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昆仑绝

第二十六章 玉坠

昆仑绝 飞燕舞影 1791 2011-11-30 19:26:02

  白色的火焰在青铜的巨鼎内显得格外妖异,先前暗淡无光的神农鼎此刻熠熠生辉,随着炽热的热浪席卷而来,整个鼎内的气温迅速升高,躲在鼎中央的三人浑身冒汗。

“怎么办,在这样下去我们会被烧成人干的。”裴炎慌张地望向四周。

“小心。”忽然,萧恒高声一喝,推开身旁的洛羽,只见那白色火焰似乎有生命一般,不知不觉已爬到洛羽身后。

“这火似乎有生命。”洛羽躲到一旁心有余悸的看着身后。

“这下完蛋了。”裴炎热倒在地,眼神空荡荡的看着鼎壁,缓缓说道。

萧恒向四周看去,更多的火舌从鼎壁钻了进来,将三人团团围住,鼎内的温度再次升高,萧恒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要被融化一般,意识也有些模糊了。

白色火焰转瞬就到眼前,眼看就要扑向最前方的洛羽。

忽的,一道蓝光出现在眼球,只见洛羽身上竟散发出丝丝淡蓝色的光芒抵挡住四周白色火焰的侵袭。

“这是怎么回事?”萧恒身体通红,咬着牙关,缓缓吐出这几个字。

“我。。这。。。”洛羽语无伦次,吃惊的看着胸口。

只见一个白色玉坠正起起伏伏,竟散发着淡蓝色的神辉,玉坠上一条栩栩如生的神龙仿佛即将复苏,炫彩夺目。

“嗡---嗡”

萧恒觉得脚下的神农鼎发出一丝轻微的震动,晃了几下,似乎和这玉坠的光芒遥相呼应,但随即就停止了。

“这玉坠不是你的传家宝吗,在火车上我还见过?”萧恒眉目流转,紧紧盯着玉坠,似乎看到了希望,但随即又失望了,虽然白色火焰无法靠近,但这热量还是原原本本的传了进来。

炽热的气流不停地喷涌,洛羽不顾汗流浃背,一手死死握着玉坠,眉头紧皱,似乎在想些什么。

一旁,裴炎摊倒在地,不知是死是活。

过了很久,四周陷入一片沉默中。烈火的世界里,萧恒仰天一叹,为何命运和自己开了这么多玩笑,最终身体脱水,无力的倒在地上。

恍惚之中,萧恒只觉得一只手触碰到了一个圆圆的物体,光滑的表面在萧恒心中如同一个香甜多汁的果子。在求生的意识下,萧恒也不顾不上什么了,直接向嘴里塞去。

果子异常干涩无味,如同被绞干水分的甘蔗渣,几乎没有多余的水分。萧恒胡乱在干燥的嘴里咀嚼了几口,便吞了下去。

忽的,萧恒只觉得一股暖流在身体里流转,血管了似乎似乎有汩汩泉水在流淌,逐渐滋润着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每一个即将干涸的细胞。

“有救了。”萧恒大喜过望,蓦地想到,这果子可能就是那妖异男子扔下的药材,而且为妖王恢复功力,妖族必然竭尽全力。因此这些药材一定极其稀有,必有生死人肉白骨的功效。

想到这,萧恒心中早已了然,连忙站起身。

只见洛羽倒在一旁,面色红润,气息依旧均匀,不像是脱水的样子,整个人被坠子淡蓝色的光芒死死地包围住了。

“咳--咳。”突然,裴炎在一旁开始干呕起来,整个人都在抽搐,眼看就要不行了。

犹豫再三,萧恒终究还是不忍心,俯下身四处寻找药材。可在白芒覆盖的这一片极小的区域内,萧恒只发现了一株干枯如树枝一般的草,随着萧恒指尖的触碰,“药”草竟变得通体血红,有节奏的散发着红芒。

“不会是毒药吧。”萧恒也听说过以毒攻毒之说,不免心中有些担心,但眼看裴炎眼快支持不住了,便急忙将其塞进裴炎的嘴里。

不出一会功夫,裴炎便停止了抽搐,苍白的脸色渐渐正常起来,只是依旧没有苏醒的迹象。

“生死由命,只能看你的造化了。”萧恒默默叹了口气,在原地坐了下来,双手合十。

热浪仍旧不停地涌进来,高温之下萧恒身体里那股清流依旧没有停息,不停地滋润着五脏六腑,随之喷涌而出的似乎还有一股强大的生命力。

萧恒闭上眼睛,不禁想起了儿时所见的拙珠,只是这股力量只是昙花一现,一转眼的功夫就消失在自己的身体内。

蓦地,眼前突然闪过一丝妖艳的血红,萧恒随即睁开双眼,冷冷地望向四周,只见淡蓝的光芒柔和安详,依旧包围着三人,看不出有一丝异样。

难道是错觉?

萧恒没有多想,再次闭上双眸。

时间缓缓流逝,过了许久,洛羽迷迷糊糊坐了起来,问了问四周的情况,得知是那些药材就连两人的命。

又过了许久,裴炎端坐起来,面露红光,什么话都没有说。

不知过了多少个日夜,萧恒慢慢适应了鼎内的环境,身体在热流的淬炼下似乎变得更加强大了。

唯一有些让萧恒担心的便是,那果子的药性似乎正逐渐减弱,先前之所以能支撑那么久是因为有挥发出来的药性为身体提供能量,若是药性消失,这火焰仍继续存在的话,自己不被这火焰烧死,也会被渴死饿死。

就在萧恒为此发愁的时候,忽然惊奇的发现四周白色火焰竟逐渐散去,慢慢“爬”出鼎外。

---------

PS:

持续更新,清明小长假快乐哈!期待远方的人儿依旧安好。

你若安好,我便是晴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