧。”洛羽早就明白了萧恒的心思,拍了拍萧恒的肩膀。两人偷偷地走向一条小路,往死亡谷方向走去。

沿着昨晚走过的道路前行,萧恒神色闪动,四周一切都未变,只是少了昨晚那一缕芬芳。

两人走了近一个小时,终于接近了藏民口中的死亡谷。

“这里。。。”萧恒和洛羽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刚才过来的一路上都是太阳高照,可一到这里却突然变得极其阴沉。

山谷周围四处布满了狼的皮毛、熊的骨骸、猎人的钢枪及荒丘孤坟,仿佛有无数的生灵葬身于此。让人不禁觉得毛骨悚然。

“硄---”电光闪过,一声惊雷叫醒了惊讶中的两人。

“看,那里好像有人。”洛羽大惊,指向天空乌云深处。萧恒望去。只见风卷残云,黑云翻滚翻滚处,赫然是两人在打斗。

两人移动极快,几乎瞬间就到了两人头顶上。萧恒定神一看,其中一人是那独臂男子,此刻竟换上了一件洁白的道服,一手演化着太极圆,一手持着桃木剑。

另一人身后竟有一对翅膀,浑身泛着金色的光芒,异常妖异,脸看的不是很清楚。洛羽在一旁吞了吞口水,不禁道:“这还是人吗。”

“今日不诛你们这些妖孽,他日大地必会血流成河,浮尸万里!”独臂男子悬浮在空中,高声喝道。抽出怀中一把古朴的铜镜,一道黄色的光芒化为牢笼冲天而起,困住了眼前的人。

“人类,我要撕了你们。”瞬间,金光内敛,男子的身躯在膨胀,撞碎了牢笼。“大鹏,像极了传说中的金翅大鹏。”萧恒和洛羽异口同声道。

天空被大鹏的身躯填满,黑压压的看不到一丝光亮。

“你们两个,快走,此非善地。”独臂男子,回过头冷冷地说着。

“敢问前辈。。。。”萧恒恭敬地鞠了一躬,刚想说些什么,却发现道士举起手中的剑又迎了上去。

天际似乎化为永恒,一个人,一只手,迎上了一头体能遮天的蛮兽。天空中被乌云翻滚,大鹏的身体似乎在不停地翻滚,怒吼声响彻着大地。

“我们要不要报警啊。”洛羽回过神来,用手戳了戳萧恒。

萧恒转头傻笑着,你觉得他们会相信我们的话出警吗。

话语刚出,一股危险的气息便涌上萧恒心头,萧恒猛然拉着洛羽退了一步。“啪---”突如其来的子弹打中了萧恒的大腿,一声莫名的枪响回响在漆黑的山谷之中。

“谁。”洛羽急忙扶起了倒在地上的萧恒,怒喝了一声,

“哈哈---。”一个熟悉的身影提着一把猎枪缓缓从黑暗里走了出来,伴随着怪异的大笑。

鲜血汩汩的向外涌着,萧恒双手捂着受伤的大腿,在洛羽的搀扶下吃力地站了起来。这才看清眼前的人!

“裴炎,你这个畜生!”萧恒咬着牙吐出这几个字。

一旁的洛羽吃了一惊,也在破口大骂着:“你疯了吗。”

天空中大战人在继续,金色的光芒照亮大地,猛烈地撞击声响彻着大地,可眼下已是无暇顾及了。

裴炎衣服破破烂烂,乌黑的头发全部倒立着,扭曲而僵直的脸上露着诡异的笑容,完全没有理会两人。咫尺的距离,裴炎又举起了枪,瞄准了萧恒的头。

他怎么回来这,他现在是怎么了?萧恒虽然知道他会报复,但从未想过裴炎会想要他们的命。

没时间考虑了,一切发生的太突然。转瞬间裴炎便扣动了扳机,第二声枪响随之响起!

鲜血,满脸的鲜血!四周似乎都是鲜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