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逃后

四、王府

逃后 诩涵 2041 2011-12-14 10:25:11

  “跑了,好!”昏暗的桐油灯,火苗长短不一地颤着,端坐在案几后的梨木雕花椅上的紫袍男子,睨着跪了一地的仆子侍卫,唇角微微勾着,似笑非笑。

虽戴着半边面具,但仅看那双眸子,便能惹人无限遐想。

那是怎样一股风情下的幽深,一眼便能教人陷进去。此时他外露的情绪,丝毫没有愠怒的波动,然掩在袖袍下的手,已握成拳。

兖国万众瞩目的他的大婚,新娘子偷梁换柱顶个丫鬟和他一起拜了堂,直到接了盖头,他才发现。他知道自己美,别人主动,他嫌恶,别人不甩他,他就窝心了。

虽然,这桩婚事他看重的,只是关正豪的十五万兵权。

于是,连亲都懒得迎,而是去了满庭芳听曲儿!谁料上好的雨前刚喝到第三道,府上管家宁远来报,有刺客捣乱送亲的队伍,不过好在新娘子还在。

心里突然觉得过意不去,于是赶回王府行交拜之礼,结果却........

想到这儿,兖凤鸣轻瞟了眼立在一旁的王府医师——青木,修长的手放上案几,眉毛微微一挑。

“随行的王府护卫,人各二十鞭笞,其余的,都拖下去吧!”

沉哑低醇的声音,听似柔软却散发着戾气。

此时,跪在前方十米,还在回味适才洞房里兖凤鸣掀下盖头的一幕的小花,瘫软在地上,前方慵懒绝艳男子,更是杀人如麻的战神!一个轻描淡写的“拖”字,便是身首分离。

不是她鬼迷心窍,若不是执着形式上和瑞王走了一遭结为夫妻的仪式,她或许能留下一命。不过,总算得偿所愿了,瑞王,摘下面具的容颜,确如传言中,美的,惊心!

青木轻应了声“是”,走至门口,右手轻轻一挥,门外候着的风云二人将小花拖了出去,随后十几名骑卫退开在百米开外的位置,那里已经有几十个人已是神情涣散。

兖凤鸣呼了口气,端起早就搁在案几上的茶盏,抿了口稍凉的茶。关灵逃婚,是为抗旨不尊,若非她用那丫鬟代替她,随行的队伍没有发现不妥,恐此事早就传开,若是那样,皇后付茹萍定要揪着此事生出些事端。

如此,他只好杀掉那些知道关灵逃婚的人,且要趁早找到那个死丫头。

秋天是肃杀的季节,青木处理掉那些人,没有动响,王府管家宁远面无表情地从远处走进来,冲兖凤鸣双手一揖。

“关将军赶来王府了。”

“刺客有否查出是谁派得?”

“身手像是江湖中人,属下还没确定。”

兖凤鸣微蹙了蹙眉,没再追问,心中奇怪,但眼前要安抚关正豪。放下茶盏,站了起来,宁远连忙侧身让开,兖凤鸣前行,青木安静地跟上。这时宁远瞅了一眼青木,他的睫毛很长,垂影在下眼睑,遮住清冷的眸光,跟在瑞王身边十年,他一直低调严谨,极少见他笑。

不过虽说为人冷漠了些,但模样生得和苏慕一般俊俏,所以两人有京都二公子的美名!想起苏慕,宁远皱了皱眉,那人有句话说得好,见到女子,便神清气爽。

兖凤鸣瞥见宁远的目光,忽觉心中烦闷了,关灵这死丫头放了他鸽子,竟然有女人这般不识好歹。他,可是很大方的给了她正妃的位置。

“派夜落的人,务必三天内找到关灵的下落,护她周全。”

宁远听出瑞王语气中的不快,得令便低下头拱手回道,“属下这就去!”

只片刻,宁远便出了园子。兖凤鸣朝前边走边和青木攀谈起来,“父皇差我明日前去文洲治理旱情,你怎么看?”

“用一个月的时间,正好赶上九王爷的大婚。”

“你去通知老九,到文洲碰个面!”

“是!”

青木抬头看了一眼前方的瑞王,他一手背后,一手拥前,气质华贵,霸气内敛。此次太子有意将瑞王支走,用意十分明显,为的是要不半路就截杀了,要不就找个治旱不利的借口,打压一下,这几年太子想除掉瑞王的心思,越发往明里表现。

不过可惜,瑞王深谋远虑,太子想做什么之前,他便有准备。是以到现在,跟在瑞王身边多年的他,习惯了只要瑞王吩咐,他就去做。

想来那老九也委屈,极为不愿娶郦国公主,但为给瑞王争取时间,迷惑太子以为他们目的就是阻止太子登基。而实际,兖凤鸣早就筹谋妥当,只是把七分的把握增至十分,目的是想一举瓦解付家一党。

两人行至前院厢房的回廊,关正豪急匆匆,不掩焦躁地直奔而来!看见瑞王,刚要行跪礼,兖凤鸣连忙将他扶起,“关将军,此事要怪,还是本王的疏忽。”

话罢,瑞王已是一脸焦虑和歉然,看得关正豪登时内疚,“王爷,关灵不懂事,待我抓她回来,一定给您个交代。”

关正豪膝下就这么个孙女,其护犊之心,兖凤鸣了然于心,手搭到老将军的手上,紧紧一握。

“此事关将军也知,可大可小,您只管听父皇的派遣,去徽州,关灵本王定会将她寻回,您放心好了。”

去徽州,皇后是想让她的哥哥付毅控制住关正豪,而兖凤鸣则想得是让关正豪去拖住付毅。关正豪自是心里清楚,可,到了他这个年纪,似乎很多东西,他都看淡了,心思里,只想这个嫡亲的孙女能过好。

“都怪老朽太宠溺这个孩子,自小她没了爹娘,容他刁钻任性,结果闹出这样的大逆不道之事,唉!”

满满对关灵的疼惜,兖凤鸣听罢眸光一闪,“王妃才十四岁,心性总有些不定,待找到她,本王会好好待她,她是本王唯一的妻子!”

兖凤鸣一言九鼎,关正豪深谙他的为人,如释重负般,上前一跪,“王爷。”

“既是岳父大人,私下就免了这些虚礼了!”

言罢,兖凤鸣叹口气,倾身上前欲将他扶起。手心在接触到关正豪的手掌时,却被一硬物给抵住。待看清,是一枚方形的玉符,上镌刻着一只神兽。青木眼睛为之一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