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逃后

六、凤锦

逃后 诩涵 1679 2011-12-14 10:25:11

  慕容花末斜靠在薄阳镇大昌商号侧墙上,尘儿瞅着身前一个破碗。两人徒步二十里路程,滴水未进,饥肠辘辘。慕容花末腹诽尘儿蹩脚的戏码,可以故意找个人施舍点东西吃啊!矫情的还真要起饭了!

天杀的,尘儿定是脑子被门夹过!

“唉呀!搁哪要饭呢?晦气晦气,挨着我的墙呢?滚滚滚.......。”

慕容花末正心里忿忿着,正门方向走过来一个身材消瘦的女人,瞥见他俩便冲过来,双手一插腰,张口就骂,慕容花末被她那大嗓门给震愣了,眨巴了下眼,见尘儿未动,就把眼睛斜到了对面。

“咦,哑巴了啊!听见没有,滚——,臭要饭的。”

“你是死了的!没听到吗?滚——。”

显然两人都太淡定了,女人骂了两句觉着没意思,就开始动手,然,却先揪住了慕容花末的衣领,拎鸡子似的把她拖到了路中间。

慕容花末狠狠的想着,看她个子矮,好欺负吗?可,她若动手,会不会聚上一伙人群殴?眼神游离了一下她的身材,一个漂亮的荷包挂在她的腰际!

很自然的,在窃的偷的理论中,她纠结了一把,那尘儿指望不上,她可就剩一口气儿了,就算,劫富济贫吧!内心自我安慰一番,慕容花末便咳嗽起来。

“我生病了,咳、咳,救救我,救救我。”

本来咳嗽声就引来那彪悍女人的不快,这会儿慕容花末突然要死不活开口说了话,她略显疑惑蹲下身细看,阳光下慕容花末一脸菜色,干燥的唇上翻起白色的皮屑。

那女人脸一白,心惊的推开她,口里还颤着声,“你!莫不是,瘟疫!”

慕容花末未置可否,女人飞快闪身,嫌恶的退后到十米开外,慕容花末顺势趴在地上,乱蓬蓬的头发,遮住得是一张贼笑的脸。

“拿出来!”

正沉醉在得逞的快意中,身后一声清亮的声音,如一瓢冷水盖顶,慕容花末十分委屈,戚戚然,转过头。

半含清愁明眸、欲语不语莹唇、剑眉挺鼻,冰肌玉骨,眼前的男人极为俊秀,如一幅泼墨山水,落几点烟云雾罩。

慕容花末看着微微一呆。

“锦!”如莺啼的轻唤,一个天仙似的人儿突然行至俊秀男子身侧,慕容花末回过神!撇开脸,心下暗叹奶妈抱孩子——人家的。

慕容花末只瞬间却几种表情,令兖凤锦突生怪异的感觉,对亦柔浅浅一笑,凑近慕容花末几分。但离两尺之距,他愣住了!这双眼睛?

才接到消息,七哥落跑的王妃生得一双紫眼。眼前这双,莫不是?

可,若是七哥娶得王妃,好歹是关将军的孙女,怎会做这种不耻的事?兖凤锦抿了抿唇,登时严肃起来,“不拿出来,就送官!”

“死心眼。”慕容花末气得咬牙,齿缝喷出三个字。

兖凤锦眉头一拧,绷紧了脸,心中却笑开,这丫头挺有意思!刚想再排遣她两句。这时尘儿跑过来,很牛气的推开兖凤锦,“你干嘛欺负姐姐!”

慕容花末骨碌站了起来,拍打身上的灰,兖凤锦看见尘儿,先是露出丝疑惑,但很快,便收敛了情绪。

亦柔露出诧异的神情,站在兖凤锦身边,适才绯红双颊,莫名多了抹苍白。

“主子,后面有刺客。”

随后的还有两个人,一个棱角分明阳光型男子,一个娇小玲珑秀气型女子,听他们喊主子,慕容花末拔腿就跑!

可还没跑街角的位置,所谓的刺客黑衣人连她竟然也围住了。

慕容花末连忙指了指兖凤锦,“我只是个小叫花子,根本不认识他,你们不要殃及无辜啊!”

“主子,快离开这儿。”

显然慕容花末的话没人会听,这时喊主子的男子,声音焦虑且大了许多,兖凤锦使个眼色给亦柔,尘儿紧接着站到随后的两人身边。慕容花末郁闷的扁扁嘴,他们是一伙的。

黑衣人将包围圈越发围得密了,慕容花末左右看了看,心如擂鼓。

“别怕!抓稳了。”

耳畔兖凤锦轻声嘱咐,慕容花末只觉腰上一紧,整个身体便脱离了地面,不消片刻,两人如飞鸟一般,从黑衣人的头顶掠过!

慕容花末捂住嘴,震惊地先是说不出话,待两人如履平地般飞入一片树林,她结巴地咋呼起来,“啊!轻功,啊!你,你,你......,大,大,大侠!”

兖凤锦被她这么一惊一乍,差点泄了内力一脚跌下去,情急之下便下手使劲在她腰上一掐,轻喝道,“老实点,他们还在后面,不跑会被戳成马蜂窝。”

慕容花末“嘶——”的吃疼,小手不安分的回掐,“和我有什么关系,都是你,拖我下水的,倒霉。”

兖凤锦无奈瞪她一眼,“闭嘴!否则给你丢下去。”

这句话很管用,慕容花末绷紧嘴,再一想又觉不甘,苦着脸哼了哼,“唔——,该死的,干嘛吓我!”

兖凤锦微微一笑,深提一口气,半柱香后,身后便听不到追踪的声音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