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逃后

五、尘儿

逃后 诩涵 1701 2011-12-14 10:25:11

  慕容花末情绪恶劣地抠着身边的树皮,已经两天了,抠掉了大半的树皮,她却还在这个树林里转悠。幸亏前日,她把那蠢蛇给烤吃了,支撑到现在,还有力气。

“姑奶奶我再走不出这个烂地方,就得曝尸荒野了,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嫁给那个王爷。诶!”

慕容花末脚一踢,树叶被震颤着掉下几片,突然身后一声极悦耳的声音传来,慕容花末一怔。

“姐姐,你怎么了?”

回头看去,一个高个子的女孩,蓬头垢面已经站在她的面前,她后退一步,女孩笑了,“姐姐是找不到路吗?我看你在这条路上已经转了几圈了。”

慕容花末开始打量他,这个女孩出现得十分莫名。

“你是谁?”

“我叫尘儿,这是从京城到文洲的必经之路,我家在文洲,遭了旱灾,听说皇上派了赈济,要流民都回去,所以,我正往文洲赶,姐姐也是要去文洲吗?”

“嗯!”

管她是谁,出去要紧,慕容花末顺口便应了!

“哦!那正好,我们同路,能告诉尘儿姐姐的名字吗?”

“花末!”

女孩略微一怔,很快又恢复了,“哦,花末姐姐,出这个林子,要走二十里。”

还要二十里,慕容花末脸垮下来。

“二十里,还是操的近道,能在太阳落下去之前,宿在离文洲城最近的薄阳镇!”

“那,走吧!”

无论如何,走出这里,比在此叫天不应叫地不灵要好多了,慕容花末觉得,这两天几乎把她头二十年的苦都吃完了,无人之境胆战心惊没吃没喝,还有什么比这更糟糕的!

想到此,慕容花末跟上不时回头看她,已开始朝前走得的尘儿。

她的话很少,似心事重重,慕容花末觉得无趣,便随口搭起了讪,提到文洲旱灾,尘儿眼神里有不明的情愫,接而淡道,“我们兖国今年旱灾特别严重,将近一半的州郡都受到影响,我爹娘就是因为旱灾得了瘟疫去世的。”

慕容花末停下脚步,女孩身世凄惨,却表达十分平静,蠕蠕嘴,“那你这些日子是怎么过得!”

尘儿顿了顿,撇头看慕容花末一眼,良久,只回了两个字,“讨饭!”

慕容花末心中奇怪,她仅第一眼,便觉得这个尘儿给洗干净,应是很清秀的,并不像饥一顿饱一顿,营养不良的样子。

偌大的树林,她晃了两天,只出现她一人,且直接便道她能带她出去?讨饭?谁信!许是前面所说父母之事,也是胡诌的。

慕容花末凉凉看她后背一眼,而后小跑两步,行至她并排,“其实吧!讨饭,若是真正困难为了生存才有此举的,应该得到帮助,毕竟那是为了求生!但,也有把讨饭作为职业的人,虽然被许多人不耻,但是说实话,我还是很佩服的,能放下羞耻心,不劳而获的理所当然,这也要勇气!”

既是尘儿胡诌,慕容花末便也不忌讳的乱说,只是无心一言,她发现她饿了两天,人生观发生了改变。是啊!坑蒙也好,拐骗也罢!先满足生存,再开始向精神层面靠拢。

什么时候自己把活着看得如此神圣了?慕容花末黯然下来。

当初逃婚,与其说是不想背负着关灵这个身份,不如说更不想自己因为那个身份,而受到伤害。

自己是如此畏惧伤害的一个人,胸口那因为哥哥离世,仍旧徘徊着的瘀滞缠绵的痛,不知不觉中连把自己也冷落了。

吃饭也好,睡觉也好,就这样每天,毫无情绪地过着,不去思考,不去探究,反复沦陷在记忆中,那抹温润的笑容里。

想起两日前,她彪悍的将那只咬伤她的蛇给杀掉,且当做美食烤吃掉,她以为的勇猛源自无惧生死,而其实,却更是为了活下去。于是她想起,以往许多情境,她其实消极,不是为哥哥离世,而是在逃避什么!

那么她对哥哥的感情,是基于什么?

慕容花末迷惑了!

她甩了甩头,尘儿为她戛然而止而沉默,撇过头看她。早听说关正豪的孙女,长相普通,却一双眼睛生得极美,是那种葡萄的紫,在日光下,尤显得瑰丽。

尘儿盯着忘了神,慕容花末忽然抬起头,两人目光相碰,有些尴尬,尘儿连忙转开脸,步子加快了些。慕容花末眯眼笑了笑,开始东张西望,这片树林,似乎是一个迷阵,每百步之内,就要改变方向。

这个树林是用来做什么的?如此诡异,尘儿想必是知道的。

就算再没常识,皇上赐婚,她落跑,那可是抗旨!就算王爷不在乎,将军爷爷可把关灵放在心坎上的。

可?

慕容花末皱了皱眉,尘儿的举止和言行,虽尽量表现不让她怀疑,可还是看得出来这个喊她姐姐的神经质女人,应该是个不简单的角色。

关将军是武将,常年驰骋沙场,手下应是粗鲁的人多,那么,尘儿,极可能是准夫君的手下!

想到这儿,慕容花末心里有点小小兴奋!甩开胳膊,紧上尘儿的脚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